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_孤岛上的少女

传奇故事_孤岛上的少女

在太平洋上,离洛杉矶西南七十五海里,有一座蓝色的小岛,叫“海豚岛”。多少年来,小岛经受地震的摧凌,有些地方已经沉入大海,变成了暗礁。小岛在不断地缩小,如今只有一小部分露出一水面,终年风高一浪一大,人们估计,总有一天,这个小岛要沉入茫茫大海之中。

然而,就是这个小岛,也曾有过它的兴旺时期。一个名叫加拉塞特的印第安部落,曾经在小岛上生活了四千多年,从不为外人所知。

1602
年,一群白人发现了这个小岛,把它命名为圣·尼古拉斯岛。但被命名后,印第安人仍然生活在那里,外来者只有捕猎队伍偶尔光顾这里几天,然后又带着猎品离开了。

关于印第安人在小岛长期生活的情况,外人很少知道。但是,这个小岛上的最后一位居民卡拉娜,是印第安部落的一位小泵一娘一,从1835
年起到1853
年止,她孤身在荒无人烟的小岛上生活了十八年,谱写了一曲人间传奇。

在灾难降临这个小岛的时候,卡拉娜只有十二岁,弟弟雷莫十岁,两人正在岛上挖野茶。弟弟雷莫贪玩,不时地站在山崖上眺望大海。突然,他冲着卡拉娜喊:“姐姐,快看哪!海上来了条独木船,是红色的,很大!”卡拉娜朝弟弟指的方向望去,啊,那不是独木船,是一条很大的帆船!

卡拉娜无法断定大帆船的出现对小岛意味着什么。是福,是祸?她拉着弟弟的手,赶紧跑回去告诉爸爸。爸爸是加拉塞特部落的首领。

全岛都一骚一动起来,妇女和儿童都躲在高地上的灌木丛中,男人排开队列站在海滩上。小岛的四周长满了海藻,只有珊瑚湾是岛上唯一的港口。那条大船就停泊在港口的中央,有七个男人从大船上下来,划着小艇上了海滩。

领头的一个人一大鼻子,说话嘀哩嘟噜,后来大家才知道他是俄国人。那个俄国人叫奥洛夫,用生硬的印第安语对卡拉娜的爸爸说:“我是你们的朋友,我想和你们谈谈。”卡拉娜的爸爸说:“我是全岛首领,我叫丘伟吉!”按照部落的习惯,每个人都有两个名字,真名对外人保密,这样对付有敌意的人就会有特殊魔力。丘伟吉把真名告诉对方,全岛人都感到惊奇,觉得是不祥之兆。

奥洛夫的船是捕海獭的,他们首先提出将捕捉到的海獭皮三七分成,岛上的印第安人拿三成。然后奥洛夫再用实物将印第安人的那份海獭皮换回去:一盒珍珠项链换一百张海獭皮。

丘伟吉说:“蓝色的海豚岛是我们的,海獭生活的地方也是必需属于我们的,我们得对半分成!”奥洛夫最后答应对半分成,然后再用一盒项链换回一百张海獭皮。

海豚岛上经常狂风呼啸,树木部长不高,也长不直,只有背风的峡谷里,才有些矮小的灌木。印第安人聚居的村落离港口不远,一眼清泉在村子的西边。离村子约一里远的地方,有另一眼清泉,奥洛夫他们的帐篷,就搭在那里。丘伟吉晚上召开村部族会议,他对众人说:“这些白人不是我们的朋友,我们要提防他们!”这样,部族里的人谁也不去奥洛夫的帐篷,也不准他们到村子里来。丘伟吉还派人暗中用石头计数,看他们每天弄到多少张海獭皮。

奥洛夫他们每天剥下的海獭皮能堆成一小山,被杀的海獭,将海水都染红了。丘伟吉首领每天晚上带领着族人向神祈祷,求神保佑海獭不要被杀尽,同时告诉海獭的亡灵:灾难很快就会过去,不久小岛依然是海獭的乐园。因为印第安人从不捕杀海獭,他们把海獭看作朋友,在这群持枪的白人面前,他们为自己无力保护海獭而感到内疚。

