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_尉迟恭救秦王

传奇故事_尉迟恭救秦王

18 路反王,64
处烟尘,一拥而起。各路好汉,混战一场。最后,中原地区只剩下定一阳一刘武周,洛一阳一王世充,太原李渊三路人马,鼎足而立,各自率领一批猛将,连年厮杀不休。其中,太原李渊的儿子李世民力量最强。

经过多时苦战,李世民统帅的唐兵,把刘武周赶进了沙陀部族。又把刘武周手下一员猛将尉迟恭困在介休县城里。尉迟恭是打铁的出身,力大无穷,武艺一精一通,舞一条45
斤水磨竹节钢鞭,与唐兵交战,一天里连打唐营三员大将,连三太子李元吉也挨过一鞭。

李世民见尉迟恭是条好汉,是员难得的猛将,一定要收伏他,便天天叫士兵在城外劝降。就是军师徐茂公,也经常在城下喊话。可是,尉迟恭说,“我的主人是刘武周,他人在沙陀,我不能叛汉归唐!”尉迟恭越是顽抗,李世民越是想招降了他。徐茂公心生一计,派人到沙陀使反间计,说刘武周进沙陀是假意避难,真心并吞,只要杀了沙陀人的首领,抢到地盘,就会到中原跟尉迟恭会合。

沙陀人把刘武周杀了,徐茂公出重金赎出刘武周的首级,用木匣装了,又来劝尉迟恭投降。尉迟恭在城头喊:“你这牛鼻子道人怎么这样缠住人不放?我说不降就是不降!我尉迟恭要是背叛了大汉,今后怎么见人?”徐茂公在城下喊道:“尉迟将军,你忠心对刘武周,我们十分钦佩,这才不挥兵攻打介休城。如果真心攻城,城池早破了。”停了一停,徐茂公又喊:“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沙陀人把你们大汉王杀了。我大唐花钱把刘武周的首级赎了来,不信你自己看。现在大汉已经没了,你忠心也没用了。俗话说,良鸟择木而栖,凤凰也要占高校呢!大唐元帅待你可是一片真情,你别错过了这个好机会。”尉迟恭看到刘武周的首级,大哭了一场。城里粮食断了,尉迟恭一个人冲出去不难,他又不能丢下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士兵。万般无奈,答应投降唐兵,条件是,在介休城里发丧,祭奠刘武周3
天,第4 天再出城。

徐茂公一口答应,马上派人运粮食进城,在城里设祭坛,开祭刘武周。

尉迟恭也把自己的盔甲兵器给徐茂公带进唐营,表示不再跟唐兵作战,让李世民放心。

3 天后,城外唐营整顿得干干净净,唐兵个个盔甲鲜明,人人一精一神抖擞,像迎接贵宾那样列起队来,欢迎尉迟恭。尉迟恭却让士兵留在营外,自己反缚了双臂跪在营门。李世民赶快出营,替他解了绳子,拉他起来。尉迟恭说道:“我只是一介武夫,得到元帅重一爱一,心里十分感激。只是当初我在刘武周手下,曾得罪了唐营大将,心中实在不安,只怕他们今后怀恨。”李世民哈哈大笑:“当初各为其主。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今天成了一家人,不是更亲切吗?明天我便主人原,叫父皇下旨封你做个行军副元帅,看哪个敢记恨!”尉迟恭这才站起来,大家第一次当面看清他的模样。这尉迟恭八尺身材,黑袍黑靴,扎着黑头巾,满脸胡子茬,皮肤也黑黑的,难怪在阵前披着黑盔黑甲,骑匹乌骓马,舞根黑铁鞭,就像黑旋风似的。英雄惜英雄,大家倒真觉得十分亲近。

真记恨的倒也不是没有,三太子李元吉和他的亲信段志贤,就躲在篷帐里商量对付尉迟恭的办法。

当初,在赤瓜峪,李元吉挨了尉迟恭一鞭,吐了两天血。这次随二哥前来,就是想抓了尉迟恭零敲碎割,报一鞭之仇的。不料二哥倒把这黑炭头招降了过来,还要封他做行军副元帅,位置不在自己下面,真不甘心。

第二天,李世民一走,元吉便叫段志贤士请尉迟恭,尉迟恭不敢不来。

进了营,李元吉便把他绑了,押在牢里。徐茂公问他,他说尉迟恭打算带兵逃走,被自己抓回来了。徐茂公左劝右劝,劝三太子放了尉迟恭。元吉执意不肯。徐茂公只能连夜追上李世民,把他喊了回来,一同解决这件棘手的事儿。

李世民过问这事,双方争执不下。尉迟恭说三将军记一鞭之仇,李元吉说他诈降。

李世民对尉迟恭说:“将军,三弟当然不会扯谎,你也是个真汉子,现在事情委实难以辨清。你如果要走,我今天便给你饯行。”尉迟恭圆睁着委屈的虎目:“我不走,走了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元帅要赶我走,我便死在营外算了。”元吉在一旁暗暗发笑:最好自己死了,不走也行,我总有办法慢慢收抬你。

这时,徐茂公插话了:“元帅,尉迟将军有没有逃走,找个证人便弄清了,何必赶他走?”李世民哪里不知?只是算计尉迟恭的是自己弟弟,不好当面说破,徐茂公一说,他使用眼睛盯牢元吉。

元吉急忙说:“昨晚我一个人把他抓回来的,没有证人。”徐茂公几乎笑出声来。他说:“三将军,你怎么抓了尉迟将军的,给大伙说说。”“那还不容易?他在前面逃,我在后面追,我一枪挑开他手中钢鞭,伸手抓住他的..”说到这里,元吉突然发觉吹牛吹过了头,便停住不说了。

