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听 | 原生态!这群叔叔阿姨带来的通山山歌别有韵味

图片 4

带你听 | 原生态!这群叔叔阿姨带来的通山山歌别有韵味

原标题:带你听 | 原生态!这群叔叔阿姨带来的通山山歌别有韵味

图片 1

9月3日 小雨 气温: 24~34℃

王爱民、王爱华兄弟

图片 2

在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贺家坪镇李家槽村,蜿蜒的山路上总能听到忽远忽近的山歌声。这里地处山坳之中,人烟稀少,方圆两公里内看不到人影,于是站在不同山头以山歌对答就成为人们互相联系的一种方式。

声• 音 • 的 • 主• 人

王家是村里有名的山歌世家,父亲王纯成以及王爱民、王爱华兄弟都有着粗犷豪放的嗓音,深受大家喜爱。王纯成是村里有名的山歌王,“出门一声喊,进门一声汪”便是他留给乡亲们最深刻的印象。年轻时家里穷,总要干活到深夜,有时为驱赶困意,他会与大伙儿边劳动边唱歌,久而久之,对山歌的兴趣就越来越浓厚。那时,村里的一些大户人家在农忙季节常常要雇一些劳力,同时要请上四五个嗓子好的人在田头敲锣、打鼓、唱歌,之后便逐渐形成一套独具特色的田间艺术——薅草锣鼓。王爱民说:“父亲当时学山歌是为了挣工分。以前村里的人一起薅草(用锄头给地里的庄稼除草)时,一天的工分是两分,打薅草锣鼓一天就能挣到双倍工分,父亲便拜当地有名的民间艺人钟祖槐为师学唱山歌。父亲说,喊上几句山歌浑身都舒服,干活都比别人快一倍,每天一唱起歌来,吃不愁,穿不愁,什么烦恼的事都忘了。”受父亲影响,王爱民兄弟俩自小就能像模像样地哼山歌了。

“八月吔个采花吔,采得花儿开吔,桂花开得个满园内香哦……”通山县九宫山镇船埠村,一阵质朴悠扬的歌声在青山绿水之间回荡,仿佛就是生于山间的音符,与山间万物自然相融。

据王爱民回忆,小时候每天放学后,离家门口还隔着几道山梁就会放开喉咙喊山歌,正在田里忙碌的父母听见声音就知道孩子们要回来了,该回去做饭了。有时候,父亲也会和他们对上几句。在几个兄弟当中,父亲最看好的是王爱民。他的声腔能高出正常人八度音,嗓音条件得天独厚。他从小学习成绩也不错,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中学,但读到高二时,因家里困难只得辍学。那时,父亲王纯成的名头已经叫得很响了,很多人都来他们家学打锣鼓、唱山歌,王爱民闲着没事也会跟着喊上几嗓子,时间一长,他也加入了父亲的团队。

沿着田埂循着歌声找去,原来是一群大姐聚在竹林边唱着山歌。

十七八岁时,王爱民便随父亲四处“云游”。村里谁家办红白喜事,都要请人去唱歌,父子二人常常应邀齐上阵。慢慢地,父亲能唱的歌,王爱民都会唱了,有的唱得比父亲还好。“唱多了,感觉只要想唱什么音,都能唱得出来,而且一口气可以唱很长时间,拖蛮高的音。”

细听歌曲,顿时被歌声中丰沛的喜悦情感所感染。大姐们嗓音嘹亮,各具特色,又奇特地相融,直白质朴的歌词诉说着家长里短,四季春秋,婚丧嫁娶,普世人生。

王爱华从小也非常喜欢文艺,但他没有像父兄一样成为民间艺人。13岁时,王爱华考进了县歌舞团,又被送到武汉音乐学院学了两年舞蹈。之后,他开始自学小提琴、扬琴、竹笛、架子鼓等乐器。1998年,王爱华进入葛洲坝集团下属的三峡艺术团工作,在乐队里担任架子鼓手。虽然他没有正式跟父亲学过山歌,但家庭环境加上一副遗传的好嗓子,让王爱华对唱山歌很有感觉。

图片 3

王爱民的儿子王浩宇今年13岁,在父辈的熏陶下,如今也能唱上十几首山歌,几年前还跟随爷爷王纯成在北京登台演出。王爱民对儿子继承山歌的事并不强求,他说:“这还要看他自己的兴趣,目前最要紧的是学习文化基础知识,这是创新、发展长阳山歌的基础。”

这群大姐看上去平均年龄约莫四十岁左右,个个精神饱满,笑容满面。为首的一个被大家叫做“三姐”。“我们这只队伍叫三姐民歌队,除了我,其他的姐妹都是通山船埠村土生土长的村民。”“三姐”李玲说。