奥洛夫捕海獭的船就要走了,小岛上的印第安人整夜都睡在独木舟上,监视着奥洛夫的船。因奥洛夫所答应的海獭皮子还没有分给他们呢。

第二天一早,奥洛夫的人把皮子都装上了大船,丘伟吉领着手持标枪的男子,向他们讨换皮子的实物。奥洛夫搬出一只盒子,取出几串闪闪发光的项链,印第安的妇女们都发出赞叹声。可是首领丘伟吉一开口说话,她们都鸦雀无声了。

丘伟吉说:“你们的船上一共装有九百五十张海獭皮,至少要给我们四盒项链才行!”奥洛夫双手插在口袋里,摆出一副不理睬的样子,可是当他发现岸上手持标枪的印第安男子时,才叫丘伟吉跟他到船上去拿。

丘伟吉刚踏上大船,奥洛夫就从衣袋里取出一枝一尺多长的火枪,扣动扳机,“叭”的一声,丘伟吉在白烟中倒下了。妇女们吓得惊叫,男子们往大船上冲去,将标枪狠狠向船上的人投掷。一场激战开始了。船上的白人火枪响起,印第安男子纷纷倒下。大船扬起红帆,趁着呼啸的海风离开了小岛。

首领死了,全岛人都十分悲痛。印第安人很迷信,都以为是首领让对方知道了真名,这次战斗才没有能获胜。

经过这场战斗,部落中的男子从四十二人减到十五人。新选出来的首领叫基姆基,是位老人。他对大家说:“
我要到东方的国度去为你们建立新的家园。我只能独自去,岛上的男子很少,我不能再带走一个,留下他们保护妇女。东方的国度我小时候跟父亲去过,我把一切都安顿好会回来接你们的。”大家为新首领准备了干粮、淡水、野果和鲍鱼,在太一阳一刚升出海面的时候,新首领乘的独木舟就向东方划去。

新首领走后,岛上的人更是惶恐不安,剩下的14 个男子中,只有7
个是健壮的,如果奥洛夫再来,是怎么也抵挡不住的。于是他们每天都派人在海边了望,监视着来犯者。

一天夜里,监视的人一大声叫喊:“奥洛夫的人又来了!”妇女们都逃往丛林躲藏。过一会又听到有人喊:“不是奥洛夫的人,是新首领基姆基派船来接大家的!”岛上最年长的一位男子和基姆基派来的船长胡巴德交谈以后,认为确实无误,才叫岛上的人一起上船。海风张满了帆,船很快离开了小岛。在忙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卡拉娜的弟弟雷莫没有上船,卡拉娜大声地喊他的名字,却没有回音。这时候,有人发现雷莫在高崖上奔跑,将手里的投枪高高举过头顶。

卡拉娜要求船长停船,船长说:“不能停船,大风会把船吹得触礁,我们过些日子也许能找到机会来接他。”卡拉娜望着在小岛上的弟弟的身影越来越小了。她说什么也不能丢下弟弟,她一纵身跳进了大海。当她浮出一水面时,船已经在她背后开出很远很远了。卡拉娜往小岛游去,当她爬上岸时,已经一精一疲力尽。弟弟雷莫含一着泪水扑在她的怀里,她也紧紧地抱着弟弟。

卡拉娜和弟弟雷莫回到村落的时候,村落已经被野狗占领了。他们的肚子很饿,只能吃一些野狗吃剩的食物。

卡拉娜和雷莫在小岛上艰难地度日,每天爬上悬崖掏鸟蛋,等退潮的时候,再到水洼处去抓鱼。

有一天,卡拉娜的脚摔伤了,雷莫提出要到爸爸藏一独木舟的地方看看。

他说:“要是能弄到一条船,我们就能乘船捕到好吃的章鱼,还能坐着船去找部族的人。”卡拉娜不让他去,怕出差错。雷莫说:“我是丘伟吉的儿子,现在我是首领!”根据印第安人的规矩,如果部族里只剩下一个男子,那他就是当然首领。雷莫拿着投枪往西去了。

