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族是怎么来的 土家族服饰的起源与发展

图片 1

土家族是怎么来的 土家族服饰的起源与发展

图片 1

土家族,自称毕兹卡,即本地人之意。关于土家族的族源有多种说法,通过近年来的考古发掘,结合文献记载考察,湘西土家族是以早期濮人为主体,在融合厂巴人、楚人及其他族类后,在唐宋以后数白年问形成的。唐代以前均以“蛮”概称,宋代开始有了
“土人”这一较为稳定的称谓,1957年被正式确定为土家族。在历史发展的漫长岁月里,土家人虽然只有语言而没有自己的文字,却以独有的聪明才智、丰富深远的审美意识,借服饰、器物、肢体动作等为载体,镌刻铭记着民族远古的历程。

土家族文化象征:土家族服饰

他们对自然万物之关的崇尚,对生命崇高的价值肯定,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延续至今。这些文化载体,都生机盎然地存留在他们的观念之中,并透过斑斓厚重、源远流长的“西兰卡普”,原始粗犷、娱神娱人的“茅古斯”舞蹈,还有散布境内匕檐翘角、古朴秀雅的吊脚楼等艺术载体表现出来,展示出土家人浩然博大的群体精神,生发出特异的凝聚力和深厚的审美魅力。

我们往往可以根据不同的服饰来辨别不同的民族,大多数民族的服饰在岁月的洗礼下都保留了本民族的传统特点。那么,在土家族文化中,土家族服饰具有什么样的特点呢?一起随小编来看看吧!

湖南境内的土家族,主要分布在湘西的龙山、永顺、保靖、吉首、凤凰、古丈、泸溪利张家界市的桑植、永定区,以及常德石门、怀化沅陵、溆浦等县市。

秦汉之后,土家族先民服饰已具有浓郁的民族特征,《后汉书》中所记述的“武陵蛮”、“五溪蛮”“好五色衣”,表明了土家先民喜“斑斓”服饰的审美倾向。

一、土家族服饰的起源

到了南宋,在唐代即已蓬勃兴起的织锦业此时已进入全盛时期,同时,用五彩华美的织锦制作服饰亦自然成为了土家人的最爱,南宋《溪蛮丛笑》对此有描述:“绩五色线为方,文采斑斓可见。俗用为被或衣裙,或作巾,故又称峒布。”《大明一统志》、同治年间《龙山县志》亦多有记载。

土家族古老舞蹈“茅古斯”中舞蹈者身上披的茅草、树叶、棕毛、稻草,以及《摆手歌》中唱述土家先民“身上捆的芭蕉叶,头上戴的芭茅草”,折射了先民土家族服饰最原始的衣着装扮,印证了土家族经历了一个草秸裹身、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

土家人崇尚繁丽多姿的服饰习俗,一直延续到清“改土归流”之前,改土归流前,土家服饰沿袭旧习:“男女垂发,短衣跣足”“男女服饰均皆一式,头裹刺花巾帕,衣裙尽刺花边。”。

“茅古斯”,土家语称为“古司拨铺”,意即“祖先的故事”。其最突出的外部特征是结草为服:“茅衣”一股由五块组合在一起的茅草构成,将一些草片分别围在腰部、胸部,并扎于双臂,其中一块做成头罩,将头和脸全部遮住,头罩上端翘立着3—5只尖锥形犄角,单数角表示人,双数角表示兽。舞蹈时,手握代表阳具的“粗鲁棍”上下左右摆动,或高高翘起,以此表达他们对天地神明的崇敬之情,祈求族人的生存和繁衍。茅古斯通过原始诡异的土家族服饰装扮和肢体语言,保留了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神崇拜等上古时期遗存的种种精神符号,被称为“中国舞蹈的最远源头”和中国戏剧的“活化右”。

到了乾隆二十年间,土家民族形象第一次以草图形式在《皇清职贡图》里清晰呈现:此时永顺、保靖等地区的部分土家男人已开始着裤,上衣为圆领短袍,衣长至大腿,包头巾,系腰带,裹绑腿;女人则“高髻螺鬟”,内穿立领短袍,外套对襟背心,下着过膝百褶裙,以布缠腿。

1978年,人们在龙山里耶新石器遗址中发现一些石器、陶片器饰痕纹中,有大量的粗绳纹、网结纹、方格纹等,这说明远古的土家先民,早在六七千年前就学会了粗放的编织工艺。张家界出土的巴人遗物鐏于上的“椎结人头纹”,战国墓葬中出土的众多玉佩、滑石器耳环等,反映了这一时期土家先民的头饰和配饰风貌。龙山里耶出土的秦简中,记载了里耶在当时大量生产、运送军服的史实,表明两千多年前楚域的古代巴子国,在被秦国统一之前,士家地域的原住先民的土家族服饰已经形成。1986年,张家界出土了西汉时期的三烛青铜烛台“两南蛮夷铸像”,人物头戴编织帽,下身着裙,这便足远占土家先民服饰的缩影。

土家族男子穿琵琶襟上衣,缠青丝头帕。妇女穿着左襟大褂,滚两三道花边,衣袖比较宽大,下面镶边筒裤或八幅罗裙,喜欢佩戴各种金、银、玉质饰物,但是并没有苗族那样的银头饰、银项圈。

二、土家族服饰的发展

土家族“男女一式”的百褶裙,保留了远古时代“裳”的遗风。在我国古史记载中,有“裳,障也,所以自障蔽也”之说。这是最古老的裙子样式,类似围裙的形状,为一帘式样。

1.清朝改士归流前的土家族服饰

“改土归流”,成为了土家服饰的重要转折点。当时清政府派去的流官,不断对土司时期的习俗加以禁止,也包括服饰在内。永顺知府袁承宠在雍正八年颁布:“服饰宜分男女也”;保靖知县也“限一年,尔民岁时优腊,婚丧宴会之际,照汉人服色。”从此,土家族服饰男女一式的外观形式得以彻底改变,男性由穿刺花衣裙而改穿满装;妇女则上穿满装,下着汉裙,即八副罗裙。

秦汉之后,土家族先民穿着的土家族服饰已具有浓郁的民族特征,《后汉书》中所记述的“武陵蛮”“五溪蛮”“好五色衣”,表明了土家先民喜“斑谰”土家族服饰的审美倾向。到了南宋,在唐代即己蓬勃兴起的织锦业此时己进入全盛时期,几大名锦绚丽灿烂的色彩,向世界有力地显示出服饰大国的博大风采。同时,用五彩华美的织锦制作土家族服饰亦自然成为土家人的最爱,南束《溪蛮丛笑》对此便有描述:“绩五色线为之,文彩斑斓可见。俗用为被或衣裙,或作巾,故又称峒布。”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