标签归档遗址

图片 4

茶岭遗址出土陶器已复原20多件

广州黄埔茶岭发现石峡文化遗存

发布时间:2018-07-31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张强禄 朱汝田等

2015年8月至9月,为配合广州市黄埔区中新广州知识城狮龙大道市政道路项目建设,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广东省和广州市文物局的组织委派下对项目全线进行了考古调查和勘探工作,确认在工程用地范围内的九龙镇汤村茶岭有先秦时期的文化遗存分布,须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2017年8月中旬,随着狮龙大道项目施工的开展,在报请国家文物局审批发掘申请的同时,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会同陕西久传文物保护有限公司对工程范围内茶岭遗址展开了考古发掘。

图片 1

茶岭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盘铭里的西部,是一座南北向椭圆形的低矮山岗,最高点海拔52.6米,山势平缓,规划中的狮龙大道穿过茶岭西坡和岗顶。茶岭遗址的发掘自2017年8月15日开始,至2018年1月26日全部结束,共布设探方46个,实际发掘面积3113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174座、普通灰坑111座、窖穴19座、柱洞302个,出土陶、石、玉等不同质地的文物300多件。另清理宋代墓葬1座、明清时期的窑址1处、房基1座、墓葬2座。新石器时代晚期墓葬均为窄长方形的竖穴土坑墓,大小、深浅不一,未见有人骨和葬具,绝大多数都是东西向排列,少量为南北向。随葬器物组合多为鼎、豆、石锛,少数为鼎、豆、罐、石锛组合。普遍有碎物葬的习俗,有把完整陶器有意打碎铺在墓底,和把破碎残片埋于墓底或填土中两种情况。陶器以夹砂黑灰陶略多,泥质灰陶稍次,另外还有少量的夹砂褐灰陶和泥质红黄陶,纹饰有篮纹、绳纹、曲折纹、叶脉纹、附加堆纹等。玉器有钺、环、串饰,石器有锛、铲、环、镞、纺轮、砺石等。从随葬陶器的情况判断,相当一部分墓葬可能都跟二次葬有关。茶岭平坦的岗顶位置,是墓葬分布最为集中的区域,从规模和随葬玉石器的等级来看,有一定数量的墓葬等级相对较高,阶层的分化在当时可能已经存在。

图片 2

茶岭M22墓底随葬陶器和石器

与居住、生活或生产密切相关的诸多灰坑、窖穴、柱洞等遗迹显示,茶岭作为规模不小、延续时间不短的聚落被远古先民使用过,推测相当一部分形制规整、规模较大的灰坑是作为窖藏使用,以竹木、石器为生产工具的史前社会,人工有意开挖规模如此巨大的坑或窖穴,必然有其特定的用途,这也说明其生产力和人口数量已达到一定的水平。而诸多灰坑窖穴中大量富集的灰土堆积也为开展植物考古和提取碳十四测年标本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材料。

茶岭遗址是目前广州地区发现的文化堆积最为丰富、遗迹现象最为复杂、出土遗物最多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茶岭遗址密集分布的墓葬、灰坑、柱洞等遗迹,说明它可能是一个小区域范围内的中心聚落。从文化特征来看,茶岭遗址年代约在距今4200年至4500年之间,与粤北石峡文化有较为密切的联系,总体面貌属于石峡文化的范畴,同时又存在一些自身的区域特点。普遍存在的墓葬与灰坑或柱洞之间的叠压打破关系,暗示遗址的文化内涵具备分期的可能性,这需要日后细致的室内整理研究以及碳十四测年来进一步验证。(作者:张强禄
朱汝田 曹耀文 张萍,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信息时报讯(记者 成小珍 实习生 赖新旖 通讯员
穗文考)3月27日下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开放其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进一步解密黄埔茶岭新石器遗址这一重要考古项目及其相关发现。据悉,截止到目前,遗址出土陶器已复原20多件。

图片 3

项目人员在文物库房进行出土文物的保护修复工作。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摄

图片 4

文物修复人员用石膏对陶片进行定型。信息时报 徐敏 摄

发现:一部分灰坑推测是窖藏用途

广州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地上地下文物资源十分丰富。2018年,市考古院积极配合城市建设工程开展文物考古工作,全年完成考古调查项目182项,考古勘探项目105项,考古发掘项目16宗,发掘面积7172平方米,出土文物2115件,黄埔茶岭新石器遗址是其中一个重大发现。

据茶岭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市考古院副院长张强禄介绍,该遗址位于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汤村,是一个平面形状大致呈椭圆形的小山岗。为配合中新广州知识城狮龙大道建设施工,2017年8月至2018年2月对茶岭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共发掘面积3113平方米,清理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之际的墓葬174座,普通灰坑111座,窑穴类灰坑19座,柱洞302个。另清理宋代墓葬1座,明清时期的窑址1处、房基1座、墓葬2座。

与居住、生活或者生产密切相关的诸多灰坑、窖穴、柱洞等遗迹显示,茶岭作为规模不小、延续时间不短的聚落被远古先民使用过,相当一部分形制规整、规模较大的灰坑推测是作为窖藏使用。如其中一个灰坑开口平面呈不规则圆形,直径约2.4米,下壁呈规整袋状,深达3米。坑内填土分为五层,出土有陶豆、罐等残片。“在以竹木、石器为生产工具的史前社会,人工有意开挖规模如此巨大的坑或窖穴,必然有其特定的用途,这也说明其生产力和人口数量已达到一定的水平。”