弟弟走后,卡拉娜就做饭。太一阳一已经偏西了,他还没有回来。卡拉娜紧张了,她拄着一根棍子,一跛一拐地朝西去找雷莫。她喊着雷莫的名字,但没有回音。在小岛的西头,她看见一群野狗在狂吠。卡拉娜赶走狗,走近一看,只见弟弟雷莫的身一子已经被野狗咬烂。离雷莫的一尸一体不远,躺着两条死野狗,投枪折断了,枪头还插在一条死狗的肚子里。雷莫生前和野狗搏斗过,终因身单力薄,死在野狗的口中。

卡拉娜发誓要杀尽岛上所有的野狗,替弟弟雷莫报仇。她记住了为首的那条野狗叫大灰一毛一,黄眼睛。

弟弟死了,卡拉娜伤心极了,小岛再也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了。过了几天,她把自家的房子点了把火,火势蔓延,一会儿村落已化为灰烬。她决定离开这个无亲无故的小岛,向着东方横渡大海,去寻找自己的部族。

她找到了父亲藏一独木舟的地方,用海藻铺成一条小路作为滑道,把独木舟推下了水。下午,卡拉娜划着独木舟离开了小岛。划了一会,她回头看看,小岛已经小得像一条独木舟。夜降临了,四面八方都是黑一洞一洞的,她只能靠星星辨别方向。天亮时,卡拉娜发现独木舟进了很多水,木头已经出现大缝,靠这样的船是无法渡过大海的。她排去独木舟中的水,用裙子堵住漏洞,但一切都无济于事。如果继续航行,独木舟肯定要裂成两半。她沮丧地掉转船头,往回划去。

第二个夜又来了,卡拉娜已经一精一疲力尽,再也划不动了。这时,一群海豚出现在独木舟旁,它们一蹦一跳地跃出一水面。卡拉娜将独木舟上所有的干粮都扔进大海去喂海豚。夜深了,她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独木舟在平稳地移动。第二天早晨,在朝一阳一的光辉中,她看到了小岛,是海豚推着她的独木舟,把她推回了小岛。她爬上沙滩,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大觉。

村子已经被烧了,在哪儿住下去呢?不管怎么说,还得活下去。她选中峡谷靠近清泉的地方,四处寻找木料,再盖房子。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她发现附近有个野狗洞。几条野狗听到动静,跑出洞叫个不停。为首的那只正是那条大灰一毛一、黄眼睛,伤害弟弟雷莫的坏家伙。

她只得另外选择地址建造她的家。在背风的山岩上,有一个山洞,她在山洞四周筑起篱笆,可以拦住野狗。可是用什么做篱笆呢?她想起好多年前有一条鲸鱼死在沙滩上,被部族的人用沙子埋起来了。卡拉娜跑到沙滩上,扒出鲸鱼的肋骨,就用鲸鱼肋骨做篱笆,将肋骨埋在上里,再绑上海藻。海藻一干,就是很结实的围墙,别说是野狗,就是狐狸也钻不进来。为了使自己进出方便,她在篱笆下挖了个洞,洞上盖一块板,压上石头。她想进家时就搬去石头,掀起板,从洞里进去。

她在山洞里保留了火种,拾了几个罐子回来存放食物。这是她温暖的家,用不着担心野狗了。

她接下来的事就是杀死野狗,替弟弟报仇。印第安人的风俗,妇女是不能制造武器的,妇女制造的武器,不但不能克敌制胜,反而会伤害自己。她已顾不了这许多。她先做了一杆投枪,但缺少枪尖。她又制了一张弓,又做了好多支箭,箭头是石头做的,捡来死鸟的羽一毛一做箭身的定向羽。她就用自己做的箭,射死了三条野狗,不过没射死那条领头的大灰一毛一、黄眼睛狗。

她还得有投枪的尖头,那是用雄海象的牙磨尖做成的。

海象喜欢栖歇在斜坡上。小海象好像很怕水,要象一妈一妈一将它们推下水才敢游泳。

雄海象很丑,像凶神恶煞,老一爱一打架。有一只较年轻的雄海象在和一只老雄海象打架,相互咬扭着在地上翻滚,肚皮朝天。卡拉娜听爸爸说过,海象肚皮最薄,瞄准肚皮容易把海象射死。卡拉娜拉满弓,一箭射中老海象的肚皮,鲜血像涌一泉似的喷在岩石上,不一会老海象死了。

