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战役

图片 1

绥远抗战时间和经过 35军共毙敌日伪军近万人


绥远抗战从1936年11月15日开始,到12月19日结束。整个抗战又分为红格尔图战斗、百灵庙战斗和锡拉木楞庙战斗。其中尤以百灵庙战斗影响最大,因而人们通常把绥远抗战称作“百灵庙战役”或“百灵庙大捷”。

红格尔图战斗

百林庙又称百灵庙,系达尔罕贝勒庙的转音,始建于清朝康熙四十二年。百灵庙占地面积约8000多平方米,建筑规模宏大、古朴雄伟,由5座大殿、9顶佛塔和36处藏式结构院落组成。各处殿塔雕梁画栋、廊柱林立,墙壁上彩绘着佛经故事,造型生动,构图细腻。清康熙皇帝曾御赐“广福寺”牌匾,悬挂于大图片 1

1936年11月13日,王英所部伪军兵分两路从商都分向兴和、红格尔图进攻。1936年11月15日,伪军1500人进抵红格尔图附近的阳坡村,与驻绥军前哨部队接触。1936年11月16日,伪军向红格尔图猛攻,守军据垒抗击,“战斗二小时,匪死伤六七十名,被击退”,敌攻势顿挫。

红格尔图属绥远陶林县,为千余人口的小镇,西距县城80公里,南离集宁90公里,东距敌伪盘踞的商都30公里,为绥、察交界之要冲,是绥东北的门户,是商都通往百灵庙的必经之地。驻守这里的是骑兵第1师彭毓斌部的3个连。彭毓斌在获悉战讯后即派骑兵第6团增援。1936年11月16日、17日两天中,田中隆吉、王英指挥2个骑兵旅、1个步兵旅向该镇猛扑。守军拼力奋战,红格尔团始终在绥军手中。

傅作义、赵承绶于1936年11月15日午夜到达集宁前线指挥。傅分析各方面的情况后认为:进犯红格尔图的伪军虽非敌之主力,然其诸兵混合,队伍庞杂势众,如敌首战取胜,可增伪军气势,威胁绥省安全,影响晋绥军士气,并能西进绥西,对晋绥军形成危害。于是决定首战应击破红格尔图当面之敌。采其“守点以抑留敌人,集中主力进攻”的作战方针,即“借各城镇之既设工事,以民众守要点,使正规军队机动出击敌之据点”
;或向来犯敌人主动出击,先击一路,各个击破。

1936年11月16日上午,傅作义与赵承绶发出作战命令:由骑兵第1师师长彭毓斌率骑兵4个团,由步兵第218旅旅长董其武率步兵2个团及炮兵1个营,在彭毓斌、董其武统一指挥下,以秘密、迅速的行动歼击红格尔图附近之敌,并限于17日夜间发起袭击。
并调驻丰镇的第68师第401团至大六号,掩护集宁东北一带,支援出击部队。

此时,伪军王英部在前线约三四千人,其一部围攻红格尔图,余分布于土城子、打拉村、台道湾等处。18日凌晨1时30分,晋绥军发起全线攻击,战至上午7时,土城子大部被攻占,红格尔图东、南、北三面之敌向北方逃窜。8时半,骑兵第1师师部进入红格尔图。此役击毙伪军500余人,俘20余人,连同前3天的保卫战,共毙伪军1000余人
。晋绥军从俘虏中找出了王英军的电台台长、日本人牟礼吉和雇员松村利雄
。在红格尔图激战的同时,李服膺部1个团在兴和与敌展开了攻防战,经17、18两日激战,王英部伪军于20日全部退出兴和。

傅作义于红格尔图初战告捷的当晚,乘敌一时难以再犯之机,先发制人,立即发起百灵庙战役。蒋介石也于1936年11月16日从洛阳致电阎锡山:“即令傅作义主席向百灵庙积极占领,对商都亦可相机进拳…非此时乘机占领百灵庙与商都,则绥远不能安定也。
”驻绥军遂准备进攻百灵庙。

百灵庙之捷

百灵庙位于绥远北部,是乌兰察布盟草原上着名的寺庙,距省城归绥约160公里,距武川120公里,四周群山环抱,为喇嘛、蒙牧民聚集中心。有公路北达外蒙古库伦,东通化德,西南接包头,东南连归绥。如果说绥远是连接中国东北、西北的津梁,而“东西策应的根据地就是百灵庙”

