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明军在朝鲜干不过丰臣秀吉?

图片 4

万历明军在朝鲜干不过丰臣秀吉?

万历朝鲜战役,明朝从中得到了什么?

万历二十年至万历二十六年,东北亚是一个炸药桶,中国、日本、朝鲜三国经历了长达七年的战争状态,中国史称“万历援朝战争”,被定为“万历三大征”之一,日本史称“文禄长庆之役”,曾两度与中朝交战,朝鲜史称“壬辰丁酉之倭乱”,此战乱被朝鲜人视为“万世必报之仇”,总之,这段历史对于这三个国家而言,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迹。

朝鲜 辽东 平壤 日军 日本 明朝 万历 总兵……

十六世纪八十年代,丰臣秀吉基本完成了统一日本的大业,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日本的邻国——朝鲜,当然,更大的野心是在吞并朝鲜后,以朝鲜为跳板,入侵中国,然后构建以北京为核心的“大东亚共荣圈”,他的这个“大东亚构想”的思维可以说极具野心和侵略性。

图片 1

列位看官看到这里,是否觉得和历史上的另一份文件很类似?那就是三百余年后,即一九二七年,由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义一所提出的著名的《田中奏则》:“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国征服,则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是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侵犯。”

万历十五年前后,受全球化贸易起步的影响,东亚地区的交流和碰撞都异常激烈。实力渐强的日本人通过贸易从中国、东南亚以及西欧获得好处之后,慢慢拉近了与中国之间的差距,进而产生了走出海岛,登上东亚大陆的企图。

图片 2丰臣秀吉夙愿建立一个亚洲大帝国,他决心到比日本更广大的空间施展一番。首先要征服朝鲜,再来征服中国,后再征服印度。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刚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不可一世,妄图定都宁波,称霸亚洲,在1592年至1597年之间两次入侵朝鲜,与明朝军队直接对决,在东亚掀起轩然大波,中国史称万历朝鲜战争,朝鲜称壬辰倭乱,日本称文禄庆长之役。

田中义一的思维完全是丰臣秀吉“大东亚构想”的升级版,可见,日本“亡我之心”是百年相继,而朝鲜则成了日本实施侵略的首选目标,根据此后的历史也可以发现,清末,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也是从朝鲜开始的,好了,我们继续谈万历援朝战争。

图片 3

丰臣秀吉绝对是个枭雄,他在入侵朝鲜之前,还专门派使者致书朝鲜国王说:“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而直入于明使四百州溶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意思就是说,我想借你的道,去进攻大明,望你让道包涵,好一招“假途灭虢”之计啊!

列位看官知道,朝鲜没有什么靠谱的军事力量,小西行长、加藤正清等率领二十万日军在釜山登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日军,朝鲜君臣立马吓尿了,不到一个月,大片国土沦陷,两个王子成了俘虏,国王李昖只得向“老大哥”大明王朝求救。

日本入侵朝鲜这件事在当时并没有引起朝廷的重视,当然这主要是长期以天朝上国自居的惯性思维在作祟,鉴于中朝的特殊关系,明朝只派出了三千多兵马,结果一败涂地,兵败的消息使得朝野震惊,万历皇帝决定抗日援朝,任命宋应昌为“备倭经略”,还特别将在宁夏平叛的总兵李如松召回,专任提督,并让兵部尚书石星负责统筹安排。

万历皇帝在此时体现出了一个中国君王应有的气魄,从大局而言,朝鲜是大明王朝的外围屏障,抗日援朝的决策显然是正确的,但从微观上看,万历皇帝依然有很多不足,他延续了朱元璋疑心、猜忌的基因,但在政治谋略,任人唯贤上,却少有他祖先的英明,至少在用人上就有重大失误。本文为趣历史原创,未经趣历史官方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首先,宋应昌就不是做经略为帅的料,他官至兵部侍郎,素有口才,但是这个人非常迷信,只知道相信鬼神,据史料记载,到了辽东之后,还专门请了一个方士,披发持剑施符演法,指望着天将十万天兵去抵挡那二十万日军,这种人怎能为帅?

其次,石星虽为兵部尚书,但此人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在军事指挥上并无长处可言,他还专门派精通日本文化的沈惟敬前往朝鲜,其目的在于争取与日军和谈,可见,他的主要方针是着重与“和”,这与当时的大环境是格格不入的,要知道朝鲜已经基本沦陷,朝鲜国王一再要求明军支援并抗击日军,可明军首战不利,退而求“和”,与全局不利。

倒是总兵李如松,是一个打仗的材料,他是名将李成梁的儿子,须知,张居正当国,就是以戚继光与李成梁守卫北疆,李如松自幼随父征战,久经战阵,作战经验丰富,他正是在宁夏平叛时被召至朝鲜的,更可贵的是他非常熟悉东北及朝鲜一带的地形环境,可以说,他在出征朝鲜的人事安排里,最具有战斗力的。

图片 4丰臣秀吉的政策具有划时代意义,对日本社会由中世纪封建社会向近代幕藩体制转化有一定成就。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这个人事安排,可以看出万历皇帝在抗日援朝的整体策略上,是重援朝而轻抗日,对于战和二策,他始终没有做决断,而朝廷中,如石星等具体负责人,则是主和一派,后来的故事其实很戏剧化,让一代名将李如松首鼠两端了。

沈惟敬在石星的授意下与日军和谈,李如松则趁此机会,率部出其不意,奇袭平壤,一举收复开城、黄海、京畿、江源四道,此役体现出李如松的军事才能,然而,仅仅过了半个月,李如松却因为轻敌冒进,在碧蹄馆遭遇日军伏击而失败,其实此役损失并不大,相比半月前的平壤大捷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由于此役李如松的亲兵损失惨重,至此,李如松再未有进取之意。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