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情

图片 8

榆树情

原标题:老榆树琐忆

记忆中,小村位于广阔无垠的库布其沙漠脚下的一片盆地,芳草鲜美,芦苇遍地,绿树成林。村中央有一颗粗大雄伟的老榆树。它既是全村开会的场所,也是村民仲夏乘凉闲谈品茶的地方。村里年纪最大的长者德胜爷说:这棵树在他小的时候就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所以我们那个村子叫“大榆树村”,我们那个乡也叫“大榆树乡”,大榆树也因此而远近闻名。

图片 1

每年桃花谢了,杏花谢了,柳絮飞了,直到大榆树长出茂密的榆钱,浓密的榆叶的时候,已经是炎热的盛夏。那时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乡村还没有电,更不要说有电视了。家里黑灯熄火,闷热难耐,我们几个五六岁的小孩就每晚在大榆树下玩耍。这一天,德胜爷也来了,我们就围着德胜爷嚷嚷要听故事,德胜爷一边点着一袋烟、一边给我们讲起了牛郎织女的故事。德胜爷一辈子没有成家,平时就爱逗我们这些村里的小孩,大家围着德胜爷听得聚精汇神,全神贯注。望着耿耿星河,朗朗明月。最后德胜爷指着一明两暗的牛郎星和银河对面璀璨的织女星说:王母拆散牛郎和织女的家庭后,规定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七晚上才让他们一家人团聚,而这时,天下的喜鹊都要飞到天庭为牛郎织女搭一座鹊桥让他们共度良宵,每到夜深人静,月亮升起的时候,只要你躲在黄瓜架下,就能听到牛郎织女在鹊桥上的窃窃私语。

配乐:老友潸然《两个黄鹂鸣翠柳 》

美妙的传说烙印在幼小的心灵里,我们都信以为真。等到七月初七这一天,还真看不到喜鹊的踪影,晚上我们就蹲在黄瓜架下偷听,肥大的黄瓜叶盖在头上,还真看不出架下有人,等啊等,等到月亮上来了,我们望着斑驳陆离的月光,悄声静气,要不是同蹲的表哥的一个响屁,引起哄堂大笑,或许还真会坐听到天明。

儿时的记忆中,老家村子里有一棵老榆树。老榆树粗壮挺拔,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就像一把巨伞撑出了家乡历久弥新的壮观,也撑起家乡一段落雨生烟的历史和千古不息的人文气象。

第二天,在大榆树下,我们叽叽喳喳给大人们讲昨夜的故事,德胜爷笑了,大人们都笑了,他们还真笑的我们莫名其妙。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排空驭气,飞上天庭,看见了牛郎,牛郎挑着筐,筐里坐着两个仔,他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跟,在漫天飞舞的鹊桥上,追上了牛郎,看到了牛郎织女一家在鹊桥上洒泪拥抱的情景。

图片 2

春夏沧桑快,江河日月新,转眼之间十年过去了,我们就要初中毕业了。这一年盛夏,小村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好端端烈日当空的晴天,忽然从天边飘来一片云朵,不到半小时,已是乌云密闭,飞沙走石。正中午时分,忽听一声惊雷,如排山倒海,如石破天惊。大榆树上火光冲天。有人看见大榆树旁飞起一缕黑烟,如形如影,大榆树主树干被雷劈成三枝,横卧于地,转而是瓢泼大雨,水流成河。

老榆树下,有一块相对开阔的平地,被村里人称之为榆树底下。名字虽不大气,但却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甚至可以从600年前的历史中找出它的影子。儿时,我常到榆树底下玩耍。这里开阔、平坦,是小村里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聚拢着小村的人气,又有老榆树的庇护,让人觉得凉爽宜人,也让人觉出一份神圣气韵的护佑。

大雨过后,树下围满了全村的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棵树年龄长,长得粗,树洞里一定住着个妖怪,被龙王抓走了”。表哥说:“还是树长得高,被雷击放电起火了。”这时,德胜爷住着拐杖来了,说:“你们知道啥,这是好兆头啊!看那股黑烟,隐隐成形,飞向天空,我们大榆树村一定会出贵人的”。转而对我们几个说,“你们可要好好念书学习呀,学好知识,给咱出人头地,我们是做梦也想过好日子啊”

