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学说上海话时,哪一个词组(两个字)最难讲?最难学?

图片 4

你觉得学说上海话时,哪一个词组(两个字)最难讲?最难学?

原标题:蹔蝍、远开八只脚、搞啥百叶结……上海话里的这些“脚”,你都会念吗?

问:你觉得学说上海话时,哪一个词组(两个字)最难讲?最难学?
沪语难学,众所周知,最难发音的是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吗?

以前,每到夏天,

图片 1

就会有推着自行车,

甘蔗,我老婆嫁给我12年了,用上海话讲甘蔗这两个字永远讲不好🤣,然后我接触了很多新上海人,他们也都讲不好

后座挂着一串笼子的老伯伯,

上海话是租界时代独创,主要市里十个区,市区人讲侬郊区人讲昵,上海话里有许多洋文化,洋伞洋钉洋气等,还有许多英语混合语,克拉翻司等,还有许多流行语外地人更不懂,拉三木壳子懂京等时代语。

走街串巷叫卖着“叫蝈蝈”。

试读三位数222,同样三个2,发音不一样,用沪语读数,两百耐泥,对照普通话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图片 2

我认为2和20难学,因为2和20的2发音完全是不同的。

不少的人还会专门买上非常好看的蟋蟀盆,

2-liang第一声,20的2-er第二声。

在弄堂里都蟋蟀!

一直搞不懂,2块钱和20块钱的说法。认为2块就是2块,20块也是2块。

但你知道,蟋蟀的上海话该怎么说嘛?

外地老公讲班公室开会老有人讲“阿无来”,问我啥意思,第一反应就是有人骂侬“阿污卵”。伊讲应该不是,搞了半日天原来是讲“挨下来”,侬也结棍额,三个音没一个学准额。

上网查询以及咨询了上海话老法师后,

我记得是“安全”,这个词组最难发音

发现蟋蟀上海话的写法有好几种,

“枇杷”和“琵琶”,“血”和“雪”,绝大多数上海人都难讲得对。

比如“䟅【虫止】”、“蹔蝍”、

又是无聊的话题,干嘛不可以举出全国各地的方言来讨论,中西部崛起应该多学学武汉,重庆成都,南昌,郑州,西安等地的方言才好。

“趱绩”、“赚绩”、“蛅蝍”的等等。

沃湿(心情不好,又悔又难过,又无可奈何)例句:“股票今天又跌了,真是沃湿。”;吼势(气脑不已,说不出的不舒服)例句:“心里老吼势格。”

古代“蟋蟀”也叫“促织”,

阿拉弗zi桑害恁,弗尧得。对勿此!

(对,就是那篇古文)

不过,相信大部分朋友是反应不过来的。

所以,就先写普通话的“蟋蟀”吧,

上海人自然能转化成默认的那2个音的。

图片 3

也有朋友说,

其实“蟋蟀”这2个字说不定

在历史长河的语音变化过程中,

转到上海话时

已经变成我们现在发的这2个音了!

而就有人用这个上海话中的这个

创作出了别样的歌曲。

图片 4

“蟋蟀”在上海话里的读音跟普通话的相差交关大

如果一下子卡住,想不出念法

不妨先来听听大王王和小王王的这首《蟋蟀》歌

顺便温习一下,雌雄蟋蟀在上海话里的叫法吧:

蟋蟀

词曲:王渊超 演唱:王渊超、王琦乐

录音及后期:王渊超
沪语校对:上海闲话朗读社

蛐蛐 蛐蛐蛐 蛐蛐 蛐蛐蛐

蟋蟀
雄的叫做二尾子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