文物:已复原20多件陶器

图片 3

江苏张家港东山村遗址入选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东山村遗址崧泽文化早中期大墓与小墓的分区埋葬以及大房址的出现,证明至少在5800年前后,社会已有明显的贫富分化,出现了明显的社会分层,为研究长江下游社会文明化进程提供了新的考古学资料,同时对中华文明起源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江苏张家港东山村遗址

发布时间:2012-02-12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

发掘单位:南京博物院、张家港市文广局、张家港博物馆发掘领队:周润垦

简介:
位于张家港市金港镇南沙街道办事处东山村内的东山村遗址,两次发掘总面积为2000多平方米。揭示了一处崧泽文化时期的聚落,有房址和墓地。尤其是首次在长江下游揭露了崧泽文化早中期的高等级大墓。

图片 1

东山村遗址崧泽文化早中期高等级大墓,与一般小墓实行分区埋葬。这种分区埋葬现象,在长江下游甚至在全国都是首次发现。墓坑规模大,随葬品总数多,9座高等级大墓的随葬品总数为385件。随葬陶器器型除了鼎、豆、壶、罐等基本组合外,普遍发现有厚胎大口缸、陶鬻等,大口缸有的高达85厘米。有的墓葬内出土有陶簋、背壶等。多数墓葬随葬有大型石钺、长条形石锛,可能具有礼器的性质,代表军权或王权。随葬的玉器多,种类有璜、瑷、钺、镯、块、环、管、珠、坠、凿等,另外还出现了一些新造型的玉器,如环锥形玉饰、钥匙状玉饰、“G”形玉饰、鱼钩形玉饰、带柄钺形玉器等。

图片 2

东山村遗址首次在长江下游地区发现崧泽文化早中期高等级大墓,填补了崧泽文化时期没有高等级大墓的空白,为良渚文化高度的社会文明找到了源头。对研究长江下游地区史前文化的交流也提供了难得的新资料。崧泽文化早中期大墓与小墓的分区埋葬以及大房址的出现,证明至少在5800年前后,社会已有明显的贫富分化,出现了明显的社会分层。

图片 3

专家点评: 陈星灿
东山村遗址让我们对长江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发展水平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该遗址主要的遗存是崧泽文化时期的,遗址面积大,墓葬有等级差别,小墓、大墓分属不同的区域。27座小墓总共才随葬140多件器物,而有的大墓一个墓就随葬56件器物。从埋葬方式和头向分析,虽然年代有早晚之剐,但墓葬主人显然属于一个群体。随葬品虽有多寡之分,但大小墓的主人显然也应该属于一个群体。不仅如此,从葬式、墓向和墓葬之间少见打破关系等特点判断,该遗址马家浜文化与崧泽文化居民之间也可能是连续发展的某种共同体,这不仅说明东山村居民曾在此长期定居,也说明其社会分化程度在崧泽文化时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东山村崧泽文化早中期大墓,不仅发现大量成组的陶器,还发现了众多的玉器、石器等,M99还发现石钺多件,不少大墓还随葬长形石锛;石钺和石锛恐怕都是仪仗武器,显示基主人生前拥有非凡的权威。从公元前3500年开始,在包括黄河、长江和西辽河在内的许多地区,都出现了明显的社会分化。城墙高耸,祭坛林立,大型墓葬相继出现在许多地区,中国核心地区的文明化进程明显加速,早期中国的雏形呼之欲出。东山村崧泽文化早中期大墓的发现,使我们看到这个不断加速的历史进程在长江下游可能远在公元前3500年之前,这为我们理解长江下游地区高度发达的良渚文化提了宝贵的实物资料,也为高度发达的良渚文明找到了源头。

2.墓坑规模大,长普遍在3米以上,宽在1.6米以上,最长的有3.3米,最宽的有1.7~1.8米。M90、M91、M92、M94、M95、M96、M98等7座墓葬的墓坑长在3.03~3.3米。以往发现的墓葬最长不超过2.8米。

4.随葬的陶器种类丰富,数量较多。器型除了有鼎、豆、壶、罐等基本组合外,普遍发现有厚胎大口缸、陶鬶等,大口缸的器形较大,有的高有85厘米。有的墓葬内出土有陶簋、背壶等。

6.随葬的玉器多,种类丰富,出现了一些新的造型。大墓内的玉器数量多数在10件以上,最多的有19件,9座高等级大墓共出土玉器100件。随葬玉器的种类有:璜、瑗、钺、镯、玦、环、管、珠、坠、凿等,另外还出现了一些新造型的玉器,如M92的环锥形玉饰、M93内的钥匙状玉饰、“G”形玉饰、M96内的鱼钩形玉饰、M98内的带柄钺形玉器等。

东山村遗址位于张家港市金港镇南沙街道办事处东山村内,北离长江约2公里。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南京博物院主持,张家港市文广局、张家港博物馆等单位联合参加,分别于2008年8~11月和2009年3月~2010年2月对东山村遗址进行了两次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为2000多平方米。

点评人:陈星灿

图片 4

在遗址Ⅰ区主要揭露崧泽文化时期的小墓27座。墓葬的长宽多数一致,长在2.2米左右,宽在0.8米左右,方向基本相同。随葬品多在10件以上,较少的有两三件器物。随葬的陶器没有大件器物,石器为一般的斧、锛、凿等,玉器出土数量较少,均为小型玉饰。墓葬的年代,从崧泽文化早期、中期到晚期均有发现。

