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美女

图解朝鲜叛逃女:偷渡朝鲜美女野人般生活

摘要:近日韩国第二次发布“朝鲜人员脱北”的消息。4月8日,韩国统一部对外宣布,在中国一家朝鲜餐厅工作的13名创汇人员集体出逃,经东南亚于7日入境韩国。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图解朝鲜叛逃女:偷渡朝鲜美女野人般生活

近日韩国第二次发布“朝鲜人员脱北”的消息。4月8日,韩国统一部对外宣布,在中国一家朝鲜餐厅工作的13名创汇人员集体出逃,经东南亚于7日入境韩国。韩联社援引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解释称,这些人对朝鲜制度失望,并憧憬韩国社会。受联合国制裁决议等的影响,朝鲜在海外经营的餐厅顾客锐减,陷入困境。受此影响,朝鲜开始大力整顿在中国、东南亚等国开设的130多家创汇餐厅。韩国《朝鲜日报》11日称,13名朝鲜餐厅员工集体叛逃韩国,可能让中朝关系“雪上加霜”。朝鲜网站“我们民族之间”11日刊文,批判叛逃者是“21世纪的犹大”“人渣”。

朝鲜是个等级制度分明的国家。朝鲜最有权的人称为“老板”,能主宰任何人的富贵贫穷或生死。朝鲜老百姓被称为99%,是最下贱的。 我那哥们递给我一张朝鲜报纸:“你看看朝鲜的警察就知道朝鲜多可怕了”。 看的我一身冷汗:暴打黑人,暴打拉美人,暴打中国游客,连警察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枪杀自己的同事……天啊。

为期四天的韩总统文在寅访华,不但吃了我们中国北京的早餐油条还去了重庆韩国的老家及到北大进行了演讲外,还带领众多韩国企业界人士与我们中国企业、商业界人士进行了经贸恰谈等。

图片 1

为什么说重庆是韩国的老家呢?因为在72年前的抗日战争时,韩国临时就在我们中国重庆,更可以说,现在的韩国就是从我们中国重庆开始起家,逐渐登上国际舞台的。

文在寅访华本是一件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在文在寅访华期间,出了这么一档子让人特悲哀的事情,什么事情呢?

就是韩国两名记者在我们中国被我们中国的安保人员给打了,据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文在寅出席韩中经贸合作交流会开幕式,这个韩中经贸合作交流会参加企业与人员也是蛮多的,共有173家韩国企业和500多家中国客商的670多名企业家等。

据韩媒报道:文在寅在参观韩国企业展示厅时,随团的韩国记者被中国安保人员阻挡,不允许采访拍摄,韩国记者对此表示抗议,《韩国日报》与《每日经济》的两名摄影记者却因此而与安保人员发生冲突,遭到保安人员动粗,其中一人还被约十名中方保安人员包围,并带出场外“拳打脚踢”。

据韩联社报道称:青瓦台已通过外交部向中方提出了强烈抗议,要求中方迅速查明真相,追究有关人员责任。

还有韩媒报道称:韩方已“要求中方道歉”。

对此,我中方发言人两度做出了回应:因为这场活动是由韩国有关方面自行组织的,有关媒体采访是韩国组织方安排的,安保人员也是韩国组织方聘用的,所以可能还是主要得由有关组织方提供相关情况。当然,这个事情发生在中国境内,我们很关心有人受伤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会配合做好这方面核查工作。

甚至在12月1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我们中方发言人用了近千字对此做出回应,主要就是向外界及韩方阐明了这个主要观点:活动是由韩方组织安排的。

图片 2

对于这样事件的发生,韩媒大有一番不闹大不罢休的架势,除了大肆渲染外就是说什么要让我们中方负责。笔者就纳闷了,凭什么让我们中方负责呀?真是恶意指责与嫁祸甚至是无稽之谈的无理讹诈。

对此,笔者说说以下几点看法吧:

