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三大怪”民俗展难觅年轻观众身影

东北“三大怪”民俗展难觅年轻观众身影


7月23日,伴随着“嘭嘭”的礼炮声,第二届关东民俗文化节在沈阳棋盘山拉开大幕。关东特有的民俗婚庆以艺术再现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满族皇家婚庆巡游、满族婚庆仪式、公主出嫁等精彩节目在关东影视城内相继上演。

精彩的关东民俗再现为参观者带来了奇特的视觉经验:当你走在古香古色的街道,看到旗幡飘扬的面馆和粮店,身边穿梭着身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服装的接待人员,耳畔是小贩的声声吆喝,特别是当你迈入青砖灰瓦的老式院落,看到东北老太太正悠闲地叼着大烟袋,小宝宝在悠悠车内香甜入梦……此情此景,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恍惚之感。

“窗户纸糊在外,养活孩子吊起来,十七、八岁的姑娘叼着大烟袋,你说怪不怪?怪!”这描述的正是已有两百多年历史的东北民俗“三大怪”。五一黄金周期间,吉林省吉林市文庙博物馆举办“东北‘三大怪’民俗展览”,首次正式向公众展示这一区域性人类文化遗产,吸引了众多市民。

都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个地域的自然环境、文化氛围,必然使生活在该地域内的人们形成有别于其他地域人群的性格特征。到底是怎样的传统民俗在影响着东北人?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哪些关东民俗已为时代的洪流所湮没,又有哪些民俗得以传承?我们应怎样将优良的民俗发扬光大?

一个多世纪前的“悠车”,失传近百年的古老火柴“取灯儿”,各式各样的北国烟具……本次展览的珍贵文物有300余件,同时辅以珍藏老照片与翔实的文字介绍。望着情景展示区内土炕上的一杆长烟袋,一位年过六旬的观者不禁掉下泪来,她说:“我家以前就是这么个大火炕,小炕桌上的那个长烟袋就像是我妈用的……这些东西现在看不到啦!”

那些关东老民俗

因特别的气候及生态条件,东北自古就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大型地域单元,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在与自然环境做斗争的过程中,也逐渐形成了与南国迥异的生活习惯与人文景观。

自明代修建起山海关后,此关将东北和华北分开,山海关以东便被泛称为关东。“关东”这一特指东北地区的概念,虽然发端于明初建成山海关之后,但却盛行于清代。清末民国以后,随着山东、河北、山西、河南等地大批移民进入东北,“关东”之称谓更广泛被使用于民间。

“大姑娘叼着大烟袋”,便是其中之一。据讲解员介绍,东北具有天然的林海资源,茂密的林海把居民划分成若干个小村落,野兽虫蛇极易光顾这些人居之地。野兽怕光,虫蛇怕烟草中的烟油味,这种环境下,东北人养成了吸烟的习惯。东北大姑娘给长辈敬烟时,也要“叭嗒”几口,沾些烟油味儿以便防身,久而久之,不免吸食上瘾,烟袋子也不得不常伴左右了。

长久以来,关东地区的群众受着特有的生产方式、社会环境及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文化。

“如今在东北农村,还有许多人往脚脖子上涂烟袋油子,以防蛇咬,这就是对古老生活经验的一种传承。”吉林文庙博物馆副馆长周伟告诉记者,办展览主要是想“保护东北特有的民俗文化”:一方面,这对于研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东北地区历史、地理、民情等有很大帮助;另一方面,这也是对东北人民的聪明才智的展示,因为很多民俗都是“智慧的结晶”。

因特别的气候及生态条件,东北自古就成为一个很有特色的大型地域单元。谈起关东地区的民俗,就不能不说到
“东北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养活孩子吊起来,十七八姑娘叼着大烟袋,你说怪不怪?

比方说,听起来有点儿傻的“窗户纸糊在外”,实际上蕴藏着

“三大怪”反映的是已有200多年历史的一部分东北民俗。

< 1 > < 2 >

“窗户纸糊在外”其实是气候条件使然。东北的冬季漫长而寒冷,如将窗户纸贴在格子窗里侧,根本承受不住漫漫寒风的侵袭,贴在窗外,就会增大受力面积,承受力也随之加大,又可保护木窗棂少受雨雪腐蚀与风吹日晒,从而延长窗户的使用寿命。

“养活孩子吊起来”同样是一举多得的好招法。旧时在东北乡村,有时会发生孩子被狼叼走的事情,于是人们想出办法,把船形的小篮系在房梁上、吊在半空中,然后将幼儿置于其中,这样做一来野兽无法接近;二来小篮悠起来后,孩子会很快入睡;三来母亲也可以安心地去从事其他劳动。

“十七八姑娘叼烟袋”其实也是现实环境促成的。东北有天然的森林资源,茂密的林海常常把民居地划分成若干个小村落,加之水草丰茂,易滋生蚊虫、小咬,野兽虫蛇也频繁光顾这些人居之地。但野兽怕光,虫蛇怕烟熏,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东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很多人都养成了吸烟的习惯。另外,过去东北人吸的是长杆烟袋,姑娘家给长辈敬烟时,往往自己点上火后要“叭嗒”几口,确保烟袋点燃,然后再递给长者,这体现的也是一种敬老习俗,久而久之,“大姑娘叼烟袋”也就见怪不怪了。

“东北三大怪”之后还有人总结出了“关东十八怪”,这些“怪”涉及到地理、文艺、语言、心理等许多领域,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有所反映。如“不吃鲜菜吃酸菜,嘎拉哈姑娘爱,南北大炕对脑袋”等等。

在关东影视城内,看到情景展示区内的火炕,一位年过八旬的观者感慨地说:“我家以前也有这么个火炕,一年四季睡在炕上,特别舒服、解乏。

火炕作为必需的取暖设备,在古代东北,无论贫富贵贱者皆视之为宝,从金太祖阿骨打的居所到清王朝的皇宫内无不设有火炕。

如今,现代生活在带给我们更多便利的同时,也在悄然抹杀一些原本关东地区所特有的风土人情。在现代化的都市里,很多“怪”早已销声匿迹,现在只能到书本里寻找了。

有选择性地继承民俗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