百灵庙名义上是国民政府的蒙政会所在地,实际上日本和德王把它经营成进行侵绥战争的后方基地。驻守这儿的有伪第7师约1800人、德王直属骑兵1000余人,另有专任指导的日本军官四五十人。总计约为3000人。同时运来大批的粮秣和装备,“存在庙上的子弹有100万发以上,白面约二三万袋”。

图片 16

还原真实的世界大战,一组少见的一战时期彩色照片

图片 1

法国一直宣称自己拥有欧洲最强陆军,在历次战争中,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组1916年9月拍摄的染色照片,真实记录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凡尔登战役期间,法军的精神面貌和武器装备情况。

战争初期视察前线的德皇威廉二世。

图片 2

图片 3

“凡尔登的胜利者”,法国元帅亨利·菲利浦·贝当,站在自己的座车旁边。

战壕中的法国士兵,战事不紧张只有几个士兵执勤,远处的彩虹应该是后期添加的。

图片 4

图片 5

持续8个月之久的轰炸让凡尔登彻底变成一片废墟。

德军设在战壕中的大口径臼炮,在堑壕战中臼炮之类的曲射武器比普通火炮实用。

图片 6

图片 7

凡尔登附近的304高地。

1913年战前两名帝国士兵荷枪实弹守卫边境,他们和普通步兵以及骑兵不同,他们是可以骑马进入战场的精锐轻装步兵。

图片 8

图片 9

法军的75mm高炮阵地,在2月21日一天时间里,他们就击落了25架德军战机和1个侦察气球。

1915年西线比利时附近,英军士兵在医疗列车旁边给一个受伤的德军战俘点烟。

图片 10

图片 11

沃尔德要塞已经被彻底摧毁,这座要塞1916年6月7日被德军攻占,直到10月才被法军夺回。

1916年索姆河前线,两名英军士兵和两名德军战俘,英军给一个受伤的德军士兵喂水。

图片 12

图片 13

凡尔登北部Die-sur-Meuse的邮政车和救护车。

相遇就是缘分,两名士兵会面握手。

图片 14

图片 15

法军士兵站在被摧毁的德军炮兵阵地前合影。

袋鼠国的士兵在坑道外休息,坑道门口摆着一个袋鼠的标志。

图片 16

图片 4

万历明军在朝鲜干不过丰臣秀吉?

万历朝鲜战役,明朝从中得到了什么?

万历二十年至万历二十六年,东北亚是一个炸药桶,中国、日本、朝鲜三国经历了长达七年的战争状态,中国史称“万历援朝战争”,被定为“万历三大征”之一,日本史称“文禄长庆之役”,曾两度与中朝交战,朝鲜史称“壬辰丁酉之倭乱”,此战乱被朝鲜人视为“万世必报之仇”,总之,这段历史对于这三个国家而言,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迹。

朝鲜 辽东 平壤 日军 日本 明朝 万历 总兵……

十六世纪八十年代,丰臣秀吉基本完成了统一日本的大业,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日本的邻国——朝鲜,当然,更大的野心是在吞并朝鲜后,以朝鲜为跳板,入侵中国,然后构建以北京为核心的“大东亚共荣圈”,他的这个“大东亚构想”的思维可以说极具野心和侵略性。

图片 1

列位看官看到这里,是否觉得和历史上的另一份文件很类似?那就是三百余年后,即一九二七年,由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义一所提出的著名的《田中奏则》:“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则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

万历十五年前后,受全球化贸易起步的影响,东亚地区的交流和碰撞都异常激烈。实力渐强的日本人通过贸易从中国、东南亚以及西欧获得好处之后,慢慢拉近了与中国之间的差距,进而产生了走出海岛,登上东亚大陆的企图。

图片 2丰臣秀吉夙愿建立一个亚洲大帝国,他决心到比日本更广大的空间施展一番。首先要征服朝鲜,再来征服中国,后再征服印度。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刚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不可一世,妄图定都宁波,称霸亚洲,在1592年至1597年之间两次入侵朝鲜,与明朝军队直接对决,在东亚掀起轩然大波,中国史称万历朝鲜战争,朝鲜称壬辰倭乱,日本称文禄庆长之役。

田中义一的思维完全是丰臣秀吉“大东亚构想”的升级版,可见,日本“亡我之心”是百年相继,而朝鲜则成了日本实施侵略的首选目标,根据此后的历史也可以发现,清末,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也是从朝鲜开始的,好了,我们继续谈万历援朝战争。

图片 3

丰臣秀吉绝对是个枭雄,他在入侵朝鲜之前,还专门派使者致书朝鲜国王说:“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而直入于明使四百州溶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意思就是说,我想借你的道,去进攻大明,望你让道包涵,好一招“假途灭虢”之计啊!

