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后期汉族冬时节俗

清代后期汉族冬时节俗

1冬至大如年
十月初一日,南方名曰‘十月朝’,《说杭州》曰:杭州例行城隍会……即为赈济孤魂者。此日,朝廷则要颁新时宪书,大小书肆出售宪书,街巷间亦有负箱唱卖者。
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
冬至,在南方是个大节,有冬至大如年之说。杭州,前一晚,泛扫内外各地,谓之扫隔年地,以冬至日不扫地也。又以欢喜团(其制杵炭屑而范之,上下合
成,圆而有扁势),炽红置铜鼓中,安放房中,谓之锹隔年铜鼓儿。是日早晨吃年糕,并供祖宗,佐以开缸之冬咸菜。是日作享之祭品,必用包头鱼。又以陶箩实以
米,上铺年糕、桔子、黄菱肉等,再以红绿丝扎成之花朵如扇形者,插其上,名曰供年饭,亦曰聚宝盆也。典当中之向例,岁终甄别人员,不必明言,是日膳食时,
但以包头鱼之头紧对某人,则某人即可自行离店矣。苏州,郡人最重冬至节。先日,亲朋各以食物相馈遗,提筐担盒,充斥道路,俗呼‘冬至盘’。节前一夕,
俗呼‘冬至夜’。是夜,人家更速燕饮,谓之‘节酒’。女嫁而归宁在室者,至是必归婿家。家无大小,必市食物以享先,间有悬挂祖先遗容者。诸凡仪文,加于常
节,故有冬至大日年之谚。
比户磨粉为团,以糖、肉、菜、果、红豆沙、罗卜丝等为馅,为祀先祭灶之品,并以馈贻,名曰‘冬至团’。并有拜冬之风
习,朝士大夫家,拜贺尊长,又交相出谒。细民男女,亦必更鲜衣以相揖,谓之‘拜冬’。
2腊月交平安米与吃腊八粥
十二月初一日,杭州此日起,居家要交平安米,《说杭州》曰:是月初一日起,每晚,必有人以木板相击,周走而呼,其词曰:‘奉宪传谕,寒冬腊月,楼
上楼下,灶前灶后,鸡钟焙笼,一街两岸,家家户户,火烛小心。’此呼者为本里地保,大街小巷,无不遍及。每五日,向各家取米少许,谓之收平安米,或予以钱
亦可。此法原于清初之徇火令,此即所谓徇火也。杭城多火患,冬日天干风燥,容易惹火,故日日申儆之。此日起,家家都要打扫宇舍,谓之掸尘,《说杭
州》又曰:是月自初一起,必择历书上宜于扫舍宇之日,而扫舍宇。杭俗谓之‘掸尘’。扎竹枝为大帚,承之以竿,屋角檐隙,无不加以扫除;桌椅什物,无不加
以洗涤,预备过年。一年之中,清洁惟此一次也。房屋多者,分期为之,大率多在二十日以前。此项竹帚,即以为谢灶及请年纸时送神引火之用,亦取其爆裂有声,
如爆竹也。
十二月初八日,俗称为腊八,居民以菜果入米煮粥,谓之‘腊八粥’;或有馈自僧尼者,名曰‘佛粥’。杭州腊八粥要贻亲友。此日妇女有‘烧里八寺香’之举,即早起到城里的八座寺庙依次烧香。
钟毓龙:《说杭州》。
二月十九日,官府各衙门要封印。《燕京岁时记》曰:每至十二月,与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四日之内,由钦天监选择吉期,照例封印颁示天下,一体遵
行。封印之日,各部院掌印司员必应邀请同僚欢聚畅饮,以酬一岁之劳。故每当封印已毕,万骑齐发,前门一带,拥挤非常,园馆居楼,据无隙地矣。印封之后,乞