1、其韩记者被打的实质是韩国人与韩国人打架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虽然说这些安保人员是我们的中国人,但是这些中国安保人员是受雇于韩国活动组织方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的。

也就是说是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雇佣的这些我们中国安保人员来维持活动现场秩序的,我们中方的安保人员为了维持良好的活动现场秩序而不许韩国记者太靠近采访拍照等,当然也是为了参会人员的安全考虑。

图片 3

太平军余部在南美过得多爽?成了战争英雄,还娶了拉丁美女,有人甚至娶了三个

原标题:太平军余部在南美过得多爽?成了战争英雄,还娶了拉丁美女,有人甚至娶了三个

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太平军余部尚有数万人。当“猪崽”被卖到国外当“契约矿工”,成为他们的一条活路。太平军余部约3万人,选择了这条路。

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许多太平军官兵为了躲避清军的追捕,上了外国人的商船,做了传说中的“猪仔”。所谓猪仔也就是形同奴隶的工人,这些太平军被卖到秘鲁一处磷酸矿场做奴工。

太平军余部在南美洲横扫千军大胜玻利维亚

所谓磷酸矿是一种有机矿石,是由长期堆积的鸟粪通过化学反应形成的,是绝好的肥料。由于矿场处于秘鲁、玻利维亚和智利的交界处,所以各国都十分垂涎于这笔财富。

莫克瓜战役中太平军不畏牺牲奋勇杀敌,将秘玻联军打得很惨。当日指挥秘玻联军的司令官几乎发疯,战场上到处是被太平军砍杀的秘玻联军,太平军也有400人伤亡,他们夺取了4门大炮和15面军旗、大量的辎重和200余匹战马。

图片 1

做苦力受虐待爆发起义

画面再转向太平军余部这一边,再被卖到秘鲁矿场上后,当地矿主残酷地虐待太平军将士,每天给他们吃发霉发臭的食物,工作长达14个小时,如果稍有反抗情绪,就会挨上一顿皮鞭。一开始,太平军将士还能忍受,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至少在这里还有活路。但是时间一久,潜伏在他们身上的战斗和反抗血液就开始沸腾!

1860年侍王李世贤率领的太平军虽然在福建取得了多次胜利,但在西方列强和清军的联合绞杀下失败了,然而太平军余部尚有数万人,留下来继续抗清似乎已经不可能了。四周都是清兵,海外都是西方列强的军舰,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当猪崽被卖到国外当”契约矿工”,太平军余部约三万人选择了这条唯一的生路。

1867年,太平军将士们再次举起赤色的义旗,他们以太平军的编制方式重新组织军队,反抗秘鲁矿主们的残酷压榨。随即,秘鲁人派出军队镇压,手中只有冷兵器的太平军陷入了被动。然而,智利人的到来,拯救了太平军的窘境。

1862年,一万多太平军余部连同他们的亲属被运到南美秘鲁的伊基克从事挖鸟粪和硝石矿工的营生,矿主经常打骂和虐待他们,食物像猪食一样,每天要干苦役14个小时以上,连苦役犯都比他们轻松。他们多次想反抗但四周都是荷枪实弹的洋人,想要回中国去,又怕被杀头,所以也只能默默忍受,因此病死和自杀的人很多。

原来智利人与秘鲁、玻利维亚发生了战争,虽然他们有海军优势,但是陆军却难以同时与秘鲁和玻利维亚两国对战,于是他们派使者练习到了起义的太平军,要求他们与自己结盟。

图片 2

于是,这伙太平军的首领翁德容和陈永碌迅速做出反应,与智利联合!

