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数万宗室黄带子:按律杀人不偿命

清朝数万宗室黄带子:按律杀人不偿命


时间:2009-12-16 11:27:53 来源:不详

几万个无法无天的黄带子,再加上不少趁火打劫的假黄带子,亦真亦假,亦妖亦魔,把个北京城搅闹得乌烟瘴气、鬼哭狼嚎。

嘉庆十三年春,北京城发生了着名的“敏学事件”,把“黄带子”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尖锐地摆在了嘉庆皇帝面前。

正在逗鸟玩的黄带子 资料图

几万个无法无天的黄带子,再加上不少趁火打劫的假黄带子,亦真亦假,亦妖亦魔,把个北京城搅闹得乌烟瘴气、鬼哭狼嚎。

腰系黄带子杀人不偿命

敏学刚开始动手,有人就去报了官。步兵统领衙门的兵士赶来,制住了敏学,给他带上了铐子。敏学盛怒之下,加上又喝了酒,忘了自己没系那条黄带子,还以为是步兵统领衙门故意要自己难看,遂破口大骂。

敏学怒砸“派出所”

嘉庆十三年阴历五月初七,有一个叫敏学的黄带子,喝了点儿小酒,剃完头从理发店出来,走着走着,突然看见街边有一个卖烤地瓜的。他抬头看了看火热的太阳,心里生发了疑问,这么热的天,怎么还有卖烤地瓜的?十有八九是假的,这是京城地面,这事得管!

沈阳城小东门外一里左右的地方,曾经有一座别具一格的方城。这方城孤悬于沈阳内城城外,威仪凛凛,门禁森严。从此路过的文武官员,骑马的敛声静气,坐轿的噤若寒蝉,生怕一个不慎惹来大祸临头。方城里住着70户人家,都是从京城迁来的黄带子。官家称这里为宗室营,老百姓则称这里为“罪城”。但“罪城”二字只能在家里跟爹妈说跟媳妇说,跟小孩子都不能讲,孩子口无遮拦,出去一嚷嚷,让宗室营的黄带子听见,轻则打你个头破血流。

满清刚入关时,黄带子只有数百人。经过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几朝几代的繁衍,到了嘉庆年间,黄带子已多达几万人。清王朝规定,黄带子的官爵世袭罔替,但能接替爵位的只能是长子。也就是说,一门黄带子,除了长子,其余的儿子都是闲人。这种情况下,一个特殊的阶层就产生了,按官方的说法,这个阶层叫“闲散宗室”,说得通俗一点儿,那就是闲得闹心的黄带子。

七十户黄带子被发配盛京

敏学怒砸“派出所”

黄带子是清朝宗室的别称,清太宗崇德元年,皇太极下诏,规定亲王以下宗室皆束金黄色腰带,以示宗室的尊贵和地位。黄带子就是皇族,但并不是所有的皇族都是黄带子。按清朝的规定,从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一辈算起,他的儿子,如努尔哈赤、舒尔哈齐等的子孙,都称宗室,也叫黄带子。塔克世的哥哥弟弟,也就是努尔哈赤伯伯、叔叔的后代则称觉罗,也叫红带子。比起黄带子,红带子的血缘显然要远一些,所以,地位、权势、俸禄都无法与黄带子相比。

敏学被连推带搡地押到了堆拨房,家丁见事不妙,便跑回府中叫人。不长时间,十几个家丁携刀带棒就来到了拘押敏学的堆拨房。敏学一见来了人,一纵身跳了起来,指挥家丁把堆拨房的兵士一顿狠打,还把堆拨房的窗户也砸了,兵器架也推倒了。然后,指着堆拨房长官说:“你记住了,我叫敏学,黄带子,你可以去告我,我在家等着!”说完,领着家丁扬长而去。

沈阳城小东门外一里左右的地方,曾经有一座别具一格的方城。这方城孤悬于沈阳内城城外,威仪凛凛,门禁森严。从此路过的文武官员,骑马的敛声静气,坐轿的噤若寒蝉,生怕一个不慎惹来大祸临头。方城里住着70户人家,都是从京城迁来的黄带子。官家称这里为宗室营,老百姓则称这里为“罪城”。但“罪城”二字只能在家里跟爹妈说跟媳妇说,跟小孩子都不能讲,孩子口无遮拦,出去一嚷嚷,让宗室营的黄带子听见,轻则打你个头破血流。

那个时期,北京街头经常可以看到这些无所事事的黄带子。他们或手托鸟笼、或肩膀头上卧着一只阴鸷的秃鹰,身后跟着一帮如狼似虎的家丁,在街上吆五喝六、横冲直撞。二人转有句说口:“告诉你,躲着点啊,好几天没杀人了!”据说就是当年黄带子常说的话。清廷规定,黄带子杀人是不偿命的,犯了法也只能交由皇家大内的衙门——宗人府处理。

此事发生在闹市区,围观的人很多。步兵统领衙门受了窝囊气,觉得很没脸面,便一张状纸把敏学直接告到了嘉庆皇帝那儿。

清朝数万宗室黄带子:按律杀人不偿命。此事发生在闹市区,围观的人很多。步兵统领衙门受了窝囊气,觉得很没脸面,便一张状纸把敏学直接告到了嘉庆皇帝那儿。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