徐茂公却笑眯眯地连声喊好,说:“三将军,你能不能到演兵场把这经过演试一下?”元吉心里恨透了这牛鼻子,怎么哪壶不开他偏提哪壶,便支支吾吾说:“这事儿要来了虎威才行,今天不行,昨天行。”这时,尉迟恭却生了气,他听元吉在众人面前寒碜自己,心头火冒出来,对李世民说:“三将军肯去演兵场,我就空着手,他一枪把我挑了,我自认倒霉;他抓了我,我承认逃走,听凭元帅处置。”李元吉一听,机会来了,我手里有枪,他空着手,不戳他一个透明窟窿才怪呢。也不说虎威不虎威了,跟着来到演兵场。

9297威尼斯 ,两个上了马,尉迟恭在前边跑。眼见元吉那根枪朝自己心窝一捅一来,知道他想下毒手。两马交错的刹那间,他一拧腰,就把元吉的枪夹在了胳肢窝里。

元吉使劲拽,拽不动,只听尉迟恭喝了一声,身一子又一扭,元吉反而被他拖下马来。元吉也是沙场一员战将,知道这枪再也握不住了,撒手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又站了起来,对大伙喊:“不行,这是我的马不行,咱们换马再来。”第二次,枪挑咽喉,尉迟恭使了个狮子摇头,避开枪尖;第三次,元吉来个横扫千钧,“呼”的一下,枪杆挫腰扫来,尉迟恭又使了个蹬里藏身。

巧巧的,每次都抓着元吉的枪杆,李元吉一连栽了三个跟头。

“好哇!”满场士兵情不自禁喊起来。

李元吉脸红也不红,站起来拍拍尘土:“我早说今天不行,硬要我比试,没虎威怎行!我可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事情清楚了,李世民设酒给尉迟恭压惊,也不去太原了,就让尉迟恭担任了副元帅,大家对尉迟恭倒十分尊敬。

唐兵一下子开到了洛一阳一城外,准备攻打王世充。

这天,唐营正在议事,营外来了工世充的先锋单雄信,单挑李世民作战。

李元吉上次丢一了脸,很想找回面子,便要抢着出阵。徐茂公跟单雄信原来是结义兄弟,知道他十分勇一猛,便对李元吉说:“三将军去对付一个小小的先锋,当然不成问题。”元吉听徐茂公捧他,满脸得意,不料徐茂公接着说:“这单雄信也没什么大不了,一根枣木槊,本事跟尉迟将军差不多。三将军只要虎威一发,一枪挑了单鞭,单雄信当然束手就擒。”一席话,说得元吉不再吱声,讷讷地说肚子疼,出了中军帐。李世民也不提出战,准备第二天先探探洛一阳一的虚实。

第二天,李世民带了段志贤去察看敌营,徐茂公不放心,随后赶来。十几匹马踏起灰尘,单雄信早看到了,领了500
兵了,偷偷包围上来。这一下可糟了,只一个回合,段志贤的虎口便给震裂开了,他什么也不顾,拨转马头便走。单雄信本不为他来,大叫一声:“唐营的娃娃元帅,李世民哪里走!”一匹马直朝前冲来。

李世民看到洛一阳一兵马围上来,知道情况不妙。可是出来打探,兵器也没带,带了也不是单雄信对手,只能朝一片榆树林里逃去。

单雄信正要赶进树林抓人,衣袖却被人死死拉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徐茂公。他挣了一挣,袖子失去了。徐茂公又拉住他衣襟,恳求道:“三弟,饶了我元帅一次,看在咱们往日兄弟情份上,你放他一马吧!”一边又喊:“元帅快逃!”单雄信说:“看在兄弟情份上,我不杀你。你快放手!”徐茂公死也不放。单雄信说:“过去咱们是兄弟,今天各为其主,我可不客气了。”一抽一出剑一挥,割下了衣襟,喊了声:“徐茂公,从此你我兄弟就像这袍子,恩断义绝,你快逃命去吧!”回头往榆树林追去。

徐茂公险些从马上栽下来,急急跑回去讨救兵了。

单雄信到了榆树林边,看不到李世民。只听弓弦一响,以为李世民躲在暗处射一了一箭,连忙来了一个蹬里藏身,却没看见箭飞出来。他知道李世民的箭也没有了,不由大喜,慢慢朝树林搜索过去。

李世民的处境万分危急,突然远处一声霹雳似的大喝:“单雄信,休伤我主!”徐茂公在半路上看到尉迟恭正在洗刷乌骓马,叫他先抵挡一阵,自己回营搬兵去了。

单雄信回头一看:哪来个卖炭的?你看他光着膀子,提着单鞭,骑了匹光背乌骓马,直奔过来。单雄信的心里不免有点小觑他的意思,伸出枣木槊便朝黑炭头一捅一去。

尉迟恭看得真切,一鞭打开枣木槊,再兜回马匹,与单雄信战在一处,单雄信把枣木槊舞得虎虎生风,无奈尉迟恭武艺高强,不知究竟刺尉迟恭哪一处好。

好个尉迟恭,双眼盯着枣木槊。等到两匹马跑近了,枣木槊刺了过来,他便一个躲闪,擦着单雄信身一子飞奔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回手一鞭,打在单雄信右肩上,单雄信右手放开枣木槊,“哇”地吐了口鲜血,倒拖着枣木槊跑回洛一阳一去了。

李世民从树林里跑出来,连声叫好。这时候徐茂公搬了大批人马赶了来。

李世民说了尉迟恭单鞭斗单雄信的经过,全营上下,没有一个不佩服尉迟恭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