1866年智利和秘鲁、玻利维亚发生了硝石战争,这一万太平军余部终于看到了希望,他们将智利军队看做是解放者。在1867年3月,伊基克的太平军发动起义,打死矿监西哥斯,并夺取了硝石矿公司的武器,并与前来镇压的秘鲁军队展开激战,打死两位秘鲁少校,并俘获了两百印第安雇佣兵。起义者推举湖南人翁德容和广东人陈永碌为领袖,以太平军原有的编制进行了整编,还派出被俘的印第安雇佣兵和一名巴西人去找智利军队的司令西拉皮佐少将,表示愿意帮助智利对付秘鲁和玻利维亚军队。西拉皮佐少将大喜,派遣一名少尉化装前往起义部队驻地伊基克矿区,并带来了智利总统的亲笔信,给予所有的太平军将士及其家属以智利国籍,并表示战争结束后将伊基克交给太平军和他们的家属。

图片 3

西拉皮佐少将任命翁德容为少校,陈永碌为上尉,将太平军武装编成智利第6边境纵队
“褐衣军”,命令他们协同智利军在秘鲁塔拉帕卡省的作战,配合伊洛和帕科查港登陆,占领莫克瓜,并和智利军一道攻取伊基克市。

图片 7

印第安人绝不好惹!北美的印第安人真的被一边倒的屠杀吗?

原标题:这个印第安部落专抓白人美女做奴隶,生下白种后代,结果被美国军队彻底铲除

原标题:印第安人绝不好惹!北美的印第安人真的被一边倒的屠杀吗?

1853年,随着美国占领大量墨西哥领土,大批美国移民和当地印第安土著发生了激烈冲突。移民们为了抵御印第安火枪骑兵的攻击,不得不摆出车阵,男女老幼都拿起火枪与印第安人作战。

图片 1

图片 2

所有大国在崛起的道路上,总是不免满手血腥,而美国尤其如此。从18世纪到19世纪,美国的领土从大西洋扩张到了太平洋。在殖民者隆隆的马车声中,无数印第安人成了白人的枪下之鬼。印第安人并不懦弱,为了自由和土地,他们会英勇奋战;印第安人也并不愚笨,他们很快从敌人那里学到了骑术和枪术,成了北美大平原上风驰电掣的火枪骑士。他们来无影、去无踪地攻击,给殖民者带来了难以想象的麻烦。印第安骑士挥舞着火枪和战斧,蹂躏着殖民者们的城镇,无情地掠夺白人的财富,并残忍地割下他们的头皮。所以从一开始,美国与印第安人的战争就不是一边倒的屠杀!而是一场充满着鲜血与眼泪的残酷战争。

然而在很多情况下,这些美国移民因为寡不敌众,被印第安人尽数屠戮,只留下一具具被剥了头皮的尸体。为了报复,美国出动2000民兵和正规军深入密西西比河下游,与经常袭击美国移民的印第安人作战

图片 3

经过搜寻,美军与印第安游牧部落——波查相遇。波查部落是个较大的部落,大约拥有1000多名勇士。他们擅长使用火枪,更擅长骑马,在北美平原上能以狂飙般的速度突袭白人。

绝不好惹的北美洲印第安人

随后,美军与印第安人摆开阵势,印第安人一手拿短斧,一手持火枪,怒吼着向美军杀来。随后训练更加充分的美军摆出线型阵,用步枪和一门轻型火炮拼命阻止印第安人的冲锋。

哥伦布“发现”美洲后,无数的西欧冒险者怀着对于财富、土地的渴望,踏上了美洲这片未经充分开发的热土。同时也开启了原住民印第安人的血泪史。在那个年代,印第安人还处于落后的石器时代,既没有金属武器,更没有大型的驮兽。在伊比利亚殖民者的钢剑火枪面前,他们的兽皮“盔甲”和黑曜石长刀简直不值一提。西班牙、葡萄牙的亡命之徒,可以很轻易地战胜是自己几十倍,甚至击败几百倍的敌人。对于这些孱弱的敌人,仅需要一起骑兵冲锋就够了。印第安人从没有见过马,他们将骑兵看作是半人半马的怪物,只要见到骑兵就会四散溃逃。这使得骑士们可以很容易地纵马狂奔,将可怜的印第安人踩死。并用他们的钢制长剑,将印第安人砍得四分五裂。