列位看官知道,朝鲜没有什么靠谱的军事力量,小西行长、加藤正清等率领二十万日军在釜山登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日军,朝鲜君臣立马吓尿了,不到一个月,大片国土沦陷,两个王子成了俘虏,国王李昖只得向“老大哥”大明王朝求救。

日本入侵朝鲜这件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朝廷的重视,当然这主要是长期以天朝上国自居的惯性思维在作祟,鉴于中朝的特殊关系,明朝只派出了三千多兵马,结果一败涂地,兵败的消息使得朝野震惊,万历皇帝决定抗日援朝,任命宋应昌为“备倭经略”,还特别将在宁夏平叛的总兵李如松召回,专任提督,并让兵部尚书石星负责统筹安排。

万历皇帝在此时体现出了一个中国君王应有的气魄,从大局而言,朝鲜是大明王朝的外围屏障,抗日援朝的决策显然是正确的,但从微观上看,万历皇帝依然有很多不足,他延续了朱元璋疑心、猜忌的基因,但在政治谋略,任人唯贤上,却少有他祖先的英明,至少在用人上就有重大失误。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首先,宋应昌就不是做经略为帅的料,他官至兵部侍郎,素有口才,但是这个人非常迷信,只知道相信鬼神,据史料记载,到了辽东之后,还专门请了一个方士,披发持剑施符演法,指望着天将十万天兵去抵挡那二十万日军,这种人怎能为帅?

其次,石星虽为兵部尚书,但此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在军事指挥上并无长处可言,他还专门派精通日本文化的沈惟敬前往朝鲜,其目的在于争取与日军和谈,可见,他的主要方针是着重与“和”,这与当时的大环境是格格不入的,要知道朝鲜已经基本沦陷,朝鲜国王一再要求明军支援并抗击日军,可明军首战不利,退而求“和”,与全局不利。

倒是总兵李如松,是一个打仗的材料,他是名将李成梁的儿子,须知,张居正当国,就是以戚继光与李成梁守卫北疆,李如松自幼随父征战,久经战阵,作战经验丰富,他正是在宁夏平叛时被召至朝鲜的,更可贵的是他非常熟悉东北及朝鲜一带的地形环境,可以说,他在出征朝鲜的人事安排里,最具有战斗力的。

图片 4丰臣秀吉的政策具有划时代意义,对日本社会由中世纪封建社会向近代幕藩体制转化有一定成就。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这个人事安排,可以看出万历皇帝在抗日援朝的整体策略上,是重援朝而轻抗日,对于战和二策,他始终没有做决断,而朝廷中,如石星等具体负责人,则是主和一派,后来的故事其实很戏剧化,让一代名将李如松首鼠两端了。

沈惟敬在石星的授意下与日军和谈,李如松则趁此机会,率部出其不意,奇袭平壤,一举收复开城、黄海、京畿、江源四道,此役体现出李如松的军事才能,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李如松却因为轻敌冒进,在碧蹄馆遭遇日军伏击而失败,其实此役损失并不大,相比半月前的平壤大捷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由于此役李如松的亲兵损失惨重,至此,李如松再未有进取之意。

图片 3

平壤大捷 一场被明朝“公知”肆意抹黑的战役

碧蹄馆之战的金甲倭将

对于万历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的碧蹄馆会战,明朝言官指着鼻子骂,说这一仗损兵折将,丧师辱国;日本的史学家也扯着嗓子嚷,说“战国英雄”围歼了大明“十万铁骑”。然而史实果真如此吗?