1.高等级大墓与一般小墓实行分区埋葬。发现的崧泽文化早中期高等级大墓均埋葬在遗址的Ⅲ区,而一般小墓埋葬在遗址的Ⅰ区。在崧泽文化时期,这种分区埋葬现象,在长江下游甚至在全国都是首次发现。

东山村遗址崧泽文化早中期高等级大墓较以往发现的崧泽文化时期的墓葬有以下几点新的突破:

1.首次在长江下游地区发现崧泽文化早中期高等级大墓,填补了崧泽文化时期没有高等级大墓的空白,为良渚文化高度的社会文明找到了源头。必将极大改变学术界对环太湖流域崧泽文化整体面貌和社会生产力水平的认识。

相关链接:专家点评200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图片 7

二十世纪百项考古重大发现之一,被盗墓贼炸成碎片的晋侯鸟尊

原标题:盗墓贼爆破险些损毁此文物,专家精心修复,如今成镇馆之宝

图片 1

盗墓贼窃取地下古墓文物的行为古今皆有,这些人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往往是对古墓中珍稀文物的破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考古工作者在山西省曲沃、翼城两个县城的交界处,发现了代表晋都文化的遗址,其中晋侯墓地的一些墓室就遭到了盗墓贼的破坏。

西周晋侯鸟尊,出土于山西曲沃和翼城交界的晋文化遗址。

图片 2

考古专家历时十余年的时间,经过七次大规模发掘,发现了晋侯及晋侯夫人墓葬十九座。

晋侯墓地位于曲村天马遗址,是西周分封国之一晋国王侯的墓葬群。因为此地多年来处于无人保护的状态,所以曾遭受多次盗墓贼的盗扰。于是,在上世纪末,考古工作者对此墓葬群进行了保护性抢救挖掘,在考古专家清理编号为114的墓室时,发现此墓曾被盗墓贼爆破,并留有一个巨大盗洞,部分文物已经遗失。

考古专家在清理代号为114号晋侯墓的时候,发现该墓有盗洞,说明已经有盗墓贼光顾,由于盗墓贼使用爆破方式盗墓,一部分文物被掠走,幸存的一件青铜器却被炸成碎片。

因为盗墓贼采取的不计后果的爆破手段,墓室中一件晋侯鸟尊受损非常严重,尤其是尾部位置。考古工作者们小心翼翼将残片取出,最后交由北京大学专业的文物修复专家历经心血,耗费多年心血,才将此物几乎修复完成。

图片 3

图片 4

这件青铜器为鸟形,出土时,鸟尾部残缺。

晋侯鸟尊以凤鸟为造型,刻画了一只伫立回眸动态的凤鸟形象,在凤鸟背上有一小小的鸟雀依偎,凤鸟整体修饰以精美纹样,卷曲的凤尾有华美的羽翎纹,尾端有雕琢的象鼻,遗憾的是象鼻位置的纹样因为爆破受损没有参考,为了尊重历史的本来模样,象鼻在修复时没有增添纹饰。

经过文物修复专家精心拼接、磨合,青铜器恢复了原貌,专家定名为西周晋侯鸟尊。

图片 5

根据晋侯墓一些铭文记载,这件青铜器见证了三千多年前的一段沧桑历史。

此晋侯鸟尊根据考证是首代晋侯燮父祭祀先祖时所用的礼器,造型生动、动态鲜明,是华夏历史中青铜器中的罕见珍品,是国宝级文物。在山西省博物馆建立时,就将晋侯鸟尊定为博物馆的重要标志物。如今,晋侯鸟尊珍藏于其中,是山西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禁止出境展出。

西周建立初年,位于山西南部的唐国等诸侯国发动叛乱,周王发兵平定了叛乱,灭掉了唐国,周成王将其故地封给了弟弟叔虞。

图片 6

叔虞死后,其子燮xiè] 父袭爵,以其境内有晋水,故改国号为“晋”。

考古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文物,而盗墓贼不择手段的发掘是对文物的破坏。你对此有什么想说的?请到评论区留言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7

图片 3

和静县发现新疆规模最大的“石阵遗址”

图片 1

近日,和静县文物保护管理所在文物调查时,发现了目前为止新疆规模最大的一处“石阵遗址”。

 

该石阵遗址位于和静县哈尔莫敦镇觉伦土尔根村北面的哈合仁河沟南岸的高洪积阶地上,此处为乱石滩,石阵分布于南北长约1.5千米,东西宽约400米的范围内,石阵以较大石块围成大小不一,不规则的四边形相对封闭的石围。有些石围外还有更大规模的石围或长而直的石墙基组成。有的单个石围为一组,有的数个石围为一组,有的石围一侧有缺口,石围内一般较平坦。在石围内外的地表面,不是发现有夹砂红陶片和轮制的夹砂红陶片。

图为石阵遗址旁的古代引水渠(侯海燕摄)

和静县文物保护管理部门在石阵现场采集到大量夹砂红陶片和石镰、石门轴各一个,他们认为这里很可能是汉代以前的一个大型部落聚集和生活的遗址。

 

在石阵遗址附近还发现大小不一的石堆墓,大的高约3米,地围长65米,小的高0.5米,直径8米,共有近百座。

图片 2

新疆和静县日前发现一处大规模的“石阵遗址”(侯海燕摄)

 

图片 3

 

四川成都发现汉代乡村遗址

四川成都发现汉代乡村遗址

发布时间:2018-07-27文章出处:新华网作者:童芳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26日公布,在位于成都市新津县五津镇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新津分院西北门发现汉代乡村遗址。汉代乡村遗址在四川发现极少。