第二天下午,卡拉娜到斜坡上一看,死海象的肉已经被鸟啄光了。她去取下两根又长又尖的象牙。这样,卡拉娜不但有了投枪的尖,而且海象牙还可以做成许多别的武器。

卡拉娜有了武器,她就敢去找野狗报仇了。她找到了野狗洞,可是野狗躲在洞里不出来。她找来许多树枝架在洞一口,点火烧。风把浓烟灌入了野狗洞,这下野狗受不住,纷纷往外跑,一共跑出十七条。最后跑出洞的是那条大灰一毛一、黄眼睛的领头狗。卡拉娜一箭射中它的前胸,它嚎叫着逃跑了。

卡拉娜整天拿着投枪四处寻找大灰一毛一,几天以后,发现它躺在岩石上,箭还插在它的前胸。但它还没有死,在微微喘气。卡拉娜不觉起了怜悯之心,就把它抱回家,替它拔一出箭头,又给它清洗伤口,还找来草药替它敷伤。它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原是仇敌,现在竟成了朋友。大灰一毛一不愿意离开卡拉娜,卡拉娜替它起了个名字叫龙。从此,卡拉娜有了大灰狗作伙伴。

有了大灰狗作伴,别的野狗再也不敢侵犯卡拉娜了。

卡拉娜带着龙在海边的水洞里发现一条大章鱼。章鱼的眼睛像两只皮球,满身都是触手。章鱼是很危险的,能把人拉下水去吃掉,但章鱼的肉白一嫩鲜美。卡拉娜刚举起投枪,章鱼就喷一出墨汁状的黑雾,乘机逃走了。

卡拉娜回去做了一个带钩的投枪头,第二夭又带着龙去寻找那条章鱼。

章鱼还在原来的水洞里,这次,卡拉娜不惊动它了。她将带钩的投枪刺中了章鱼的头部,用一根很长的绳子拴住投枪的一柄一。章鱼带着投枪跑了,卡拉娜放绳子。绳子快放尽了,她将绳子拴在自己的手臂上,把绳头让大灰狗咬着。

人和狗合力拉着绳子,终于把大章鱼拉上了沙滩。龙是好样的,它冲上去咬断章鱼的一条触手,可是章鱼另一条触手却把大灰狗缠住了,直往海里拖。

卡拉娜拿着刀跑过去割断缠住大灰狗的触手,可是章鱼的触手实在太多,另外的触手又把卡拉娜缠住了。卡拉娜挥舞着刀斩断章鱼的一根根触手。这个庞然大物死了,卡拉娜和龙的身上也都留下了与章鱼搏斗的伤痕。在以后大约一周的日子里,卡拉娜和龙每天都享用美味的章鱼肉。

有好几个夏天,没有捕海獭的白人到岛上来,海獭又成群结队地在海湾追逐、嬉戏。

有一天,天空睛朗,海水碧蓝,卡拉娜发觉北面的一朵云彩有些异样,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大船正向岛上开来。莫不是奥洛夫又来了?卡拉娜赶紧回去,将一些食品搬进另外一个更隐蔽的山洞。她早就开辟了第二个家,以防万一。

