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 圈

图片 1

猪 圈

今天是个好日子,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一位本地书友。起因是一本签名本,书友老纪在我店下单买了一本签名散文集,得知我和他在一个城市后,建议我到他那里小坐一下。我也觉得没有必要花冤枉钱,决定给纪老师送去。但当时我正在外地出差,时间既久,心生不安,觉得让人家久等总不是个事儿,于是让家人给送,家人在给纪老师打了电话后,纪老师说不必着急,等我回家再说。今日回家第一天,拿了书,坐车就到了纪老师住的小区,先打电话没有人接,好在有地址,按照地址开始找,小区太大,问了两个人才找到,小区门禁处碰上一个大嫂人很热情,问明白我要找的人,巧的是和她在一个单元住,开了单元门把我领进去了。也许我长的面善,不像坏人?呵呵。上楼,纪老师已经在等,他上身穿了一个摄影马甲,刚睡醒的样子,年龄在50多岁。进屋后,纪老师把我让进书房。书房不大,一壁墙顶天立地全是书。一壁墙是字画,靠窗是一个大桌子,上面有若干的毛笔,画笔,字帖,画册,小有凌乱。纪老师说“你是老板?”
“是,也不是什么老板,就是自己爱好,弄着玩的。”
“看你这么年轻,我以为是个老学究来着。”我
汗。闲谈几句后,纪老师赠了三本他参与编辑的图书,其中一本志书,中华书局出版的。我请纪老师给签下名,纪老师开始推辞,我说来一次不容易,给签一个吧,纪老师人和善,打开书,认认真真的签了名,另外铃了个人的印章。感觉纪老师生活极有规律,怕是耽误他的时间,我告辞回家了。纪老师是一个典型的文人,书法绘画都相当有功力,若非初次认识太过唐突,我当时就想求他一幅字画啦,因为自己水平差,看到水平高的写的字、画的画就很喜欢,唉,毛病啊!

图片 1

这个梦,是我做出来的,而不是编出来的。

梦中的那个城市,我记不清它的名字。只知道那段时日,我因事常去那里。因了什么事呢?大概是书画方面的事情。像我等做小事赚小钱的人,出差在外一般舍不得住得太贵,也就两百多元钱那种商务酒店。我住的这家酒店,前身是国营或集体性质的宾馆,大约相当于三星级吧。后来在雨后春笋般的快捷酒店业态的冲击下,迅速没落,被迫承包给私人老板,只是经营理念和管理方式有了改变,人员和装修都沿续了原有的风格,整体感觉比较老派和大气,节奏缓慢,价位适中,人气显得不温不火。住在这种地方,会有放松和亲切的感觉。

因为常来住,也就与这家酒店的服务员相熟。有时外出的时候,摊在房间桌上、床上的字画就懒得收拾,一般也不会有人动……可是,这天我从外面回来,看到的情形,使我大惊失色——酒店的底层变成了那种花俏、廉价的旅馆,我住的房间也已面目全非,我的字画都被撕掉裱头,用浆糊像旧报纸一样被糊得满墙都是……又一次领教了世道的蛮横,这可都是多少年精挑细选,又花了成千上万的真金白银买来的——我焦急地赶到吧台,想找领导问个究竟,吧台里坐着个艳俗的肥婆,根本不以为然,操着东北口音冲我嚷嚷:
“想找领导啊,我就是。反正就这样了,你怎么着吧?”

我拿她没招,就想自己上楼,去找领导理论。这个洒店原本是个三层楼,二楼和三楼都有装修工人在热火朝天的干活儿,他们说上面两层已经租给浙江老板,马上要开服装鞋帽的“尾货市场”,并说楼下旅馆现在的老板是个东北娘们儿——操,看来那个肥婆没有骗我,她就是领导!我彻底无语了……

看客,我讲的这些事情,你不会当真吧?我可是上来就说过,这是在做梦——多亏是做梦,要不然我就麻烦大了,操劳多年,就指着这几张“废纸”打发残生呢,要真被拿去糊墙,可叫我情何以堪?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