遗址被命名为桥津上街遗址,该区域地势平坦、地理环境优越,自汉代以来一直有居民活动,留下了丰富的遗迹和遗物,汉代遗址为此次最重要的发现。目前汉代遗址发现灰坑20余个、灰沟8条、房址9座、卵石堆积4处、水井1口、古河沟和河道5条。遗址主体时代为西汉时期,发现有西汉时期典型器物,如釜形鼎、折腹钵、釜、瓮、凸棱纹盆、甑、卷云纹瓦当、半两和五铢铜钱等。

据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现场考古发掘领队杨洋介绍,从目前出土的汉代遗迹和遗物来看,此处应为一处较大规模的汉代居址,等级与乡里相匹配。通过此次发掘,大致弄清了该遗址的空间分布,居住区位于西部和北部,排水沟与东部和南部地势低洼处的河道相连,形成了经过人为规划、适宜生产生活的乡里聚落。

“此遗址的发掘对于研究汉代居民的生产生活状况、聚落分布、经济生产模式、地形地貌等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是研究汉代基层聚落不可多得的资料。同时,该遗址的发掘对于找到直线距离约2公里的宝资山汉代墓群的开凿和使用人群提供了重要证据和指向。”杨洋说。

除了汉代遗址,该区域还发现了唐宋、明清及近现代时期的遗迹遗物,其中出土的唐宋时期遗物较多,包括圈足碗、黑釉盏、四系罐、五足香炉、三彩器、盘口执壶、砚台等。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26日公布,在位于成都市新津县五津镇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新津分院西北门发现汉代乡村遗址。汉代乡村遗址在四川发现极少。

“此遗址的发掘对于研究汉代居民的生产生活状况、聚落分布、经济生产模式、地形地貌等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是研究汉代基层聚落不可多得的资料。同时,该遗址的发掘对于找到直线距离约2公里的宝资山汉代墓群的开凿和使用人群提供了重要证据和指向。”杨洋说。

除了汉代遗址,该区域还发现了唐宋、明清及近现代时期的遗迹遗物,其中出土的唐宋时期遗物较多,包括圈足碗、黑釉盏、四系罐、五足香炉、三彩器、盘口执壶、砚台等。

图片 5

海南陵水发现海南迄今最大史前遗址 距今或4000年

   
近日,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三才镇境内发现多处史前文化遗址,其中桥山遗址为海南省迄今发现的最大的史前遗址,其面积之大、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院已经组织力量进行挖掘。4日,在陵水博物馆馆长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前往遗址挖掘现场探了个究竟。

图片 1

    探访挖掘现场

考古现场

    发掘区域被划分成20块

图片 2

   
桥山遗址位于三才镇海边的一个芒果园里的小山坡上,记者在现场看到,考古队的工作人员已经用细线将发掘区域划分出来,几名考古队员正在对其中五六块区域进行初步的发掘。

考古人员正在小心翼翼地挖掘

   
看到记者来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院史前考古研究室主任傅宪国站了起来,带记者去看他们刚刚挖掘出来的文物。一名正在做挖掘工作的工作人员指着方形土坑裸露表面陶片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刚刚挖掘出来的,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的陶瓷碎片,他们还要对其进行特殊处理后再进行清理。

图片 3

   
傅宪国说,由于发掘工作刚刚起步,而且缺乏必要的发掘工具,发掘工作进展缓慢。他们已经用细线将发掘区域划分为20块,年前就做了遗址挖掘准备工作,大年初十就开始正式的挖掘。

挖掘出来的陶片

   
傅宪国告诉记者,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海南省有着极其丰富和重要的史前考古资源,但由于各种原因,至今省内的考古文化面貌和框架体系仍不清楚,本次调查发现的桥山遗址为海南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的史前遗址,其面积之大、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

近日,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三才镇境内发现多处史前文化遗址,其中桥山遗址为海南省迄今发现的最大的史前遗址,其面积之大、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院已经组织力量进行挖掘。4日,在陵水博物馆馆长的带领下,记者一行前往遗址挖掘现场探了个究竟。

   
这个遗址属于沙丘遗址,与大陆的洞穴遗址、贝丘遗址的考古存在很大不同。洞穴遗址很多都在洞穴里,比如落笔洞遗址;考古中常用的工具在沙丘遗址上都派不上用场,一些专业的工具甚至国内不能生产,需要去美国等国外地区购买,而且,国内对沙丘遗址的发掘比较少,缺少必要的经验和资料,需要考古队员自己在发掘中不断总结和实验,这给桥山遗址的发掘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这一片都是沙质土壤,这正是我们在发掘过程中最担心的。”

探访挖掘现场

   
在遗址现场,记者并没有看到对现场做出特殊的保护,据傅宪国介绍,目前挖掘出来的文物本身价值并不是很大,主要是考古价值高,所以应该不会有人盗取,但是为了保护遗址的完整,他们还是专门请了一位当地村民,在他们不在的时候进行看管。

发掘区域被划分成20块

 

桥山遗址位于三才镇海边的一个芒果园里的小山坡上,记者在现场看到,考古队的工作人员已经用细线将发掘区域划分出来,几名考古队员正在对其中五六块区域进行初步的发掘。

图片 4

看到记者来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院史前考古研究室主任傅宪国站了起来,带记者去看他们刚刚挖掘出来的文物。一名正在做挖掘工作的工作人员指着方形土坑裸露表面陶片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刚刚挖掘出来的,不过这些都是表面的陶瓷碎片,他们还要对其进行特殊处理后再进行清理。

 