随后,美军与冲到面前的印第安人短兵相接。由于美军人数更多,波查部落的印第安人即使再悍勇,也不是对手。经过一个上午的激战,印第安人尸横遍野,美军也有不小的死伤。仇恨的美国人冲入印第安人的营地,肆意地屠杀他们的妇孺,就连小孩和妇女也不放过。

南美的印第安国度——阿兹特科、印加帝国纷纷在西班牙、葡萄牙绝对的军事优势面前败下阵来。更可怕的是,这些印第安人对于旧大陆的疾病毫无抵抗力,天花像一阵死亡旋风一般席卷了南美的印第安人聚居区。成千上万的印第安人死于疾病,而剩下的都沦为殖民者的种植园、矿产奴隶,过着生不如死、猪狗不如的生活。

图片 4

面对残忍的敌人,聪明的印第安人绝不会坐以待毙。生活于北美的印第安人,可不像南边的堂兄弟那样好欺侮。视自由为生命的他们,决不允许自己受到奴役。所以他们仔细地观察着白人的战术,并将白人的骑术、钢铁武器和火器纳为己用。很快,印第安人学会了白人的骑兵战术,并称为呼啸于北美大平原上的强大骑士。印第安人对白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像暴风一样席卷殖民者的据点,并将死亡的疯狂带给这些卑劣的白人。

然而,令美国人惊讶的是,在波查部落里,居然搜出了很多白人。他们全是是妇女和小孩,妇女长相很不错,有一点混血的特征。

1528年,印第安人袭击抵达佛罗里达的奈华斯远征队,殖民者被印第安人杀死大半;1539年西班牙军德索托在墨西哥湾几乎被印第安人全歼,1000余人仅300人生还,德索托也被击毙;到1576年,西班牙殖民者在墨西哥湾的据点几乎全部被印第安人夷平;法国殖民者也在北部被印第安易洛魁部落所击败。

后来,美军盘问这些白人,却发现这些人不会说英语,只会说印第安的土话。后来美军找来了翻译,发现这些白人居然是部落的原住民。

高傲的北美印第安人以自己的勇气守卫着自己的国土,并随时准备给侵略者以重击。然而社会组织十分原始的他们,根本无法阻止殖民点的建设。西班牙人、英国人、法国人纷至沓来,殖民地在大西洋沿岸星罗棋布地建设了起来。一方面,印第安人仇恨于白人对自己土地的侵占;而另一方面,他们又垂涎于白人所创造的物质财富。而白人呢?他们也想得到印第安人肥沃的土地,所以两者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图片 5

图片 6

原来,这些妇女和孩子都是被波查印第安人劫掠的白人妇女的后裔。波查印第安人其实和我国的匈奴、蒙古一样,热衷于掠杀居住于村庄和城市的白人。如果是男人就杀死,取走他们的头皮;如果是女人,就劫回部落当做奴隶,在奸淫之后生下了这些白人。

一场互相屠杀的游戏

早在18世纪末期,波查人就在英国人的支持下,猛烈地劫掠美国边境。

据专家估算,生活在北美洲的印第安人大约有100~400万人,人数远超当时的殖民者。于是,印第安人凶猛地扫荡了殖民者的城镇。

由此可以看出,印第安人和美国人一样,都绝非善类。美国人做出过很多暴行,但印第安人也不遑多让。不过之所以会发生这种相互屠杀的惨案,都是因为殖民者对印第安土地的入侵。从这里看,美国人被印第安人屠杀并不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622年的包哈坦战争中,印地安人摧毁了弗吉尼亚88个移民定居点中的80个,首府詹姆斯顿被夷平;1675年殖民者发起“大沼泽地战役”,以200余人伤亡的代价剿灭近千纳拉干人;而几乎同时,“菲力普王之战”中,万余印第安人在首领菲利普王的率领下,进攻新英格兰,荡平了90个移民定居点中50多个,号称北美历史上印第安人发动的最大战役。在战斗中殖民者死亡数千人,印第安人的伤亡大致是殖民者伤亡的一倍以上。

