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皇会港澳总局与勤王运动

保皇会港澳总局与勤王运动


时间:2007-3-10 10:47:03 来源:不详

在海外各个党派的财政方面,
以“同盟会”为代表的革命派后来居上,由华侨出资筹集到了几百万元的资金,而保皇派却面临捐款减少和经营商业公司失败的双重困难。1903年梁启超到美洲募捐招股,加上来自港澳等地的筹款,
总数在70到150万元,支撑了“保皇会”的各项活动,
其中部分资金被用来在美国组建荷马·李操持的私人华裔部队。[1]由于革命派的多方活动和国内形势的恶化,
立宪过程不如预期般迅捷, 海外华侨们对保守的康梁派失去的信任,
开始转向革命派。

近代港澳虽然被外国势力以不同方式夺占控制,脱离清王朝的管辖范围,但在社会、经济、文化方面,毕竟与粤省乃至内地其他地方如上海等关系密切。而且当时两地与内陆来往并无障碍,社会各界的交往移动相当频繁简便。同时,清政府的统治权力不能进入港澳,港澳与内地法律制度不同,使之无形中成为一些逋逃客的避难所,两广一带会党与绿林盗匪的狡兔三窟,往往以港澳为其一。殖民统治下的港澳开明人士,了解世界大势,国家民族意识开通较早,加上与内地联系多,利害关系深,对中国的革新变革相当关注,除不断发表书面意见外,有的还参与实际策划和行动。港英当局基于自身以及整个英帝国的利害考虑和理念差异,对一些亡命客予以庇护。戊戌政变后,康有为等人亡命海外,自然选择地近广东、内外联系便利的港澳为重要活动基地,以便组织指挥在内地展开的勤王运动。可以说,港澳之于保皇会的存在和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由于保皇会在港澳的组织与活动属于秘密一面,当时固然讳莫如深,事后保皇派又始终处于*发展与

康有为在之前的海外活动中, 也曾利用过同会党洪门的紧密关系,
但与革命派相比, 保皇派离洪门“反清复明”的宗旨,
相差实在太远,显示出他们的先天劣势。北美的致公党大佬黄三德为此而选择了孙中山,
通过“重整洪门”, 重新登记, 将同情保皇派的人士清除出去,
扭转了保皇派一度享有的优势地位,使北美分部成为连续不断的国内革命和起义的重要财源之地。“在纽约、芝加古并金山大埠三处,
设立同盟会, 人心甚为踊跃,
向之倾向保皇党者已多来归。此后党中财政,美洲担负不少。如辛亥广州三月二十九日之役,
初预计十万元, 结果有数可据者, 荷属南洋共三万二千余元,
英属南洋四万七千余元, 美洲七万七千余元,
安南暹罗之数不在内,足见当时美洲南洋对于党之财政负担矣”。[保皇会港澳总局与勤王运动。2]

[1][2][3][4][5][6][7][8][9][10] … 下一页
>>

潮流趋势由保皇派转到革命派的另一个标志,
是一直受到保皇派扶植赞助而出头成名的美国人荷马·李, 此时也顺势转轨,
投到孙中山的门下,为其服务。康梁派在海外流亡初期,就有以武力“勤王”的设想,
在国外组建训练部队, 然后派回中国, 推动地方起义和击败清军。

在这一野心勃勃的军事计划当中, 康梁派遇到一位怪异的美国冒险家,
双方长期合作, 康梁出钱, 美国人训练部队。这位不同寻常的美国人,就是荷马·李
,
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富有家庭。荷马·李喜欢自称是美国内战时南军统帅罗伯特·李的亲戚,
实际上毫无关系。荷马·李身高只有一米五二 ,
在美国人中过于偏矮,再加上严重驼背和多病, 视力很差,
实际上根本没有机会从军或进入军校,
特别是着名的西点军校,但他怀有极大野心,
臆想自己充当军事统帅和进行海外征服。

荷马·李1896年进入西方学院,
1897年进入当时不收学费的普林斯顿大学,主学经济学加法律。发生慈禧太后恢复训政事件时,
荷马·李只是个二年级学生, 但他对皇帝复辟一事非常感兴趣,
认为这是一个自己从事海外冒险的极好机会,如果真正救出光绪皇帝,
前程不可限量, 因此主动与当地华人和保皇会联系。由于他只是个在读大学生,
身体状况极差, 他就对当地华人自称是个军事专家,
具有与拿破仑相比的潜质,并把罗伯特·李将军抬出来作为他的亲戚,
以说服当地华人。

在19世纪末年美国排华浪潮高涨的时刻, 华人地位低下, 居于社会边缘,
此时一个真正南方白人站出来,
表示愿意加入华人的维新事业,无疑足以令当地华人分外感激,
从而相信荷马·李的大话。旧金山华人报纸《美华西报》 的创办人伍盘照,
对荷马·李帮助大,
利用他的个人影响和人脉关系,将荷马·李引进当地华人圈子和保皇会内部。位于日本横滨的保皇会领袖接受了美国华人团体的推荐,
认为荷马·李可以出任军事职务。荷马·李于1900年初到达旧金山,
受到当地保皇会领袖们的热烈欢迎,
住进豪华的皇宫酒店,被那些华人视为法国将军拉法耶、戈登将军和拿破仑合为一体的化身。

荷马·李引用他之前积累的军事史知识去说服华人领袖,
竟然让他们确认这个其貌不扬、体型缺陷的美国人是个少见的军事天才,同意由他来统领保皇会今后拥有的武装力量。更为重要的是,
这些华人领袖在一番商量之后, 径直交给荷马·李一个重要任务, 拨出足够经费,
让荷马·李作为军事顾问,到中国南方去训练和领导当地的保皇会武装。如此一来,
这个毫无军事经历的美国大学生, 获得了第一次执行军事任务的难得机会。

时值义和团运动高潮, 北方一片混乱, 保皇会急于在南方发动他们自己的起义,
依靠地方会党、日本人的财政装备和菲律宾雇佣兵,趁机一举占领选定的地方城市。与此同时,
荷马·李私下招募一些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生和教师, 拿到六万美元的资金,
于1900年6月乘船驶往中国。虽然他在新加坡见过康有为,但香港澳门的保皇会人士,
却对这个从美国加州远道而来的“顾问”没有信心, 更加挑剔,
也没有合适的位置安插他,
更不愿意让他参与即将发动的起义机密。荷马·李提出的占领广州的冒险计划也遭到否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