大船离小岛越来越近了,站在船头的果然是奥洛夫。

卡拉娜赶紧躲进隐蔽的石洞,只有夜里才敢偷偷跑出石洞,看到奥洛夫的帐篷搭在原来的地方,地上堆满海獭皮。

卡拉娜一连在山洞里躲了好几天,储存的食物快吃完了,再不出去就要饿死。当奥洛夫的船到海里去捕海獭时,她决定回到另一个家去拿些食物到山洞来。

她钻进篱笆洞,龙也在她后面进来了。她走进家大吃一惊,奥洛夫像主人一样坐在她的家里大吃大喝。奥洛夫也看见卡拉娜了,但他没什么惊奇的表情,反而满脸堆着一奸一笑。

卡拉娜心想:报仇的机会来了!他只有一个人,而卡拉娜还有龙。她怒不可遏,搬起陶罐就往奥洛夫头上砸,但没有砸中。龙跳过去咬住奥洛夫持枪的手,火枪落地,“砰”地响了一声。龙在和奥洛夫搏斗,卡拉娜捡起墙角的海象牙,它已被她磨得尖尖的,准备做骨匕首。卡拉娜走近奥洛夫,用尽全身力气把锋利的象牙刺进了他的胸膛。龙乘机又咬住奥洛夫的咽喉。这个魔鬼死了。谁说妇女制造的武器不能克敌致胜?卡拉娜就是用自己亲手磨尖的象牙替父亲报了仇。

晚上,奥洛夫的船回来了,水手们发现奥洛夫的一尸一体,丝毫没有悲伤,几个船员走来,把它拖到海边,扔进了大海,然后大家兴高采烈地跳起舞来。

当晚,他们就把海獭皮装上大船,扬起红帆离开了小岛。

现在,卡拉娜又是小岛的主人了,龙是她忠实的伙伴。她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女,她已经用兰草丝替自己编织了一条裙子,但这还不够,她还要把自己打扮得更美些。她射一了十几只鹈鹕,拔下了彩色的羽一毛一,又用奥洛大一伙没有装走的三张海獭皮做底子,把羽一毛一缝在皮子上。多么漂亮的裙子,底子是黑色的,羽一毛一是绿色和黄色的,在一阳一光下光彩夺目。

可惜,龙一天天老了,终于在一个夏末的晚上死了。卡拉娜把它埋了,还替它做了一个坟。

龙死后,卡拉娜感到十分孤独,家门前树上的鸟儿,成了她唯一的朋友。

她每天早上目送小鸟飞出去觅食,晚上一直在树下等到鸟儿归来。

有一天,卡拉娜发现一只受了伤的小海獭躺在海藻里,她游过去把它抱上岸,放在一个水坑里。海獭是不吃死鱼的,卡拉娜每天都去捉两条活鱼喂它。水海獭的伤口好了,但它还是呆在水坑里,吃卡拉娜送来的活鱼。卡拉娜替它起了个名字,叫“小泵一娘一”。一连好几天的风暴,卡拉娜没有能去看望海獭“小泵一娘一”,等风暴过去以后,“小泵一娘一”已经不在了。卡拉娜知道,小海獭总要离去的,一旦离别成为事实,她还是十分忧伤。她走向海边,发现有一大群海獭在海藻上玩。她随意喊声“小泵一娘一!”许多海獭被吓走,只有一只海獭向她游来,它就是“小泵一娘一”。从那以后,她就经常去海边,把“小泵一娘一”喊上岸玩。天晚了,她要回家,“小泵一娘一”也回大海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尽避卡拉娜在岸上喊“小泵一娘一”,总是不见海獭游过来。难道它..卡拉娜不敢往坏处想,但她还是每天到海边去喊“小泵一娘一”的名字。有一天,卡拉娜一喊“小泵一娘一”,就有一只海獭游过来,后面跟着两只小海獭。原来这几天“小泵一娘一”临产了,后面两个小海獭是它的孩子。

小海獭长得很快,不久就能到卡拉娜手中叼鱼吃。这一来,每天为卡拉娜作伴的就有三只海獭。

不能总是和海獭玩,她还得打猎,而打猎首先得有条狗。有一次,她在野狗群里发现了一条和“龙”一样的灰狗,也是黄眼睛,是一只小狈。她决心把那条小狈弄到手。她到山上找了些有麻醉一性一的草药,她把麻醉药和贝一肉捣在一起,把这些东西放在野狗常去喝水的水坑里,她藏在灌木丛中守着。

傍晚时分,有一群野狗来到水坑边,闻了闻,又走开了。后来有一只狗口馋,先吃了贝一肉,喝了水,其余的狗也跟着吃和喝了。过一会,麻醉药起效了,十几条狗全都躺了下来。卡拉娜抱回那条小狈,用绳子拴起。从此,卡拉娜又有条狗了,她叫它“龙子”,就是龙的儿子的意思。