傅宪国说,由于发掘工作刚刚起步,而且缺乏必要的发掘工具,发掘工作进展缓慢。他们已经用细线将发掘区域划分为20块,年前就做了遗址挖掘准备工作,大年初十就开始正式的挖掘。

考古现场

傅宪国告诉记者,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海南省有着极其丰富和重要的史前考古资源,但由于各种原因,至今省内的考古文化面貌和框架体系仍不清楚,本次调查发现的桥山遗址为海南地区迄今发现的最大的史前遗址,其面积之大、堆积之丰厚、遗物之丰富、保存之完好在整个华南地区都极为罕见。

    遗址极有可能是墓葬群

这个遗址属于沙丘遗址,与大陆的洞穴遗址、贝丘遗址的考古存在很大不同。洞穴遗址很多都在洞穴里,比如落笔洞遗址;考古中常用的工具在沙丘遗址上都派不上用场,一些专业的工具甚至国内不能生产,需要去美国等国外地区购买,而且,国内对沙丘遗址的发掘比较少,缺少必要的经验和资料,需要考古队员自己在发掘中不断总结和实验,这给桥山遗址的发掘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便。“这一片都是沙质土壤,这正是我们在发掘过程中最担心的。”

   
傅宪国说,考古队已经正式开始对桥山遗址的全面挖掘工作,整个遗址面积约5万平方米,中心地带面积约2万平方米,目前正在发掘的面积是500平方米。

在遗址现场,记者并没有看到对现场做出特殊的保护,据傅宪国介绍,目前挖掘出来的文物本身价值并不是很大,主要是考古价值高,所以应该不会有人盗取,但是为了保护遗址的完整,他们还是专门请了一位当地村民,在他们不在的时候进行看管。

   
考古队通过踏查和观测发现,桥山遗址文化层平均厚度为3至4米,遗址中心地带文化遗物分布极为密集,主要为大量敞口或者盘口的夹砂红褐陶片、数件磨制石斧、磨制石环等遗物,以及疑似墓葬遗迹。初步观察,遗址顶面覆盖0.4至0.5米的细砂,绝大部分区域保存完好,个别地点和台地断崖处能见到暴露的文化堆积。

遗址极有可能是墓葬群

   
经过几天的表面挖掘,目前已挖掘大量的夹砂红褐陶片,还有人类骨头,有些收集起来,拿回去进行下一步的研究,这里极有可能有墓葬遗址,这些陶片都是墓中的陪葬品。当时放置在墓穴中的陶器经过长年氧化和人为因素的破坏,而形成了大面积的陶片,这些陶片保守估计距今大概3000至4000年,而且这些陶器烧制的工艺与海南黎族地区陶器不一样,从陶片的外表看,这些陶器应该是堆积烧制的,因为烧制不均匀,火烧到的地方比较光滑,火没有烧的地方比较粗糙,而且颜色也不一样,对于研究海南史前文化谱系具有重要的作用。

傅宪国说,考古队已经正式开始对桥山遗址的全面挖掘工作,整个遗址面积约5万平方米,中心地带面积约2万平方米,目前正在发掘的面积是500平方米。

 

考古队通过踏查和观测发现,桥山遗址文化层平均厚度为3至4米,遗址中心地带文化遗物分布极为密集,主要为大量敞口或者盘口的夹砂红褐陶片、数件磨制石斧、磨制石环等遗物,以及疑似墓葬遗迹。初步观察,遗址顶面覆盖0.4至0.5米的细砂,绝大部分区域保存完好,个别地点和台地断崖处能见到暴露的文化堆积。

图片 5

经过几天的表面挖掘,目前已挖掘大量的夹砂红褐陶片,还有人类骨头,有些收集起来,拿回去进行下一步的研究,这里极有可能有墓葬遗址,这些陶片都是墓中的陪葬品。当时放置在墓穴中的陶器经过长年氧化和人为因素的破坏,而形成了大面积的陶片,这些陶片保守估计距今大概3000至4000年,而且这些陶器烧制的工艺与海南黎族地区陶器不一样,从陶片的外表看,这些陶器应该是堆积烧制的,因为烧制不均匀,火烧到的地方比较光滑,火没有烧的地方比较粗糙,而且颜色也不一样,对于研究海南史前文化谱系具有重要的作用。

 

遗址发现过程

考古人员正在小心翼翼地挖掘。

海南省全面展开古遗址调查
据介绍,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海南省政府有关海南考古工作的战略合作协议,2012年3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调查队,对海南省古代遗址展开调查工作。

    遗址发现过程

联合考古调查队采用实地踏查的方法,先后对陵水、三亚、东方、昌江四县市的十余处遗址进行复查或调查,联合考古调查队采用螺旋式钻杆对部门沙丘遗址进了钻探,并采用高精度GPS和测距仪记录了各遗址的地理信息和遗址范围。

    海南省全面展开古遗址调查

傅宪国正是这次联合调查队的负责人之一,这次桥山遗址发掘工作也是他主持。早在上世纪60年代我国的考古工作者就在陵水三才镇发现了大港村遗址,并被确认为省一级文物保护单位。在这次调查工作中,大港村也是调查队的调查目标之一。

   
据介绍,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海南省政府有关海南考古工作的战略合作协议,2012年3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调查队,对海南省古代遗址展开调查工作。

2012年4月左右,调查队在大港村遗产附近进行了调查,可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在大港村遗址发现有相关的文物,这让调查队队员们感到十分的费解。但是他们相信这附近可能会有史前遗址,于是调查队决定扩大调查范围,对大港村周围地段进行调查。