图片 1

战斗的前奏只有一个字—爽。本来,“倭酋”丰臣秀吉吹牛皮,一年灭朝鲜,三年灭明朝,五年征服世界。朝鲜人也不争气,被日军砍得东倒西歪。谁知平壤会战一声炮响,大明虎师从天而降,于是,无数日军没了命。接着,东亚战争史上最奇特的一幕出现了,大明军队打到哪里,哪里的日军就立刻撒丫子逃,甚至大明军队还没到,日军就已经没了影,漫山遍野的朝鲜战场,一个或者几个明军斩俘几十甚至几百日军,是每天都会出现的场景。而且,追击的明军总数不到五万,逃命的日军总数不下20万。

彼时明军的统领是辽东提督李如松,在节节胜利的形势面前,他得意扬扬地下令:全军火速开进,快速追击。直到1593年一月二十四日。

这天,起初的一切都很平常,明军的大部队越过“三八线”,渡过临津江,分路追击斩杀逃命的日军,并且向着一个大目标—收复王京挺进。那里有日军残存的五万部队,把他们赶尽杀绝,是所向披靡的李如松及数万明军共同的梦想。

可满怀梦想的他们忽略了一件事:明军突进过快,粮食弹药供应不上不说,朝鲜地区穷得掉渣,连战马的草料都无法保证,长久下去,弹尽粮绝的明军很可能不战自溃。对此,李如松应对明确:速战速决。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被逼到死亡边缘的日军。于是,在王京城下,日军瞪起血红的眼睛,默默地刨陷阱,等着追击上来的明军摔惨,然后好扑上来咬一口。明军很快就接到了观察哨报告,说临津江南发现数千日军散兵,正愁捞不到仗打的将士们兴奋了,先锋查大受火速出击。第二天,苦苦等待战报的李如松得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消息—歼敌600,敌大溃,查大受正火速向王京开进。

春风得意的李如松立即做出了判断:日军彻底崩溃了,收复王京,将兵不血刃……于是,2000骑兵跟着李如松,沿临津江向王京进发,一路上到处是倒毙的日军尸首。走到距离王京90里的马山馆时,李如松的战马长嘶一声,奋起前蹄,险些将他颠下马来。

李如松想起了平壤战役时也是战马突然长嘶,奋起前蹄,然后,一颗日军的火枪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稍作思虑的李如松转过头,对副将杨元下了一道命令:“我带1000人先行,你随后跟进。”

彼时,距离李如松30里的碧蹄馆,一场地狱般的苦战正在进行。查大受打疯了,沿临津江狂奔,一路追一路打,却见日军越打越多,杀到碧蹄馆才发现,这是四万名全副武装、恭候已久的日军主力。

图片 2

兵力处于严重劣势且弹药给养严重不足的3000明军,冷静地结阵、布防,密集的战车环绕成工事,冰冷的佛朗机炮口指向敌人的前沿。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占据地利优势和兵力绝对优势的两万日军,竟然死活冲不开明军的防御,于是日军总司令决定拼消耗。

突然,一支明军骑兵冲开日军的外围包围圈,杀了进来。查大受定睛一看,冲进来的是李如松,外带他的1000近卫骑兵。接着,李如松钢刀出鞘,发布了一条让战场上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命令:全军准备,向敌人发起反冲锋!

很快,李如松找到了日军的薄弱环节—左翼,重拳狠狠地打下去,日军登时阵脚松动,死伤无数。趁此机会,4000明军骑兵轮流冲锋,交替掩护,终于在密密麻麻的包围圈中撕开了一个求生的口子。一路冲杀间,明军成功集结到了碧蹄馆北的惠阴岭,这是突围道路的最后一道关口,冲过去,就可全身而退。可这也是一片险地,两面是山谷,中间是稻田,骑兵的速度优势根本无从发挥,可就在这时,日军从侧后杀来,断掉了退路……而面前,日本三路大军正围逼过来。由此,造成了李如松后来写给万历皇帝报告里的一句动人心魄的情景:“围匝数重。”

可“围匝数重”还是给打了回来,最惊险的一刻,一位日军将军挥刀直袭李如松,幸好李如松的弟弟眼疾手快,将其一箭射杀。大难不死的明军精神大振,奋勇抵抗,日军的冲锋终于又被打了回来。攻击受挫不说,几个日军将领纷纷表示伤亡惨重,要求退出战斗。

图片 3

日军攻不进,明军冲不出,战争再次陷入僵局。就在这时,外围喊杀声大起,杨元率援兵到了,日军瞬间崩溃,争相逃命。

16世纪中日之间最大规模的野战落下帷幕,之后,日军落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畏惧明军如虎。不久后,明军兵临王京城下,12万日军面对四万明军,竟如缩头乌龟般不敢出战,最终不战而逃,明军兵不血刃收复王京。朝鲜战争第一阶段就此结束。