责任编辑:

然而由于印第安人的社会组织度很低,最终中了狡猾英国人的离间计,终被各个击破,菲利普王也被殖民者所诱捕,最终死在绞架上。但是,印第安人的战争可绝不会因为一个首领的死就停止。

在白人来到美洲之前,印第安各部落就互相攻伐不止。印第安男子都以战士的身份为荣,丝毫不会将掠夺和杀戮视为羞耻。在他们眼中,富庶的欧洲人城镇简直像是一块块鲜美的肥肉。只要有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向欧洲人发动主动进攻。

印第安的骑兵机动性很强,来无影去无踪。所以在欧洲人眼中,印第安人似乎无时无刻地发动进攻,殖民者们为了防御他们不得不修筑大量防御工事。当印第安人来袭,他们就会躲在要塞里,将一切粮食和金银细软全带在身上,战战兢兢地等待那群野蛮人的离去。

果然要塞被攻陷,印第安人会像野狼一样,用最残暴的手段,将城中的男女老幼杀个精光。印第安人会将白人割头皮、挖眼睛,并截断四肢,让他们缓慢而痛苦的死去。

所以,印第安与白人的战争,并非殖民者对土著单方面的屠杀,而是互相屠杀。

图片 7

站错队带来的厄运

17世纪以来,西班牙、英、法等势力相继染指北美洲。为了排除其他殖民者,各国均会与一些当地部落组成军事联盟,并大量援助他们武器和马匹。生产水平低下的印第安人也十分乐于接受他们的“馈赠”,于是印第安人也卷入了欧洲人的大战。在这种情形下,站队就成了关乎印第安部落生死的大问题。

1756-1763年法英两国为主体的“七年之战”,其北美战场易洛魁部落站在英国一边、北方其他部落在法国一边、南方印第安部落则与西班牙一起向英国开战。

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绝大多数印第安部落选择出价更高的英国,从而埋下了他们与美国人的深仇大恨。1778年7月“怀俄明惨案”,以印第安人为主的镇压部队便残忍地屠杀了近四百名拥戴独立的和平居民;而在中部肯塔基,独立军几乎完全是在与印第安人作战,印地安人也屠杀了近千名要求独立的和平居民,手段均为残忍的印第安传统方式。1782年11月,骁勇的印第安人肖尼部落歼灭独立军一支部队,导致克拉克将军率部击溃这个部落并驱逐其到13州以外的西部。带有纪念意味的是,这是北美独立战争的最后一场陆战,它竟然是以打败印第安人帮助殖民者的镇压为结束标志的。

北美13州获得独立后,英、法、西班牙发觉这是人类对殖民主义的首次胜利,它必将导致最后埋葬殖民主义。于是这三个殖民国家联手遏止殖民地独立的浪潮,而代替殖民者开战的却是印第安人。三国向他们提供的武器、金钱,他们便不断地从西部向新生的美国进击,充当殖民者的炮灰。前期的战斗是印第安人的胜利,仅1791年的“圣克莱尔惨败”,美国军队便战死637人、伤263人。

图片 1

一战时期的”俄国美女敢死队”,为丈夫报仇赴前线作战!

原标题:一战时期的”俄国美女敢死队”,为丈夫报仇赴前线作战!

