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万人

图片 1

绥远抗战时间和经过 35军共毙敌日伪军近万人


绥远抗战从1936年11月15日开始,到12月19日结束。整个抗战又分为红格尔图战斗、百灵庙战斗和锡拉木楞庙战斗。其中尤以百灵庙战斗影响最大,因而人们通常把绥远抗战称作“百灵庙战役”或“百灵庙大捷”。

红格尔图战斗

百林庙又称百灵庙,系达尔罕贝勒庙的转音,始建于清朝康熙四十二年。百灵庙占地面积约8000多平方米,建筑规模宏大、古朴雄伟,由5座大殿、9顶佛塔和36处藏式结构院落组成。各处殿塔雕梁画栋、廊柱林立,墙壁上彩绘着佛经故事,造型生动,构图细腻。清康熙皇帝曾御赐“广福寺”牌匾,悬挂于大图片 1

1936年11月13日,王英所部伪军兵分两路从商都分向兴和、红格尔图进攻。1936年11月15日,伪军1500人进抵红格尔图附近的阳坡村,与驻绥军前哨部队接触。1936年11月16日,伪军向红格尔图猛攻,守军据垒抗击,“战斗二小时,匪死伤六七十名,被击退”,敌攻势顿挫。

红格尔图属绥远陶林县,为千余人口的小镇,西距县城80公里,南离集宁90公里,东距敌伪盘踞的商都30公里,为绥、察交界之要冲,是绥东北的门户,是商都通往百灵庙的必经之地。驻守这里的是骑兵第1师彭毓斌部的3个连。彭毓斌在获悉战讯后即派骑兵第6团增援。1936年11月16日、17日两天中,田中隆吉、王英指挥2个骑兵旅、1个步兵旅向该镇猛扑。守军拼力奋战,红格尔团始终在绥军手中。

傅作义、赵承绶于1936年11月15日午夜到达集宁前线指挥。傅分析各方面的情况后认为:进犯红格尔图的伪军虽非敌之主力,然其诸兵混合,队伍庞杂势众,如敌首战取胜,可增伪军气势,威胁绥省安全,影响晋绥军士气,并能西进绥西,对晋绥军形成危害。于是决定首战应击破红格尔图当面之敌。采其“守点以抑留敌人,集中主力进攻”的作战方针,即“借各城镇之既设工事,以民众守要点,使正规军队机动出击敌之据点”
;或向来犯敌人主动出击,先击一路,各个击破。

1936年11月16日上午,傅作义与赵承绶发出作战命令:由骑兵第1师师长彭毓斌率骑兵4个团,由步兵第218旅旅长董其武率步兵2个团及炮兵1个营,在彭毓斌、董其武统一指挥下,以秘密、迅速的行动歼击红格尔图附近之敌,并限于17日夜间发起袭击。
并调驻丰镇的第68师第401团至大六号,掩护集宁东北一带,支援出击部队。

此时,伪军王英部在前线约三四千人,其一部围攻红格尔图,余分布于土城子、打拉村、台道湾等处。18日凌晨1时30分,晋绥军发起全线攻击,战至上午7时,土城子大部被攻占,红格尔图东、南、北三面之敌向北方逃窜。8时半,骑兵第1师师部进入红格尔图。此役击毙伪军500余人,俘20余人,连同前3天的保卫战,共毙伪军1000余人
。晋绥军从俘虏中找出了王英军的电台台长、日本人牟礼吉和雇员松村利雄
。在红格尔图激战的同时,李服膺部1个团在兴和与敌展开了攻防战,经17、18两日激战,王英部伪军于20日全部退出兴和。

傅作义于红格尔图初战告捷的当晚,乘敌一时难以再犯之机,先发制人,立即发起百灵庙战役。蒋介石也于1936年11月16日从洛阳致电阎锡山:“即令傅作义主席向百灵庙积极占领,对商都亦可相机进拳…非此时乘机占领百灵庙与商都,则绥远不能安定也。
”驻绥军遂准备进攻百灵庙。

百灵庙之捷

百灵庙位于绥远北部,是乌兰察布盟草原上着名的寺庙,距省城归绥约160公里,距武川120公里,四周群山环抱,为喇嘛、蒙牧民聚集中心。有公路北达外蒙古库伦,东通化德,西南接包头,东南连归绥。如果说绥远是连接中国东北、西北的津梁,而“东西策应的根据地就是百灵庙”