战争结束了,口水却没完,遍查当时明朝言官的奏折,大骂此战的大有人在,甚至有人张口就说此战明军伤亡数万。日本的某些历史学家更是敢吹,明明是几万人被几千人打跑,却信口开河把中国的参战人数说成十万人。

于是,误解、歪曲、吹牛,凝成了今天史书上的“碧蹄馆之败”。

汉城以北十五公里,葱茏的小山丘,今天驻韩美军重点防御的三七线“警备区”,大韩民国首都的门户,很重要的战略位置,很久的被淡忘的名字——碧蹄馆。

今天很重要,四百年前一样很重要,四百多年前,那个今天被日本游戏吹捧成神的丰臣秀吉的侵朝大军,正是兵不血刃占领首尔后,翻越这条山丘,继续兵不血刃的席卷北朝鲜,然后遇到了一个更狠的对手——-大明,被兵不血刃的打惨,撒丫子顺着原路往南逃,直逃到朝鲜半岛南部海边,关门打狗般硬挺到最后,终挺成露梁海域日本鬼子浮尸万里。这是1592-1597年的抗倭援朝战争,万历皇帝诏书中“犯强汉者,虽强必戮”的豪言,中国军人扬威异域的杰作。

说杰作,自然少不了一连串的胜仗:平壤大捷,龙山大捷,王京收复战,露梁海大捷……串联着炮火连天的岁月。李如松,李舜臣,吴惟忠,陈寅,骆尚志,祖承训,陈麟,邓子龙……刀光血影中一个个流光溢彩的姓名。金戈铁马的战争大片里,却独独遗忘了一个沉默的角落——-碧蹄馆。和一场被遗忘的战斗。

大明万历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四日,碧蹄馆会战。

说遗忘貌似不切实际,前代后世,指手画脚的不少,明朝言官指着鼻子骂,说这一仗损兵折将丧师辱国,日本的历史学家扯着嗓子嚷,“战国英雄”围歼了大明“十万铁骑”,可是中国的大多数历史书里,说到此战不约而同的用一个词:碧蹄馆之败。

既然是“败”,那在杀得日本鬼子尸横遍野的朝鲜战场上,当然就扎眼,扎眼了自然就不好意思提,不要意思提也就越提越少,波澜壮阔的战斗,流光溢彩的英雄,偏掺进这么个“败”,寒碜。

寒碜吗?不妨揭开尘封四百年的幕角,瞅一眼那场被遗忘的血肉相搏,沙场上铁板钉钉的事实面前,谁寒碜?我们?还是日本人?

战斗的前奏只有一个字——爽。

简单的说就是中国人爽,日本人仓皇,漫山遍野间,中国军人提刀杀得爽,日本人脚底抹油撒丫子逃得仓皇。

能不仓皇么,本来“倭酋”丰臣秀吉牛气哄哄,一年灭亡朝鲜,三年灭亡中国,五年征服世界的牛皮扯得响。“倭酋”扯牛皮,下面人当然自我感觉良好,朝鲜人又不争气,几个月来日本“战国英雄”们砍瓜切菜般的正杀得欢,谁知道平壤会战一声炮响,大明虎师从天而降,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日本人:吹牛,是要上税的。

这“上税”,不是收钱,而是收命。于是,无数日本鬼子没了命。

咋保命?跑吧,东亚战争史上最奇特的一幕出现了,大明军队打到哪里,日本鬼子就立刻撒丫子逃,甚至大明军队还没追到,当地的日本鬼子已经没了影,漫山遍野的北朝鲜战场,一个或者几个中国兵,斩俘几十甚至几百日本鬼子,是每天都会出现的场景,很平常。

追击的大明军队,总数不到五万,逃命的日本鬼子,总数不下二十万。

彼时大明军队的统领,就是辽东提督李如松,这是东北的游牧部落听到就打哆嗦的名字,手握着大明最精锐的军队——-辽东铁骑。数日前,成功导演了16世纪最精彩的城池攻防战——-平壤大捷,歼灭日军数万。这是彼时朝鲜战场上最狠的人。

