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卡列宁教授来我所演讲

图片 11

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卡列宁教授来我所演讲

   
2013年3月21日,意大利博洛尼亚(Bologna)大学文化遗产学院卡列宁(Callieri)教授在我所做了题为“从宫殿到城镇:伊朗—意大利联合考古代表团在伊朗的考古活动”的讲座。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白云翔副所长主持,来自社科院考古所和北京各高校文博院系的部分师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波斯第一帝国,即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前550-前330年),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横跨亚非欧三大洲的霸权。在鼎盛时期,阿契美尼德王朝疆域超过600万平方公里,人口逾1800万,从东地中海至印度平原,人人敬畏。波斯帝国在希罗多德《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马拉松战役、温泉关战役千百年来令西方人津津乐道。而亚历山大大帝发动他举世闻名的东征时,重要的理由便是要想波斯讨回希腊人的公道。此后亚历山大以弱胜强,最终推翻波斯帝国的过程可谓家喻户晓,本文不再赘述。惨烈的战争期间,一些波斯名城被夷为平地。此后历经塞琉古帝国、帕提亚帝国、萨珊王朝以及阿拉伯帝国的统治,古老的阿契美尼德王朝遗迹渐渐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对许多本地人而言,它已经沦为了迷蒙的传说。

   
卡列宁教授主要讲述了伊朗和意大利的联合考古队于2008-2012年期间在伊朗阿契美尼德帝国(The
Empire of the
Achaemenids)时期最重要的政治和文化中心——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所开展的考古活动。联合考古队的工作主要从三方面进行,资料整理、文物保护研究、考古。

图片 1

    
资料整理主要是创建GIS用来系统存储已有的信息,另外就是创建一个数据库,将考古发现和记录的信息存入数据库。文物保护和研究主要是收集和分析有关石质和其他文物的信息,并且用各种科学方法加以分析,为今后的持续保护工作打好基础。意大利和伊朗的相关专家仔细地调查了引起波斯波利斯阿契美尼德台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上建筑是构件毁坏的原因,发现导致这些石质文物破环的原因并不是污染,而是石头本身,因为这些石灰岩石头对湿度和温度的变化比较敏感。意大利文物保护人员还在2011年组织了一个短期的教学实践课程,展示了意大利文物保护人员现在意大利使用的保护方法。

波斯帝国疆域图

   
联合考古队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主要是在波斯波利斯台基周围的平地开展的,目的是为了确认帕萨(Parsa)小镇的位置,根据埃兰语(Elamite)和希腊语资料可知,在波斯波利斯台基工作的人们居住在帕萨小镇。田野考古工作主要是基于地球物理调查结果进行的,在地球物理调查的基础上,进行了第一次发掘。考古发掘发现一个手工业区,这个手工业区里发现有一个窑室和燃料坑水平分布的窑和几个堆满动物骨头的垃圾坑,这个窑可能用来生产用于波斯波利斯石头浮雕上的白衣。根据地球物理调查结果在另外一个地点发现了用于浇灌花园的沟,附近发现的墙可能是花园的围墙。另外,在另一个遗址Tol-e
Ajori的发掘发现了一个阿契美尼德时期的方形建筑,长、宽各30米,可能是一座塔,这个建筑被一个厚10米的墙环绕。这做墙中间5米用泥坯,两侧各用2.5米厚的烧砖砌成。外侧烧砖表面上还发现有釉。釉砖上的符号表明了这些砖的摆放方式。这些釉砖的残块可以在一些地层中发现。

图片 2

   
另外,联合考古队在伊朗最重要的考古活动之一就是对发现的陶器从形状、数量、材料结构、成分等进行分析,这是对波斯波利斯发现的陶器做如此详细分析的首次尝试。

大流士一世苏萨皇宫墙壁

    卡列宁教授还就浮选、烧砖和发现的陶窑回答了与会者的相关问题。

波斯第一帝国幅员辽阔,拥有多个首都(一般以巴比伦为第一首都),其中最具象征和神秘意味的当属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位于伊朗法尔斯省设拉子附近)。古城字面含义为“波斯人的城市”,虽然规模并非最大,但它长期扮演着波斯帝国礼仪首都的角色,是帝王接见外国使节,接受万国来朝的场所,可谓帝国的颜面。因此,历代波斯帝王对该城的营建不惜工本,波斯波利斯也成为了波斯建筑艺术的一面旗帜。可惜的是,亚历山大大帝攻克波斯波利斯后,允许部下大肆劫掠,并纵火焚城。此后波斯波利斯再也未能恢复往日荣光,渐渐地沦为了断壁残垣,甚至被埋入地下。千年之后当地人也不了解眼前遗迹的来源,竟将其归于神话中的国王贾姆希德。