春天来了,也不知是第几个春天。这个春天特别闷热。有一天,卡拉娜命令“龙子”看家,她到海边去捉鱼。她从海滩一下了海,大海在发出奇异的红光,远处传来一种可怕的声音。突然,大海退潮了,海岸顿时宽了三倍。

这是海啸,可卡拉娜从未经历过。

天气一下子又变得令人窒息,隆隆的响声越来越近。大海涌起像高山一样的一浪一头朝海岛扑来。卡拉娜拼命往岸上跑,没跑多远就被海一浪一追上了,把她打倒在海滩。她双手紧紧地抓住岩石,慢慢往前爬。她实在没有力气了,但双手还是紧紧一抓着岩石。一会儿,响声减弱,过一会又万籁俱静。卡拉娜还活着,她拼命往家跑。“龙子”忠诚地守卫在家里,一切如故,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第二天,卡拉娜到泉边打水,大地又颤一抖起来,人好像在腾云驾雾,大地好橡从脚下逃离了。她当即感到:这是地震!她往家跑,大地掀起的波一浪一把她推倒了。“龙子”从家里跑出来接她,也被颤一抖的大地掀倒在地。大地在摇晃,岩石从峭壁上落入大海,世界未日来临?不,一会就平静无事了。

家被毁了,武器、食品、独木舟全被埋了。

一切都得从头来起,特别是做武器,造独木舟,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办成的事。但日子再艰难,也得生活下去啊。卡拉娜充满了信心,“龙子”对一切也都充满了信心,和以前一样欢蹦乱跳!

卡拉娜已在小岛上生活了十八个春秋,小岛上的许多岩洞里都有她刻下的图画,画的是海上和陆地的各种小生物。

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姐姐和部族其他的成员。基姆基恐怕已经老死了,那新的首领又是谁呢?十八年,他们为什么不派人来找卡拉娜呢?难道他们把卡拉娜忘了吗?不会的,部族的规矩,不会丢下任何一个成员不管,除非他死了,可是卡拉娜还活着。卡拉娜经常站在山崖向东方眺望,盼望部族派船来接她。她努力想像并记住部族里每一个人的模样..有一天,她的愿望终于被她盼到了。东方出现了白帆,是大船,和接走部族的大船一模一样,船开进了港湾,从船上下来三个人,为首的那个就是接走部族的那位船长,没错,脖子里挂着十字架。

穿长袍的船长对卡拉娜说,她的部族到了平安的国度以后,部分散开居住了。直到前几年,船长听到一位部族的人说,卡拉娜和雷莫还在岛上,也许还活着。船长曾经来接过她一次,中途风暴把船毁了,等到再弄到船,又是好几年过去了。

船长的话卡拉娜一句也不懂。不懂也没关系,反正是人的语言,多少总能交流点感情。卡拉娜也在向船长诉说,诉说十八年的荒岛生活。船长也不懂,但他还是认真地听,不住地点头,好像他什么都懂。卡拉娜把船上的三个人领到她的家,将最好的东西拿出请他们吃。他们催她赶快收拾一下东西,跟他们的船离开小岛。卡拉娜穿上她的羽一毛一裙,这是她最美的服饰。船长还用绳子量了她的身高,用蓝布替她做了一件长袍,这样可以遮住她再没有任何衣裳的身一体。

她收拾屋里东西,几乎没有什么值得带走的,除了“龙子”,她把什么都留下了。她向门前树上的小鸟道了别,又到海边去向海獭“小泵一娘一”及她的孩子道了别。

卡拉娜离开了小岛以后,并没有能找到她姐姐,是船长收养了她。他们教她学会了新的语言。她把十八年的生活经历告诉他们,他们用文字记录下来,使全世界人都知道了这个海豚岛上少女的传奇。

许多年以后,卡拉娜才死去,她那件用鹈鹕羽一毛一做成的裙子,被送到了罗马,被博物馆收藏。

那蓝色的海豚岛,再无人烟,任凭太平洋的风一浪一扑打着。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