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人暴露年龄的时候到了!还记得当年的“南极洲”雪糕吗?

图片 9

十堰人暴露年龄的时候到了!还记得当年的“南极洲”雪糕吗?

原标题:十堰人暴露年龄的时候到了!还记得当年的“南极洲”雪糕吗?

又到盛夏,如今的冷饮市场商品琳琅满目。但几十年前,在北京一到夏天,就是“北冰洋”一统天下的局面。

“北冰洋”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36年诞生的北平制冰厂,1951年开始生产汽水,并正式注册“北冰洋”商标,着名的“雪山白熊”商标图案面世。

1986年,刃量具厂建设了一条汽水生产线。

图片 1

雪糕和汽水是不少市民盛夏的最爱,如今,市面上已有各种品牌的雪糕和汽水。而实际上,在上世纪80年代,这些大品牌还未出现时,十堰已有多个品牌的雪糕和汽水。其中,刃量具厂生产的“南极洲”牌雪糕风靡一时,成为一代人舌尖上的记忆。

1963年5月25日,《北京日报》2版

满足职工降温需求

图片 2

厂里开了条汽水生产线

上世纪90年代北冰洋汽水生产线。翟伟/摄

“南极洲”牌雪糕要从一条汽水生产线说起。1986年,刃量具厂建设了一条汽水生产线。当时,54厂、24厂、41厂和62厂等都有汽水生产线,主要是满足职工夏季消暑降温。

北冰洋汽水一上市就受到了北京市民的热捧。一毛钱的汽水,对于一个月收入可能只有二十几元的家庭来说,也算是一种“奢侈品”了。但每到夏日,一瓶冰镇的北冰洋汽水,就是挡不住的诱惑。

8月28日,记者在刃量具厂见到了73岁的柳国仁。他告诉记者,刃量具厂得以建设汽水生产线,是当时行政科科长王洪鼎提出的,后经厂领导商议批准,这才建设并投产。照片中汽水生产线上的男子,正是王洪鼎,但如今,他已去世许久。

图片 3

“在生产汽水之前,职工夏季主要靠糖精水消暑。”柳国仁说,那时候蔗糖比较少,水里更多的是兑糖精。厂里有制冰器,消毒后的冰块兑糖精水,就成了冷饮。

1986年4月3日,《北京日报》2版

柳国仁说,54厂和24厂是十堰最早生产汽水和雪糕的,当时,他们经常去24厂采购汽水。

北冰洋汽水一上市就受到了北京市民的热捧。一毛钱的汽水,对于一个月收入可能只有二十几元的家庭来说,也算是一种“奢侈品”了。但每到夏日,一瓶冰镇的北冰洋汽水,就是挡不住的诱惑。

1986年,刃量具厂也购买了一套汽水生产线,在退休办旁的厂房生产,不少厂里的职工家属在生产线上干活,解决了一部分就业问题。“当时生产的汽水有菠萝、桔子等4种口味。”柳国仁回忆,当时,一天能生产300多箱,每箱24瓶。

那时候没有冰箱、冰柜,小卖部和合作社一般用一个大桶盛满了凉水,将汽水放进去泡着,也就是“镇”。后来,才开始用冰块给汽水降温,这就是“冰镇”的来历。

“批发价每瓶不到一角钱。”柳国仁说,玻璃汽水瓶在当时是个稀缺物,喝完汽水,瓶子都要回收,少一个瓶子,都要赔钱。

图片 4

除满足厂里职工需求,刃量具厂的汽水,还有一部分对外销售。“那时厂里有1400多名职工,每日300箱的供应绰绰有余,一部分就外销了。”柳国仁说,加班生产,一天能产600箱。当时,市民对汽水的需求量并不小,甚至出现排队购买的情况。

:2012年,在三里屯,北冰洋汽水并排躺在“冰床”上,引来路人驻足品尝。阎彤/摄

“南极洲”牌雪糕

1951年出生的林先生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只要是看见门口摆着一块大冰坨子,不用猜,准是卖北冰洋汽水的。冰面上有一个个小凹槽,一瓶瓶汽水就卧在里面。“店主一边与街坊说笑,一边用手翻转着饮料瓶子,让它们都受凉。”
(2011年1月27日《北京日报》9版,《“北冰洋”汽水勾起美好记忆》)

设备简单但用料很足

图片 5

2011年1月27日,《北京日报》9版

1988年,刃量具厂引进雪糕生产线,开始生产雪糕。

改革开放后,1985年,经改制,北京市北冰洋食品公司成立,开始大批量生产,北冰洋冷饮也迅速从“奢侈品”变成了北京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大众消费品,北冰洋品牌进入了鼎盛时代。

“后来,还是雪糕卖得好,汽水都是卖雪糕时搭售的。”柳国仁说,1988年,刃量具厂引进雪糕生产线,开始生产雪糕,并在90年代中期风靡一时。

当时一到夏天,家家户户都成打成打地购买北冰洋,每家几乎都存有北冰洋的汽水瓶。因为汽水瓶是有押金的,用空瓶可以继续换汽水。一到夏天,孩子们就会美颠颠地拿着空瓶去换汽水,每次还会拿出几瓶汽水来精心挑选,比比哪瓶更满。

