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见

姑苏见

当然,我毫无嘲讽他们之意。毕竟,谁会愿意自己的生活落伍呢?同时我也相信,现代文明不会永远遗忘这些深巷。传统之美终有与现代化和谐相融的机遇在的。

徒步水巷,便见人家临水而居,浣纱洗衣。许多居家都是前街后河,时常可见有的人家,探出一座木桥,通向后街。唐代诗人对此多有吟咏,如:“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白居易)“水似棋文交度郭,柳如行障严遮桥”(皮日休)“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杜荀鹤)等,苏州民居风貌的特色也因这些诗句而成为古城优美的风景线。

责任编辑:

然而,苏州毕竟不是历史博物馆,它也在时代的变革中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杜荀鹤这两句唐诗,曾多么形象地概括了苏州的风貌啊。然则日月经天,沧海桑田,而今再回苏州,即与我儿时所见相比,苏州人家已多半不再枕河。曾经的河畔人家,或迁入高楼林立的小区;或已枕着灯红酒绿的商铺入眠;或则开着私家车,穿梭在车水马龙的通衢大道——当年杜荀鹤深情吟咏的“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之意境,看来已消逝在历史的烟波里了。

“家在画中住,人在画中游”

说到豪车,我恍然意识到,怪不得苏州街上电动车多如过江之鲫;他们多半出自这些“尽枕河”的人家吧?住在这疑似被现代文明遗忘的小巷落里,你再有钱,也无从开车呢。而再留心一听,那些来来去去的小巷居民,已多半是外乡口音。那些个“土著”的苏州人,显然都更愿意迁到高楼大厦上,去回眸那“人家尽枕河”的美景去了。

失去的还会再回来吗?!

沉吟间,友人开口了:“真好呵!这地方比陈陈相因的大街有味道多了!”确实,仅从游人的审美或怀旧而言,这里真是别有韵味。但对于长居之人,也会为之陶醉吗?别的不说,住在这肠道般扭曲狭窄的巷子,你的呼吸都仿佛会艰涩一些。许多拥挤逼仄的旧屋里,有的连电视、冰箱都难有落脚之地。“比如你”,我对友人说:“虽然你觉得美,可是你愿意住到这里来吗?”他立刻摇头摆手,反问我:“你呢?你也不会愿意呀。”

但愿,多留一份回味,少留一份遗憾。

这也难怪,年轮在转,世事在变。而全国都在变,富甲天下的苏州更不可能不变。不过,有天我偶然拐入光怪陆离的大街背后,恍然又生出种穿越的感觉,眼前的一切竟浑似儿时光景。原来苏州仍有着这么多、这么长、九曲回肠、迷宫般的深巷在呢。依然是巷里有坊,坊中有里,你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就连窄窄的一个门廊中,也深不可测地藏着许多人家。有些石库门里,楼上楼下晾满衣衫,巴掌大的天井里,塞满杂物。而贯穿这些小巷的,仍是那曲曲弯弯细细长长的小河!虽然河上已不见一叶扁舟,河水也失却往日的清冽;但小河两岸的人家,依然“尽枕河”。而那一顶又一顶翘首相望的小石桥,几乎还是旧日模样。坐在石桥栏上一望,两岸挤挤挨挨的房屋,依旧坡顶小瓦、木格窗扇;只是相形那些新小区,备觉低矮陈旧。但家家屋后那悬空条石砌成的亲水台阶,虽已无人浣洗,但与皎月下的幢幢垂柳却依然相映成趣,令我怦然心动。

对苏州的向往由来已久,并不仅仅是那里有我忘年之交的朋友,也并不仅仅是那里有渔火荧荧的枫桥和钟声悠悠的寒山寺。我总觉得那里有我梦牵魂绕的东西,和一种难以言传的情结。

原标题:姑苏见

一到苏州,我便迷恋上了粉墙黛瓦的水巷民居和烟雨渲染的石板拱桥。

姜琍敏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作者:姜琍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许是苏州人对古城的保护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漫步在河畔街和,随处便可见古桥、古屋和古塔,颇似旧体诗的用典。如果说那三横四直水波粼粼的小河,是一首诗行的分隔,那么,烟雨渲染风格各异的石桥,就分明是音韵的顿挫了。再看那高高低低的门墙,你就会觉得好像是线装书里的老宋体字,虽说有的已给蛀蚀得缺撇少捺,却仍不失古朴的神韵。踏上鹅卵石墁地的老街,你会发现两边的老店铺,好似律诗的对仗,虽不是那么工整,但也无逊规矩的底蕴。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