丐无赖攫货于市肆之间,毫无顾忌,盖谓官不办事也。封印之后,京师梨园戏馆择日封台,八班合演,至来岁元旦才赐福开戏。
富察敦崇:《燕京岁时
记》。江南地区开门授徒之塾师与人家延聘教读老夫子,均于此时散学,名曰解馆。商家一年三节收帐,惟年关节帐为大结束,不能稍有通融。故二十日为止帐之
期,以后须清理前帐,交易以现钱,不能赊欠矣。 钟毓龙:《说杭州》。
3腊月送灶和除尘 十二月二十三日,谓灶
神生日,各地要送灶,亦谓之谢灶。京师祭灶,《燕京岁时记》曰:二十三日祭灶,古用黄羊,近闻内廷尚用之,民间不见用也。民间祭灶惟用南糖、关东糖、唐
饼及清水草豆而已。糖者所以祀神也,清水草豆所以祀神马也。祭毕之后,将神像揭下,与千张、元宝等一并焚之。至除夕接神时,再行供奉。是日鞭炮极多,俗谓
之小年下。
南方送灶,《说杭州》曰:杭州用善福竹灯一,糊以红纸,以竹筷一双为轿杠,亦糊以红纸,盖以此为灶司之轿也。送灶时,
祀之以三果三素。三果者,福桔、黄菱肉、荸荠;三素者,香菇、木耳、千层,而千层必折成元宝形,黄菱肉亦形似元宝,大都总想发财耳。此外必不可少者为灶
糖,以
作粽形,或条形,为有名年货之一,平时所无。……又有一物曰节节糕以粉米为之,作宝塔形,再以炒青珠豆一盘,共为九盘,又供茶三杯,小汤团三杯,
亦有不用酒者。……俗谓灶神司察一家之恶,至此日上奏天庭,所以须醉之者,使其隐恶扬善,媚灶之一法也。祀之时,在是日下午,迨暮而送之。杭俗谓送灶时
迟,则娶媳可以得美妇,故送灶多在既昏以后,……送之时,先以细柴架井字形于庭中,而佐以易燃之物。灶神马及旁悬之花元宝,置于轿上,而坐之井中。焚化之
时,必燃放鞭炮双响,故是日黄昏前后,爆竹之声不绝于耳。亦有不用爆竹者,谓之闷声大发财。善富灯中承油之半筒,膏油浸渍,极乃燃烧,则取而知之灶门之
内,名曰送元宝,期来年之利市也。 除夕将近,各地均要除尘。光绪《祥符县志》曰:当除之夕也,洒扫庭阶,陈设供奉,入更后,启外门鞠躬迎神以入,奉爵以安神位献岁三日,不敢洒扫,虑尘神几筵也。
4除夕酬神祈福成主俗
腊月二十日以后,南方各地,家家户户例须酬神,俗谓请年纸,亦曰请菩萨,殆由古之腊祭演变而来。浙江杭州一带,酬神之祭品,富有之家,必用腌猪头
一个,腌透悬于风日之处,至是则熟而荐之,以其形似,名曰元宝肉,……元宝肉之两旁,佐以煮熟全鸡一只或两只,及鲜活之鲢鱼两尾,其旁各置厨刀一柄,备神
之自割也,是谓三牲。……更佐以十六盘:荔枝、桂圆、核桃、红枣、柿饼、红桔、荸荠、黄菱肉、年糕、粽子、豆腐、羊血、盐、米、香菇、木耳。……祭神之
时,所有悬挂之满堂红、立台各灯,均燃以红烛。神堂、祖先堂前亦如之,惟男子拜而妇女不预。……祭毕之后,又盛饭两大碗,上作圆形,是曰请祖宗散福也。亦
有籍此邀亲友宴饮者,名曰饮散福酒。……祀毕送神之时,多有施放双响与鞭炮者,故自二十以后,爆竹之声连日不觉,如遇吉日,更可通宵不绝。杭人于此数日中
相见,必以是否请过年纸为问,诚重之也。惟有丧者之家,在服未除以前,此礼则不举行。
腊月二十以后,坟亲来送柏树枝(柏叶带子,缚