百灵庙名义上是国民政府的蒙政会所在地,实际上日本和德王把它经营成进行侵绥战争的后方基地。驻守这儿的有伪第7师约1800人、德王直属骑兵1000余人,另有专任指导的日本军官四五十人。总计约为3000人。同时运来大批的粮秣和装备,“存在庙上的子弹有100万发以上,白面约二三万袋”。

热河抗战时间及经过 东北军抗击日伪军十余万人

日军进攻热河,左下方是被日军杀害的我国农民

战前准备

1933年2月17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下令进攻热河,令第六师团主力于2月23日从打通路沿线出发,向天山下洼、朝阳一线进攻,尔后向赤峰及林西、多伦方面扩展;以一部兵力从朝阳寺附近出发,向赤峰方面进攻;以一部兵力控制界岭口、冷口、喜峰口等长城要隘,掩护主力攻占承德、古北口。

1932年,张学良严令汤玉麟不准投敌的同时,将东北军缪澄流旅、孙德荃旅和黑龙江省第二十九旅、三十旅调往热河,加强防守,并从10月开始构筑工事,经三个月于年末基本完成。1933年初,张学良调四十一军孙殿英部进驻赤峰,并以东北民众抗日后援会的名义,收编进入热北林东、开鲁,热东下洼、阜新等地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前后共收编七个团。2月初,日军加紧准备进攻热河,张学良决定成立两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由他自己自兼,主要指挥东北军王以哲、丁喜春、缪澄流、孙德荃等旅和黑龙江省军第二十九旅、第三十旅,约3.5万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由张作相担任,副总司令为汤玉麟,指挥孙殿英第四十一军、汤玉麟第三十六师两个旅和张廷枢第十二旅,以及热河境内的东北义勇军,约7万多人。

18日,宋子文偕张学良到热河视察。宋对热河守军说:“本人代表中央政府,敢向诸位担保,吾人决不放弃东北,吾人决不放弃热河,纵令敌方占我首都,亦无人肯作城下之盟。”张学良要求大家誓守热河,雪“九.一八”之耻。同日,27名东北军将领由张学良领衔从承德发出通电:“时至今日,我实忍无可忍,惟有武力自卫,舍身奋斗,以为救亡图存之计。”呼吁全国一致支援。

两集团军的作战地界限划分是:以朝阳、建昌、凌源、平泉至承德的公路为界,以南为第一集团军作战地,以北为第二集团军作战地。中方合东北军各部及东北义勇军共20多万人。1933年1月28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在新京下达466号作战准备令,完成了军事部署。
2月17日,武藤信义下达了473号攻击令,决定2月23日开始军事进攻。2月18日,张学良、张作相、汤玉麟、万福麟、宋哲元等27名将领在承德发出热河抗日通电。2月21日,日军开始攻入热河,企图逼迫中国守军投降。武藤信义于22日下达最后通牒,要求驻热河的中国军队全部撤出。2月23日,日本要求中国撤出热河军队遭拒。2月24日,日军兵分三路开始大规模进攻。

23日,日本驻南京领事上村就日军侵入热河事,向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罗文干面递日政府备忘录称:“热河省内张学良军及其他反满军队之存在,不但与满洲国主权抵触,且与热河省治安恢复不能两立。”说日军进攻热河系“因张军等留驻热省内,不得已而出此”,其责任“应由中国方面负担”。并威胁说,如果张学良等部武力抵抗,“则难保战局不及于华北方面”。

战役爆发

在前线与敌作战的中国战士民众抗日义军王显亭在通辽阵地

1933年2月21日,在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指挥下,以张景惠为“满洲国讨热军总司令”,大本营设在锦州,日伪军总共达10万余人,兵分三路:北路以日军第六师团和伪满洲国军张海鹏、程国瑞部组成,由通辽出发,攻开鲁、新惠、建平,目标赤峰,之后南下承德;东路以日军第八师团和伪满洲国军李寿山部组成,由锦州出发,沿锦朝线进攻北票、朝阳、叶柏寿,最后向承德进犯;南路由日军第七师团、第十四师团、骑兵第四旅团和第八师团一部,另有伪军丁强部,从绥中出发,向建昌、凌源、平泉进攻,再向承德进犯。