9297威尼斯 1

斯坦福大学Katrinka Reinhart博士在我所做关于“偃师商城的陶器定量分析研究”的报告

    2013年3月12日来自斯坦福大学的Katrinka
Reinhart博士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偃师商城的陶器定量分析研究的报告。所内部分研究员、学生参加了报告会,会议由翟少东博士主持。

考古人员对河南温县林村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时发现,这是一处距今约4000年的二里头文化遗址,为研究该地区夏王朝与先商族群的文化特征和交流提供了重要材料。
在对林村遗址考古发掘时,不仅发掘出灰坑、水井等文化遗存,还收集了大量二里头文化时期的陶片。陶器主要有夹砂灰陶和泥质陶,器型有深腹罐、圆腹罐、折沿深腹甑、捏口罐、平折沿带鋬深腹盆、大口尊、小口瓮、侈口绳纹鬲、折沿浅腹粗柄豆等。从器物形制上看,年代为二里头二期至三期。
长期以来,温县及临近地区发现的二里头文化遗址数量很少,受制于材料匮乏,夏商时期文化演进与交流的研究进展缓慢。专家认为,该遗址对于研究夏王朝对焦济平原的经营以及夏商族群关系意义重大。
考古队领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武志江说,林村遗址所在的沁河中下游是二里头文化和先商文化的分界,在二里头文化三期时,夏王朝势力开始深入到焦济平原。林村遗址恰好处于夏王朝与豫北先商族群交流的重要地带。遗址内发现有先商文化的卷沿鬲、陶豆等器物,说明当时二里头文化与先商族群之间存在较为密切的联系。

 

9297威尼斯,    为了探讨精英族(王公)与较低层人民在饮食习惯上的差异,Katrinka
Reinhart博士对偃师商城宫中礼制仪式中所用的陶器与当地较低层区域(IV
区)所用的陶器做了比较。她用到的陶器是偃师二期的(大约1500年-1400年公元前)。她做的陶器定量分析有三部分。

 

9297威尼斯 1

 

   
(一)陶器的类型。陶片(口片)分开了,她数了很多不同的种和测度Minimum
Number of Individuals (MNI) 。从柱型图看得出来宫城 和 IV
区是不一样的。用统计看宫城和IV
区的陶器同样是不一样的。用卡方来看它们也是不一样的:p-value很小。用contingency
table analysis 和 binomial  probabilities做 “ 重要的陶器种类”(宫城和IV
区),宫城的“重要的陶器种类”有: 
圜底深腹罐,大口罐,高领瓮,矮领瓮,深腹盆,甑,直腹盆,浅腹盆,敛口盆(九种)。IV
区的“重要的陶器种类”是:甗,折沿鬲,卷沿鬲,圜底深腹罐,小钵(五种)。宫城的重要的陶器有比较多的种类,有做饭,起火的,储存食物。反观IV
区的陶器种类则比较少,多是做饭的。

   
(二)陶器的大小。量陶片口径。口径是陶器的大小差不多。做统计比例宫城,IV
区的  (significance  tests:Welch  t-test,  Wicoxon Rank Sum test,
Kernel  Density Estimate (KDE))。用KDE型图比较口径数据集(宫城比IV
区)比较多的比较大的陶器种类是宫城的。有个比较大的陶器种类是IV
区的,可是分别不大。反之宫城的陶器和IV区的陶器相比较差异较大。比方说,这个大口尊。宫城的大口尊的口径的平均数是47厘米。IV
区的大口尊的口径的平均数是33.2
厘米。宫城差异比较大的陶器种类:盆,大口罐,圜底深腹罐,瓮,大口尊。
IV区差异比较大的陶器种类:平底深腹罐,折沿鬲,卷沿鬲(比较小的差异,2-3厘米)。一样的大小的陶器:器盖,豆,折沿捏口罐,卷沿捏口罐,甑。