1917年初,被一战拖累至崩溃边缘的俄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与此同时,反战的情绪也在迅速蔓延。终于,在这一年的3月8日爆发了“二月革命”,俄国人民推翻了帝制,之后诞生了一支“妇女敢死营”。

图片 1

建“妇女敢死营”的构想始于西伯利亚地区的一名普通村妇雅什卡。因生活所迫,从5岁起,雅什卡就为地主家做活,因此生得肩膀宽大有力,据说能轻易举起90公斤的重物。

俄国妇女敢死营女兵表演队列

16岁时,雅什卡嫁给了当地一名男子,开了一家小店,过着平淡的生活。

1917年初,被一战拖累至崩溃边缘的俄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与此同时,反战的情绪也在迅速蔓延。终于,在这一年的3月8日(俄历2月23日)爆发了“二月革命”,俄国人民推翻了帝制,之后诞生了一支“妇女敢死营”。

正当雅什卡的生活开始好转时,一战爆发了,她的丈夫应征参军。不出一年,1915年6月,雅什卡接到消息,丈夫在战斗中死了。雅什卡决定赴前线为丈夫报仇。为此,她直接给沙皇发电报,请求参军,后得到了沙皇的批准。

头领是个“女张飞”

雅什卡在前线的两年里,将生死置之度外,像男人一样冲锋陷阵。在白俄罗斯境内的那拉奇湖战斗中,所有的军官都阵亡了,剩下的士兵畏缩不前。这时,雅什卡站了出来,端起枪向前猛冲。在她的号召下,男兵们开始发起冲锋,最后俄军取得了胜利。雅什卡也因此获得了沙皇颁发的圣乔治十字勋章。

建“妇女敢死营”的构想始于西伯利亚地区的一名普通村妇雅什卡。因生活所迫,从5岁起,雅什卡就为地主家做活,因此生得肩膀宽大有力,据说能轻易举起90公斤的重物。

1917年,一战进入第三个年头,俄军中的反战情绪愈来愈强烈。雅什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认为只有勇敢作战,才能拯救祖国。5月中旬,雅什卡向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写信,请求建立一支“妇女敢死营”,到前线参战,以便“为全俄罗斯人树立榜样”。

16岁时,雅什卡嫁给了当地一名男子,开了一家小店,过着平淡的生活。

克氏需要树立这样的榜样,以消除人民心中的反战情绪。于是,1917年5月21日傍晚,雅什卡开始了她的第一次征兵工作。在首都圣彼得堡的马里恩斯基剧场里,雅什卡涨红着脸号召妇女加入敢死营。雅什卡说:“重要的是要让男人们感到羞愧……一两个女兵足以为整个前线树立榜样。”

正当雅什卡的生活开始好转时,一战爆发了,她的丈夫应征参军。不出一年,1915年6月,雅什卡接到消息,丈夫在战斗中死了。雅什卡决定赴前线为丈夫报仇。为此,她直接给沙皇发电报,请求参军,后得到了沙皇的批准。

在雅什卡的号召下,当天就有1500名妇女报名参军,后来又有500人报名。大多数人的年龄在18到30岁之间,有女大学生、贵族女性、职业妇女和农民。她们参军的理由多种多样,根据当时的报道,有的人是因为“爱国”,有的人为了荣耀,有的人则为了摆脱家庭对自己的束缚……其中,更多的人像雅什卡一样,是为了给在战场上死去的亲人报仇。

雅什卡在前线的两年里,将生死置之度外,像男人一样冲锋陷阵。在白俄罗斯境内的那拉奇湖战斗中,所有的军官都阵亡了,剩下的士兵畏缩不前。这时,雅什卡站了出来,端起枪向前猛冲。在她的号召下,男兵们开始发起冲锋,最后俄军取得了胜利。雅什卡也因此获得了沙皇颁发的圣乔治十字勋章。

人员确定下来后,雅什卡带领女兵投入了训练,来自临时政府警卫团的19名男兵担任了妇女营的教官。训练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些队列行进、打靶及夜间行动之类。针对女兵们力气小的特点,临时政府给她们配备了骑兵用的卡宾枪,这种枪比普通的卡宾枪轻5磅左右。于是,在此后的4个星期里,不管刮风下雨,这些剃成光头、穿着男军装的女兵从每天凌晨5点到下午6点都会出现在训练场上。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