此外,侵占长城沿线的日军第八师团一部和驻山海关守备队组成一个支队,由古北口出发北上,直犯承德[3]
。针对日伪军三路侵犯热河,东北军也分三路应战:北路开鲁至赤峰一线,由孙殿英部和热河省军骑兵第十七旅崔兴五部防守,东北义勇军冯占海、李海青、刘振东等部协助战斗;东路北票至朝阳、建昌一线,有黑龙江省军第十三旅于兆麟部、热河省军步兵第三十八旅董福亭部和退入该地区的东北义勇军李春华、唐聚五部;南路凌源至平泉、承德一线,由东北军第十六旅缪澄流、第八旅丁喜春、第十九旅孙德荃和黑龙江省军第十九旅王永盛等部防守[4]

战役过程

图片 10

7天发射150万发炮弹,134万人丧生,简直是人间地狱

图片 1

图片 2

1917年6月,英军士兵在前线装扮成德军庆祝胜利。

索姆河会战之所以出名,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被称为陆战之王的坦克首次登上了战争舞台,似乎更加引人瞩目,因为它昭示了一个新的时代,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到来。

图片 3

1916年初,平静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正在酝酿着更大规模的厮杀。当德军把进攻地点选择在凡尔登的时候,英、法方面却把目光盯在了法国北部的索姆河地区。这里地形凹凸不平。丘陵起伏,沼泽密布,利于防守而不利于进攻。但作为协约国1916年战略总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法军指挥官霞飞和英军指挥官黑格仍把进攻地点选在这里,目的是突破德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以便转入运动战,同时减轻凡尔登方向德军对法军的压力。

战壕中的协约国士兵躲在猫耳洞中写信。

图片 4

图片 5

展开剩余79%

第三次伊普尔战役中梅西讷附近被英军摆在战壕尽头的死亡德军青年。

当面的德国守军是别洛夫指挥的第2集团军,第1线兵力为9个师,预备队4个师,以后又增加到67个师。他们依托有利的地形早已构筑了号称“最坚强的”防线,主要阵地有坚固的坑道工事,阵地前面有多层铁丝网,防御堡垒逐个升高,协约国的进攻者必须冒着火力一级一级地爬上来,在一些丘陵地带的据点,还有蜂窝状的钢筋混凝土重炮炮位、横断交通壕和防御地堡。

图片 6

法军本是这次进攻的主力,但因凡尔登方向动用了大量兵力,被迫改为以英军为主。协约国最初在这里投入了39个师,但战役的规模大大超出原来的预料,以后他们不得不增加到
86
个师。按计划,英军25个师在索姆河北岸地区进攻,法军14个师在英军右侧进攻。英、法两军共抽调了3500多门火炮和300多架飞机参加会战,无论步兵、炮兵和空中力量
都占有明显优势。为了协调行动,他们还规定了每次进攻的到达线,不能自行超越。

一名协约国士兵在抚摸一只炮弹上的猫咪,打仗还不忘撸猫。

图片 7

图片 8

6月24日,协约国对德军防线进行了雷鸣般的炮兵弹幕射击,在7天的炮火准备中,英、法军发射了150万发炮弹。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场面,许多协约国士兵在夏夜里爬出他们的战壕,就是要亲自看看在敌人阵地上像星星那样闪亮的爆炸。当天,法军和主攻方向上的英军都突破了德军第一道阵地。但由于英军以密集队形慢步前进,在德军机枪和炮兵猛烈火力
的打击下,成千上万的士兵倒了下来,仅第一天就伤亡6万多人。

1916年8月7日法国恩格贝尔默小镇上英军炮兵正在为15英寸榴弹炮装弹,准备轰击德军。

7月3日,英
、法军在付出了重大伤亡的情况下,占领了德军的第二道阵地,但由于其企图通过消耗德军兵力来达到突破的目的,所以战术突破未发展为战役突破。而德军则利用对方进攻的间歇,迅速调集兵力,加强纵深防御,并在一些地段上实施反击。此后,英、法军又发起了两次大规模的进攻、但仅向德军纵深推进了不到4公里。

图片 9

图片 10

一名英军士兵在大量的大口径炮弹之中,其中一枚炮弹上写着“杰瑞的礼物”。

9月中旬以后,双方都有新锐部队投入战斗,战役的规模更加扩大,英军方面的新式武器坦克,也装备到了部队。9月15日,英军发动大规模攻击,并首次使用了坦克,由于技术不完善,出动的49辆中,到达战场的仅18辆。即便如此,也对攻击进程产生了明显的影响。在坦克的支援下,英军步兵5小时内在10公里宽的正面上向前推进了近5公里。这个战果以往要耗费几千吨炮弹,牺牲几万人才能取得。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