图片 3

山东定陶十里铺北遗址发掘获重要收获—完善鲁西南地区史前文化序列, 发现岳石和晚商城址

十里铺北遗址位于鲁西南地区定陶县仿山镇十里铺村北约100米处,因施工而发现。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春季进行了大规模的勘探和发掘。经勘探了解,遗址完全淤埋于地表下,由北部的堌堆遗存及西南、东南部的两块岗地构成,南北长约350、东西宽约300米,总面积9万多平方米。北部堌堆遗存文化堆积平均厚达2米,上部普遍覆盖0.7~2.1米厚的淤积层,包含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商、东周、汉、唐等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尤以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商代晚期遗存最丰富。西南、东南部的岗地发现有东周、汉代夯土遗迹及墓葬。发掘区主要位于沿河施工范围内北部堌堆东边缘,并在南部探沟局部解剖,取得了重要收获。图片 1
进一步完善了鲁西南地区史前文化的发展序列
发现少量泥质红陶钵、双耳壶的残片并采集到石磨棒及夹砂素面红褐陶片,时代或早于大汶口文化时期。在遗址东北部、东南部边缘清理了大汶口文化中期的窖穴及地层堆积,出土有泥质彩陶罐、夹砂并掺蚌壳末的鼎、罐等器物。本世纪初,鲁西南地区已知最早的史前文化为大汶口文化晚期,而这次工作不仅确认了大汶口文化中期的人类生活遗存,还发现了大汶口早期或更早阶段的遗物,填补了该区域距今5000~6000年人类发展的一段空白,进一步完善了鲁西南地区史前文化发展的链条。
发现了文化面貌复杂且有特色的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及商代遗存
在城内东部河道施工范围内发掘1500多平方米,发现丰富的龙山文化、岳石文化、晚商遗存,遗迹多为窖穴,另有少量的房基、墓葬、陶窑,推测为储藏区。龙山文化遗存以100余座灰坑为主,另有少量房基和墓葬,其中窖穴集中于东南部,多圆形直壁坑,有的坑壁抹泥、底部铺草木灰,房基为圆角长方形浅地穴式。陶器所表现出的文化面貌与山东龙山文化有较大差别,而与豫东同期文化更加接近。陶色以灰或灰褐色为主,素面比例约占1/2,常见纹饰为绳纹、篮纹、方格纹等,基本不见典型的夹砂陶,炊器多为含细砂陶,器型以中口弧腹罐最多,其次为甗,鼎的数量较少,仅见有少量鼎足。也有山东龙山文化的典型陶器,如白陶鬶、红陶鬶、圈足盘、平底盆、筒形杯、高柄杯、鸟喙形鼎足等,但数量较少。岳石文化遗迹集中分布于发掘区的中部偏东及北部,房基1座及上百座灰坑。陶器面貌同样表现出复杂性,素面陶器和大量的绳纹陶器并存,器型组合多样,除夹砂红褐色大口罐、中口罐、甗、小罐形鼎、泥质灰陶豆、卷沿鼓腹盆、器盖、尊形器等典型岳石文化陶器外,还共存较多下七垣文化的器物,如细绳纹鬲、罐、花边口沿绳纹盆或罐等,另有少量二里头文化因素的陶器,如绳纹捏口罐等。商代遗迹广泛分布,晚商时期灰坑近200座,最早可到中商一期,清理了大量圆形袋状窖穴,其中中部多座坑底放置完整的牛或人骨架,出土完整的卜甲,应为祭祀区。另有少量墓葬、陶窑、房基、柱洞等。陶器面貌基本同殷墟文化,但夹砂红褐色的叠唇陶鬲较具有地方特色,还发现多件陶范残块,可能有铸铜作坊遗迹存在。图片 2
发现岳石文化、晚商时期的城址及以城址为中心的聚落群
城址座落于北部土丘高地上,平面近圆形,直径约180~190米,面积约3万平方米。现存约2/3周的夯土墙,墙体沿高地边缘绕行修筑,南部有一缺口,东部遭河道破坏。墙体顶部距地表约0.30~1.5米,宽约7~8米,底部宽约11~13米,残高约2.3~3.5米。在南墙中部探沟解剖,剖面显示墙体建筑、使用可分三大期。第I期墙体主体部分建于岳石文化黑色堆积上,夯层较薄,厚度一般不超10厘米,夯窝多不清晰,局部可辨认出圆形单棍夯窝,堆积由褐色粉砂土掺和大量灰杂土构成,出土遗物主要为龙山文化时期陶片,少量属岳石文化时期,外坡堆积有多层,土质紧密,斜向下延伸至水位线下,含少量岳石文化遗物;第II期是在前期内、外坡基础上增筑形成,主要是向外侧拓宽,夯土由黄褐色砂土与较多灰杂土构成,并含少量料姜石颗粒,结构较致密,可辨认出直径3~4厘米的圆形小棍夯窝,包含遗物主要为龙山文化陶片,少量岳石文化时期,内坡发现多层向上翘起的活动面叠压墙体,内、外坡堆积中均含少量晚商绳纹陶片;第III期,主要是大规模加高、加宽第II期墙体,夯层变厚,达15~20厘米,单棍圆形夯窝,夯窝直径约5~6厘米,加工致密,夯土夹杂陶片主要为晚商时期,同时利用掺杂有料姜石粉末的堆积加固外坡。综合各期墙主体、护坡堆积中包含遗物及内外护坡的叠压关系,推断第I期墙体为岳石文化时期,主体部分曾遭严重破坏,第II期可能始建于岳石文化时期,沿用至商代晚期,第III期系商代晚期修补加固而成,东周时期可能仍在沿用。
据调查,以该遗址为中心,半径1.2公里范围内,周围环以官堌堆、仿山、何楼、程庄、十里铺、高河等6处堌堆遗址,形成了北辛文化晚期至夏商周时期连续发展的堌堆遗址群,这当是一个区域性政治实体,而十里铺北遗址则是该政治实体的中心。
十里铺北遗址是鲁西南地区现存古文化延续时间最长、保存最完整、发掘面积最大的堌堆遗存,是研究、展示6000年以来该区域环境变化、社会演变的绝佳实例。
该遗址是在东西文化交汇地带发现的第一座夷商城址,是东夷西进、先商南下、晚商东渐路线上的重要城邑,是鲁、豫、皖交界区夏商考古的重要突破。该区域是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时期东夷文化与中原文化接触地带,是夏商时期东西势力碰撞、冲突、融合的关键地域,可能与《史记·殷本纪》所载汤伐夏桀“还亳”途经的“泰卷陶”有关。但建国以来,鲁西南地区考古工作较少,甚至考古学文化面貌等基本问题都模糊不清,更难以深入开展有关史实的研究。而该遗址的发掘,不仅可建立、廓清该区域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时期的文化序列及面貌,还可以据此展开与周围区域的对比研究。尤其城址的存在及表现出的复杂文化面貌,对深入探讨以岳石文化为代表的东方势力在夏商文明形成期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在研究夏商时期东西方势力的互动、融合过程具有重要价值。(作者单位: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2月26日第8版)