最狠的人当然干最狠的事,节节胜利的形势面前,得意洋洋的李如松下令:全军火速开进,高速追击。

于是从1592年12月25日跨过鸭绿江,几十天来,中国军队追得爽,杀得爽,日本鬼子逃的仓皇,直到1593年1月24日这一天。

这一天起初的一切都很平常,明军的大部队越过“三八线”,度过临津江,分路追击斩杀逃命的日军,并且向着一个大目标——-收复王京挺进。那里有日军残存的五万部队,拿下他,歼灭他,把日本鬼子赶尽杀绝,是所向披靡的李如松,还有所向披靡的数万大明军人,心中共同的梦想。

可满怀梦想的他们忽略了一件事:危机正如阴云一般笼罩下来。

跑的太快会摔跟斗,打仗也是这样,明军突进过快,粮食弹药供应不上不说,朝鲜地区穷得掉渣,连战马的草料都无法保证,长久下去,弹尽粮绝的明军很可能不战自溃。对此,李如松应对很明确:速战速决,尽快解决战斗。

满怀梦想的他们也忘记了另一件事:眼前有陷阱。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况且日军不是兔子,是狼。兔子急了会咬人,狼急了会耍诈。

于是,就在首尔城下,败退下来的日军们,狼一般瞪起血红的眼睛,回望明军高歌猛进的滚滚征尘,默默的刨陷阱,等着追击上来的明军摔一个惨,再扑上来反咬一口。

所以明军很快就接到了观察哨报告,临津江南发现数千日军散兵,正愁捞不到仗打的将士们兴奋了,先锋查大受火速出击,3000辽东铁骑杀1000鬼子,也就历史的一瞬间,灰飞烟灭。

可查大受不满足,还有逃跑的?追。越追越远,远的看不见了……

第二天,苦苦等待前锋战报的李如松得到了他期待已久的消息——歼敌六百,敌大溃。先锋正火速向首尔开进,收复首尔指日可待。

春风得意的李如松做出了判断,日军彻底崩溃了,正在全线溃逃,收复首尔,将兵不血刃……

那就快行动,两千骑兵跟着李如松,沿临津江向首尔进发了,一路上到处是倒毙的日军尸首,横七竖八的鬼子旗,眼看着走到距离首尔九十里的马山馆,死一般的寂静里,却突然听得一声长嘶划破暴风雨前的沉默,李如松的战马奋起前蹄,险些将他颠下马来!

李如松想起来了,平壤战役时,也是战马突然长嘶,奋起前蹄,然后,一颗日军的火枪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去,这一次……

稍作思虑的李如松转过头,对副将杨元下了一道命令。

我带一千人先行,你随后跟进。

策马向前,远眺南方,查大受,你在哪里?

彼时,距离李如松三十里的碧蹄馆,一场地狱般的苦战正在进行。

查大受打疯了,沿临津江狂奔,鬼子逃兵?干掉!十时连久的500步兵?干掉!立花宗茂的2000精锐?干掉!一路追一路打,却见得日本鬼子越打越多,像地里的韭菜一样,杀完了又一茬一茬疯长,杀到碧蹄馆,终于发现,这是四万名全副武装,恭候已久的日军主力。

顺便说一句,日军此战的作战目标,绝不是查大受的先头部队,而是李如松的主力部队,可计划赶不上变化,明军太生猛,做饵的日军几下子就打光,眼瞅着明军红着眼睛杀奔来,不打也要打了。

深陷重围,后路被断,弹药给养即将枯竭,三千明军,陷入彻头彻尾的绝地。

两万日军发起了冲锋,参战的部队如果拉花名册,是一个今天日本战国游戏里耳熟能详的全明星阵容:立花宗茂,小早川景隆,小早川秀包,吉川广家……基层将领里也有拉风的,比如赫赫有名的“贱岳七本枪”,都是后来被吹捧成神仙的人物,兵自然更不用说,各个打仗不怕玩命。都是日军压箱底的本钱!

明军的阵容就黯淡多了,查大受说破天也就是李如松家里的老家仆,至于参战的官兵,更都是无名小辈。若写史书,尽是跑龙套的角色。

两万明星阵容,面对三千龙套,亮起寒光闪闪的屠刀,发起决死的冲锋,清算二十多天被杀惨了的账,灰飞烟灭,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

然后就是一瞬间,日军得到了回答——-猛烈的还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