柳国仁是雪糕项目的负责人。此前,他是一名电工,腿部摔伤后,转到了行政科工作。“那时我哪里懂什么做雪糕,接手这个任务,真是压力巨大。”柳国仁说,当年,都有雪糕生产线厂家到厂里推销,因此,生产线并不成问题,难的是配方。

图片 6

柳国仁笑着说,第一个雪糕配方还是从54厂“偷”来的。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的北冰洋汽水瓶。

“54厂比我们厂早一年生产雪糕,我常去他们厂里考察,一来二往和一些职工混熟了,就把配方搞到手了。”柳国仁说,尽管拿到了配方,但他们还要对配方进行升级,不能跟着卖一样的产品,显得没什么竞争力。

每年4月到10月的生产旺季,“北冰洋”厂里总是24小时不停工。位于安乐林路的老厂址一天到晚都有汽车、平板三轮车排队等着拉货,进货商家的队伍总是排到厂门外二三百米。

当时,刃量具厂行政科20多人,做好一个配方,就给每人发一根雪糕,让他们试试口味,给出意见。来来回回调整了好几次,大家觉得口味合适了,才拿来集中生产销售。既然要生产雪糕,就得定个品牌。“雪糕是个很冷的东西,哪里最冷,就想到了南极洲。”柳国仁告诉记者,当时,南极洲品牌还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了。

图片 7

最初制作雪糕的设备很简单。“如拌料用的就是一口大缸,靠人手工搅拌。直到销路打开了,积累一定资金了,才逐步升级改造设备,提升工艺。”柳国仁说,尽管设备简单,但那时制作雪糕用料很足——从上海采购进口的奶油、湖南常德和湖北咸宁采购奶粉,十堰和襄阳采购土鸡蛋……做出来的雪糕深受老百姓欢迎。

上世纪90年代的北冰洋汽水瓶,改用了红底白熊的商标。

“54厂比我们早一年生产雪糕,但后来被我们挤垮了。”柳国仁笑着说,不是工艺不行,主要是他们不顺应市场机制,不管淡季、旺季始终都一个价。

那时的“北冰洋”,年生产汽水1000万打,列全国八大汽水品牌之一,是北京工业系统的骄傲。(2011年1月27日《北京日报》9版,《“北冰洋”品牌月底回归》)

效益最好时日销过万元

图片 8

年上交厂里50万元

2011年1月27日,《北京日报》9版

柳国仁介绍,他们先后推出了40多种雪糕,其中,最畅销的是双色雪糕,按原料算,一天能卖出5吨。“口感很好,批发价1角8分钱,很平价,老百姓都能吃得起。”1994年左右是南极洲雪糕的热卖期。“当时,购买雪糕的经销商每天早上就过来排队,还要取号,一个号能拿50根或100根。”柳国仁回忆,前来排队的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有的经销商甚至安排好几个人取号排队,好多拿一些雪糕,那时雪糕最远卖到了郧阳区柳陂镇。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北冰洋”意想不到地迎来了“寒潮”。

到1998年,他们又推出了蛋筒雪糕,这也是该厂推出的最贵的一款雪糕。“批发价8角钱,市场上售价1.5元。”柳国仁说,尽管价格很贵,但也不愁销路。

最先是美国的可口可乐杀入京城,抢占阵地;接着是广东“健力宝”、“强力”等饮品百花齐放;然后是天津的果茶独树一帜。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雪糕厂里的职工含加班一天工作12小时以上,一个月能拿到六七百元工资。而那时,刃量具厂的新员工不过每月200元,老员工则是三五百元。“算下来,平均一天可销1万多元。”柳国仁说,因为效益好,那时雪糕厂每年给厂里上缴50万元。“原来厂里要花钱用于员工福利,每年上交50万元后,厂里就不用出钱了。”柳国仁说,厂里看到雪糕厂效益好,还支持雪糕厂扩建厂房,增加生产线。

“北冰洋”原有的市场被迅速瓜分。(1993年6月5日《北京日报》2版,《北京饮料何时再领风骚》)

柳国仁说,从1986年冷饮厂建设至2002年雪糕厂关闭,他们先后用于设备升级的投入累计超过了1000万元。放到当时,这已经是十分庞大的投入了。

图片 9

提及雪糕厂关闭,柳国仁颇为惋惜。“毕竟雪糕厂不是工厂生产的主业,领导发展思路调整,而当时,一些全国性的专业冷饮雪糕企业也迅速崛起,占领市场,我们显得没有竞争优势。”柳国仁说,最终在2002年左右,雪糕厂正式停产。

1993年6月5日,《北京日报》2版

尽管雪糕厂停产已有十多年,但柳国仁相信,南极洲早已成为那一代人的美好记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北冰洋”寻找出路。1990年,在国企的“合资潮”中,北冰洋食品公司也同外商合作,分别成立了4家合资公司,“北冰洋”品牌被作价400万元入股。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