山东定陶十里铺北遗址发掘获重要收获—完善鲁西南地区史前文化序列,
发现岳石和晚商城址
发布时间:2016-02-2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高明奎点击率:
十里铺北遗址位于鲁西南地区定陶县仿山镇十里铺村北约100米处,因施工而发现。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春季进行了大规模的勘探和发掘。经勘探了解,遗址完全淤埋于地表下,由北部的堌堆遗存及西南、东南部的两块岗地构成,南北长约350、东西宽约300米,总面积9万多平方米。北部堌堆遗存文化堆积平均厚达2米,上部普遍覆盖0.7~2.1米厚的淤积层,包含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商、东周、汉、唐等不同时期的文化遗存,尤以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商代晚期遗存最丰富。西南、东南部的岗地发现有东周、汉代夯土遗迹及墓葬。发掘区主要位于沿河施工范围内北部堌堆东边缘,并在南部探沟局部解剖,取得了重要收获。图片 3

图片 11

四川邛窑遗址新发现

为配合邛窑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近期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邛崃市文物管理局对邛窑开展了新一轮考古发掘。期间,清理出建筑基址一处,明确了此前发现的唐代建筑群的西部边界。
在采访中,考古人员也指出,受当时经济萧条影响,绵延800余年后,这座四川最大的民窑也终于衰亡。
上个世纪80年代的发掘中,邛窑遗址内五号窑包发现了大量的窑炉遗迹、建筑遗迹和丰富的瓷器、窑具等遗物;2013年至2014年,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理念与标准,编制了《邛窑遗址考古工作规划》。图片 1四川、重庆古窑址分布
近期为配合邛窑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邛崃市文物管理局联合对邛窑十方堂遗址五号窑包西侧开展了新一轮的考古发掘工作。据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陶瓷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黄晓枫介绍,此次发掘完成面积600平方米,清理出建筑基址一处,作坊一处,道路遗迹4处。
此次发掘中,还出土有瓷器小件1840件,瓷器标本逾300筐。“多为生活用具。”黄晓枫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与历史上的“五大名窑”比起来,作为民窑,邛窑瓷器在当时四川百姓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结合成都平原考古出土的瓷器,“在当时邛窑的瓷器满足了本土瓷器需求的同时,还出现在峡江以及川北的广元地区。”图片 2邛窑三彩
事实上,不止平民百姓,邛窑瓷器还以书房用品的形式出现在读书人案头,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高端人群”为目标用户的“邛三彩”。四川新闻网记者了解到,“邛三彩”是唐代邛窑烧制的一种彩绘陶瓷器,可与当时北方的“唐三彩”媲美。“一般系宫廷、上层人士使用。”黄晓枫介绍,此前金河路考古中曾出土了三件非常好的邛三彩:
净水碗、五足香炉和莲花香薰,并已确认将会在成都博物院展出。
根据四川省博物院内的介绍,邛窑广布邛崃境内,是四川古窑址中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品种最多、影响最深、烧制时间最长的一座民间瓷窑,创烧于南朝,盛于唐、五代,南宋中晚期停烧,历经800余年。图片 3图片 4图片 5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邛窑发掘出土器物
在黄晓枫看来,与一般窑址衰败相比,邛窑的兴起以及消亡都与四川地区经济相关。四川地区一直是富庶之地,到南北朝的时候逐渐形成了本土的青瓷窑厂,包括青羊宫窑、琉璃厂、都江堰的玉堂窑等等。人口密集、经济发达,对瓷器的需求让邛窑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然而,南宋中晚期宋蒙战争首先在四川爆发,并持续了半个多世纪。战争后,四川人口“千百不存一二”,经济萧条,邛窑也随之走向衰亡。
(原文标题:《四川考古邛窑遗址 揭开800年最大民营“瓷企”衰亡之谜》)

四川邛窑遗址新发现
发布时间:2016-03-04文章出处:四川新闻网作者:彭亮点击率:
为配合邛窑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近期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邛崃市文物管理局对邛窑开展了新一轮考古发掘。期间,清理出建筑基址一处,明确了此前发现的唐代建筑群的西部边界。
在采访中,考古人员也指出,受当时经济萧条影响,绵延800余年后,这座四川最大的民窑也终于衰亡。
上个世纪80年代的发掘中,邛窑遗址内五号窑包发现了大量的窑炉遗迹、建筑遗迹和丰富的瓷器、窑具等遗物;2013年至2014年,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理念与标准,编制了《邛窑遗址考古工作规划》。图片 11

图片 2

白云翔等赴洪都拉斯科潘中洪合作考古工地考察

王巍所长应邀赴洪都拉斯科潘遗址考察并签署合作协议
发布时间:2014-07-25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李新伟点击率:
根据党和国家领导人关于“尊重文明多样性,推动不同文明交流对话、和平共处、和谐共生”等有关新的“世界文明观”的重要阐述和对世界考古学发展趋势的分析,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提出了“走出去”的发展方针,努力开展在世界主要文明地区的考古工作。考古所的重要合作伙伴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系在玛雅文明的重要中心洪都拉斯科潘遗址的考古工作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一直期望与考古所展开合作。为此,2014年7月5日至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在哈佛大学人类学系主任、碧波地博物馆馆长、科潘遗址工作负责人威廉·费什教授陪同下,对洪都拉斯进行访问,希望通过对科潘遗址的现场考察和与洪都拉斯有关部门的协商,探讨开展合作项目的可能性。图片 1

图片 2
听取项目运营及进展情况汇报并座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