图片 3

天色已经晚了,我们全村人还是围着大榆树久久不肯离去。家乡是贫穷的,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还在顽强的耕作着,他们耕种着希望,耕种着期盼,耕种着下一代。家乡又是伟大的,就是这一方水土,才养育出一代代辛勤的创业者。他们走出小村,走出小镇,融入外面世界的滚滚洪流中。德胜爷的话,使我们几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暗下决心–学好知识,学好本领走出去再回来报答家乡生我养我的人民。那一年秋天,我们进了县城,三年后,我们有的进了省城,有的进了京城……大榆树并没有倒下,几年后,它顽强的生命力又孕育出三个枝头。树干也许是雷击的缘故,宛如一座横卧的假山,树洞也大的出奇,整体造型奇特,引来无数好奇者观光留影。

在这里可以听到每天发生在小村里最新鲜的故事,诸如谁家的儿子要娶媳妇,谁家的闺女要嫁人;谁家的老母猪又下了一窝猪仔⋯⋯听着这些发生在村里大大小小的故事,不仅让人感知出家乡人的喜怒哀乐,也让人从那看似平淡的叙述中,体会出他们思想与情感的流泻以及心路的趋向。

一晃又是三十多年过去了,而今仲夏,我们中的一员—我的表哥,已经是全县有名的企业家。他不忘诺言开发了我们那个小村,也开发了大榆树乡,兴办旅游业,酒店高楼平地而起,村民统一安置在了新盖的移民房中,大人小孩都拿着工资可以颐养天年。土地也都被旅游公司征用。大榆树,还是过去那颗大榆树,它全身挂满彩条又昂头挺胸雄姿英发的见证了小村过去的艰辛,见证了早已远去了的德胜爷的预言和梦幻,也见证了新世纪小村的辉煌。

图片 4

QQ号:421741035

更让人兴奋的是在夏日的某个夜晚,听上一段关于老榆树的故事。虽然多数的故事都是些掐头去尾、支离破碎的“选段”,但从那些亦如流觞的故事中,总会让人觉出几分的感动和振奋,或是乱象丛生、民生凋敝的凄惨来,并让你的思绪随着故事的起落陷入一份跨越时空的思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5

关于老榆树的来历以及村子的形成,村里已经没人能够说清了。在漫长的历史演绎中,经风历雨的老榆树的存在,也算是家乡的一个奇迹了。于是,家乡一直流传着一首民谣:“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榆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榆树下老鸹窝。”这首一直流传着的民谣中,不仅让人联想到了老榆树不寻常的经历,也让我们仿佛从中看到了祖先们从三晋大地一路走来的艰辛。

为求证我的这个推断,我翻开了县志。志中记载:“明永乐十一年(1413年),明成祖朱棣车驾北巡,驻跸团山,顾此沃野,遂下诏复置州曰:隆庆⋯⋯迁发山西等处流民充之。”从史书的记载中我们似乎可以判定,流传在家乡的这首民谣是有历史依据的。于是我推断,家乡的这棵老榆树,也一定是那些走上流放与迁徙之途的祖先们,在异地他乡为自己心中留下的一份家乡记忆和思念亲人时的一种精神寄托。

图片 6

但让人痛心的是,大跃进期间,为大搞生产运动,队长一声令下,将老榆树锯倒后做成了1200条扁担和500条铁锹把,无私地奉献给了一个水库工地,并让这一“壮举”上了当时报纸的头版头条,从此老榆树名扬四海。没了老榆树,那个留在几代人记忆里的“榆树底下”的古老名字,也从此一点点淡出了小村人的记忆,让一段饱含了文化内涵与生命气息的历史从此断送了生命,将一份无奈永远搁浅在了家乡人的心里。

图片 7

虽然老榆树早已不在了人世,化作了青烟腐尘,但它当年的影子却依然是我脑海里最坚实、最顽固的记忆。那些曾经发生在榆树底下的故事,充满着平仄节拍的往事,仍会时常溢上心头,并如翻江倒海般地搅动着我的情绪,勾起我对家乡的思念。

图片 8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