竹签上),缀以千日红,金色灯花衣,短者尺咫,长者一管为一对,即以置家堂中,或兼送所自制之年糕、团子等,例须酬以钱物。自二十日以后,南方店家店员手
持经折,向各处收赊欠者,络绎于道。一次不付,则继续收之,以至于多次。至除夕之夜,为最后之期,索欠尤急。是夕,各商店通宵不闭,索欠者亦往往奔走,以
至于黎明。虽然至黎明,而手中所持之灯笼,仍燃烛而不能熄灭。如熄灭则自承已为元旦,不能复索欠矣。至于寻常负债之家,除夕为债家所逼,尤为难过,往往躲
之寺院庙观。 在北方,除夕夜有
岁之俗,除夕自户庭以至大门,凡行走之处遍以芝麻秸撒之;户内要装饰摇钱树,取松柏枝
之大者,插于饼中,缀以古钱,元宝、石榴花等,谓之摇钱树;家内要挂千,用吉祥语镌于红纸之上,长尺有咫,粘之门前,与桃符相辉映。其上有八仙
任务者,乃佛前所悬也。是物民户多用之,世家大族鲜用之者。其黄纸长三寸,红纸长寸余者,曰小挂千,乃市肆所用也;要彻夜焚藏香,所谓藏香者,乃
西藏所制,……每届岁除,府第朱门,焚之彻夜,檐牙屋角,触鼻芬芳;要设天地桌,每届除夕,列长案于中庭,供以百分。百分者,乃诸天神圣之全图
也。百分之前,陈设蜜供一层,苹果、干果、馒头、素菜、年糕各一层,谓之全供。供上签以通草八仙与石榴、元宝等,谓之供佛花。集接神时,将百分焚化,接递
烧香,至灯节而止,谓之‘天地桌’。所设之年饭也颇具特色,年饭用金银米为之,上插松柏枝,缀以金钱、枣、龙眼、香枝、破五之后方始去之。
富 察敦崇:《燕京岁时记》。
杭州除夕要挂祖宗图像,《说杭州》曰:除夕之事甚多,一曰挂遗像,祖宗遗像,俗名真纸,或作神子,择一
室,按序悬挂之;遗像多者,合数代之像缩摹为一幅,自上而下,名曰代图,亦曰三代容、五代容;又有绘图为祠堂形,而分书某考某妣之神位者;又有绘一世系图
而张之者,其式不一,晚间则祭祀之。祭品较平时为丰,而多有所取义。如猪大肠曰常常顺利也,鱼圆、肉圆曰团团圆圆也;以鲞头煮肉,谓之有想头;春饼裹肉
丝,谓之银包金丝;黄豆芽谓之如意菜;落花生谓之长生果;黄菱肉、藕、荸荠、红枣四物并煮之,名曰有富,藕之谐音为有,黄菱肉微似元宝形,大抵皆取吉祥之
词。祭祀既毕,合家团聚欢饮,名曰分岁。并有饷老鼠之俗,分岁既毕,酌取残肴少许,贮一小碗中插以残烛及红花,置床顶,或室之幽暗处,名曰老鼠
粮,以饷老鼠。俗传此夜为老鼠做亲之夜,如此则鼠不为害也。
杭州等地,除夜还要贴门神敲隔年铜鼓及扫隔年地,俗传元旦日笤帚不出
门,须于除夕夜扫之。要封井,购井泉童子神马一,以三果一盘,三蔬一盘,及烛台、香炉,合置于大盘中,置之地上而祀之。又供净茶一杯,焚送以小元宝一
幅,随以红纸长条纵横粘于井栏上,是曰封井。并封门,贴门神。钟毓龙《说杭州》记曰:所封者,大门也,用红皮
甘蔗二支,其长相等也,各以红绿纸束
之,而插柏枝上。有门神马,祀之如井泉之式。祀毕,将门关闭上闩,以长红纸二条,各书‘封门大吉’四字,相交斜贴其上,随以甘蔗倚于门上,所谓戤门甘蔗
也,殆取渐入佳境之意。封门之后,未至天明,切忌再开。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