 

图片 3

波斯波利斯遗址全貌

早在14世纪,途经这里的西方旅行者和商人便曾对当地遗址作出记录。进入19世纪,随着波斯萨菲王朝的衰弱,波斯波利斯遗址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西方探险家和艺术家。不过,上述对地表可见遗址的所谓“发掘”,和海因里希·施里曼“发现”特洛伊类似,都谈不上专业。历史上,对波斯波利斯首次科学、严谨的系统考古发掘,是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学院委托德国考古学家、文献学家、历史学家恩斯特·赫茨菲尔德(Ernst
Emil Herzfeld
,1879–1948)完成的。赫茨菲尔德也因揭开了这座波斯古都的面纱而被载入史册。

恩斯特·赫茨菲尔德出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小镇策勒。大学时代选择的专业本是建筑,但出于对历史的热爱,他也选修了亚述学、古代历史和艺术史课程,这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1903-1905年,他作为德国考古学家沃尔特·安德烈的助手,参与发掘了伊朗历史名城阿舒尔(亚述帝国首都和宗教中心之一),积累了初步经验。此后他开始在伊朗、伊拉克多地进行考古,并且是发掘萨迈拉(伊拉克境内古城,2007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第一人。1920年,作为对其多年科学研究的肯定,恩斯特·赫茨菲尔德在柏林被聘为“近东研究历史教授”,这是全球设立的首个类似教授职位。

1923年,恩斯特·赫茨菲尔德在波斯波利斯的废墟中居住了整整六周。虽然地表仅剩部分断壁残垣,但他依然为古城的魅力着迷。这段考查也坚定了他亲手发掘波斯波利斯的决心。然而,从19世纪末起,波斯的考古便被法国人垄断。幸运地是,凭借与政府高层的良好关系,1931年,赫茨菲尔德最终说服巴列维王朝创立者礼萨沙阿·巴列维同意自己在波斯波利斯考古。

图片 4

礼萨沙阿·巴列维

与早先某些西方考古队那种破坏式甚至抢劫式的“发掘”不同,恩斯特·赫茨菲尔德的方案相当细腻完备,他不仅要发掘地下潜藏的遗迹、文物,还规划要保护波斯波利斯古迹并尽最大可能修复建筑。这恐怕也是他得以打动伊朗高层的原因之一。赫茨菲尔德曾在波斯波利斯生活过一段时间,早已做足功课,加之他建筑学方面的专业知识,令其考古队的工作专业、高效。虽然法国同行捷足先登,但恩斯特·赫茨菲尔德还是领他们相形见绌。

恩斯特·赫茨菲尔德考古队

经过赫茨菲尔德团队的辛勤工作,两千多年后,他们终于揭开了波斯波利斯的神秘面纱。
整个波斯波利斯古城面积约13.5公顷平方米,建立在一座高达13米的石质巨型平台上,平台长448米,宽297米,西北端有一道阶梯。古城东面靠山,其余三面建有双重城墙,固若金汤。

图片 5

图片 6

赫茨菲尔德将波斯波利斯称作“帝国的荣耀”,甚至认为它比叙利亚古城巴尔米拉更牵人魂魄。在他看来,该城体现了典型的阿契美尼德风格。北面正门为薛西斯一世修建的“万国门”(Gate
of All Nations)
,八方使节都要经过此门前往朝觐大殿拜会波斯的“”万王之王”。而守卫在大门两侧的则是源自亚述的神兽“拉玛苏”。虽然已经残破,但依旧能够想见当年此门的华丽和热闹。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万国门的西面为阿帕达纳宫,东面为百柱宫,是波斯波利斯的最核心的两座建筑。阿帕达纳宫是波斯帝王接见使节、举办庆典仪式的场所,极为气派。殿内大厅呈正方形,面积3600平方米,可容纳近万人,规模在波斯波利斯首屈一指。它由大流士一世始建于公元前515年,完成于薛西斯统治时期。现存石柱13根,石柱高度近20米。

图片 10

阿帕达纳宫遗址

图片 11

大流士一世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