2004年8月,在三峡车溪风景区打工的王纯成、王爱民父子二人参加了第二届中国南北民歌擂台赛,获得歌王奖。2006年,王爱民与王爱华组成“农民兄弟”组合,参加中央电视台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以一曲长阳山歌《花咚咚姐》进入了原生态组决赛,获得优秀奖,不久又获得了文化部群星大奖和中国原生民歌大赛金奖。从此,“农民兄弟”名声远扬,不少人奔着他们跑来学唱山歌。

李玲是武汉人,知青下乡时到了九宫山镇船埠村,和村里算是颇有渊源。

随着他们一家的走红,一些精明的商家纷纷想与他们合作,试图将传统的原生态民歌注入流行元素,加工制作后推向市场。北京一家影视公司多次找到王爱民,要与他签约,并承诺投入巨资用于培训、包装、推销。但王爱民舍不得家乡的山山水水,他说:“长阳山歌没有了山水环境,我唱起来也就没有了激情。”

“我2010年回船埠村时,发现这里几乎没有群众文艺活动。一到晚上,村民要么守在家里看电视,要么聚在一起打牌。这么美丽的乡村夜晚,就这样浪费了。”李玲感叹,那时城里流行起广场舞,乡村清新的空气,美丽的风光,多么适合跳广场舞啊。在她的发动组织下,船埠村有了第一支广场舞队,后来又从跳广场舞慢慢演变成唱山歌。

王爱民说,土家民歌分为小调、风俗歌、五句子歌、薅草锣鼓等几大类,王家父子演唱的歌曲大多属于薅草锣鼓。由于薅草锣鼓对嗓音的要求比较高,因此传唱的范围相对要小,但其声音高亢,歌词来源于生活,更受人们喜爱。一般的土家民歌都是“五句子”,即每句歌词都是七个字,五句为一段,曲牌大约有30多种,包括“四声子”“版声子”“南腔”“叹茶”等。这些曲牌、歌词都是靠一代代歌手口口相传,没有文字资料。跟着父亲学了300多首民歌的王爱民,所有的歌词和曲谱也都是记在脑子里的。目前,王爱民最想做的就是整理长阳山歌的歌词与曲牌,用文字将其记录下来。

通山山歌,自古以来就祖祖辈辈传唱。一次在和村民拉家常时,问到当地的歌曲,对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的歌不好听,上不了台面。拗不过李玲的再三追问,对方唱了几句,顿时让李玲眼前一亮!谁说山歌不好听,这样原汁原味的原生态,才有味道啊!这简直就是音乐的活化石!

图片 4

其实,那时村里会唱山歌的人已经不多,都是上了年纪的。山歌没有固定的模式,歌词随心而唱,长短参差不齐,全靠口口相传,在演变的过程中变化较大。李玲有心整理,便请来一位老师,与之一起整理改编了二三十段小调,后来选出五首小调串在一起成为“小调联唱”,并把山歌与广场舞结合编排歌舞。这首“小调联唱”成为了通山最火的山歌,男女老少都会唱两句。十里八乡的演出里,总少不了“小调联唱”。

“有一次我们山歌队去参加演出,也是唱这首‘小调联唱’,刚上台,台下的观众就说,这是原唱来了。”李玲说,可见其在通山的流行程度。

“三姐民歌队”年龄最小的30多岁,年龄最长的65岁。自从参加了民歌队,大家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变化。队里年龄最长的朱景仙,一直身体不好,手和腰部都不能负重,自从参加了民歌队,经常和老姐妹一起排练,慢慢的身体好了,人看着年轻多了,一连排练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

民歌队让山歌流行起来,年轻起来,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参与其中。70后的成满萍是队里的主唱之一,她说:“队里的人个个都很有朝气,看起来很年轻。”

村里的妇女干部也对民歌队大力支持。村妇联主任涂菊花担任队长,妇女主席李琳也是队里一员,队里的大小事务她们付出了不少精力。还有一些不擅歌舞到村民,热心的甘当后勤。

民歌队里还有几位男同胞,既能唱,又能演奏乐器,成为“花朵”里的几片“绿叶”。

“大家对待这个事特别认真。一说有演出有排练,放下手中的事就来了,队里很多都是奶奶辈的人,一样非常刻苦,大冬天坚持排练,令人感动。”李玲说。

如今在船埠村,村民们开始热衷于文化娱乐活动,打牌的人少了,这少不了民歌队的带动。而在通山,曾经几乎失传的山歌,如今又焕发生机,在街头巷尾都能听见。“我们通山县城有名的夜宵一条街,晚上经常这桌那桌之间有人对歌呢。”民歌队队员们说。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