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河抗战时间及经过 东北军抗击日伪军十余万人

热河抗战时间及经过 东北军抗击日伪军十余万人

日军进攻热河,左下方是被日军杀害的我国农民

战前准备

1933年2月17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下令进攻热河,令第六师团主力于2月23日从打通路沿线出发,向天山下洼、朝阳一线进攻,尔后向赤峰及林西、多伦方面扩展;以一部兵力从朝阳寺附近出发,向赤峰方面进攻;以一部兵力控制界岭口、冷口、喜峰口等长城要隘,掩护主力攻占承德、古北口。

1932年,张学良严令汤玉麟不准投敌的同时,将东北军缪澄流旅、孙德荃旅和黑龙江省第二十九旅、三十旅调往热河,加强防守,并从10月开始构筑工事,经三个月于年末基本完成。1933年初,张学良调四十一军孙殿英部进驻赤峰,并以东北民众抗日后援会的名义,收编进入热北林东、开鲁,热东下洼、阜新等地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前后共收编七个团。2月初,日军加紧准备进攻热河,张学良决定成立两个集团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由他自己自兼,主要指挥东北军王以哲、丁喜春、缪澄流、孙德荃等旅和黑龙江省军第二十九旅、第三十旅,约3.5万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由张作相担任,副总司令为汤玉麟,指挥孙殿英第四十一军、汤玉麟第三十六师两个旅和张廷枢第十二旅,以及热河境内的东北义勇军,约7万多人。

18日,宋子文偕张学良到热河视察。宋对热河守军说:“本人代表中央政府,敢向诸位担保,吾人决不放弃东北,吾人决不放弃热河,纵令敌方占我首都,亦无人肯作城下之盟。”张学良要求大家誓守热河,雪“九.一八”之耻。同日,27名东北军将领由张学良领衔从承德发出通电:“时至今日,我实忍无可忍,惟有武力自卫,舍身奋斗,以为救亡图存之计。”呼吁全国一致支援。

两集团军的作战地界限划分是:以朝阳、建昌、凌源、平泉至承德的公路为界,以南为第一集团军作战地,以北为第二集团军作战地。中方合东北军各部及东北义勇军共20多万人。1933年1月28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在新京下达466号作战准备令,完成了军事部署。
2月17日,武藤信义下达了473号攻击令,决定2月23日开始军事进攻。2月18日,张学良、张作相、汤玉麟、万福麟、宋哲元等27名将领在承德发出热河抗日通电。2月21日,日军开始攻入热河,企图逼迫中国守军投降。武藤信义于22日下达最后通牒,要求驻热河的中国军队全部撤出。2月23日,日本要求中国撤出热河军队遭拒。2月24日,日军兵分三路开始大规模进攻。

23日,日本驻南京领事上村就日军侵入热河事,向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罗文干面递日政府备忘录称:“热河省内张学良军及其他反满军队之存在,不但与满洲国主权抵触,且与热河省治安恢复不能两立。”说日军进攻热河系“因张军等留驻热省内,不得已而出此”,其责任“应由中国方面负担”。并威胁说,如果张学良等部武力抵抗,“则难保战局不及于华北方面”。

战役爆发

在前线与敌作战的中国战士民众抗日义军王显亭在通辽阵地

1933年2月21日,在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指挥下,以张景惠为“满洲国讨热军总司令”,大本营设在锦州,日伪军总共达10万余人,兵分三路:北路以日军第六师团和伪满洲国军张海鹏、程国瑞部组成,由通辽出发,攻开鲁、新惠、建平,目标赤峰,之后南下承德;东路以日军第八师团和伪满洲国军李寿山部组成,由锦州出发,沿锦朝线进攻北票、朝阳、叶柏寿,最后向承德进犯;南路由日军第七师团、第十四师团、骑兵第四旅团和第八师团一部,另有伪军丁强部,从绥中出发,向建昌、凌源、平泉进攻,再向承德进犯。

此外,侵占长城沿线的日军第八师团一部和驻山海关守备队组成一个支队,由古北口出发北上,直犯承德[3]
。针对日伪军三路侵犯热河,东北军也分三路应战:北路开鲁至赤峰一线,由孙殿英部和热河省军骑兵第十七旅崔兴五部防守,东北义勇军冯占海、李海青、刘振东等部协助战斗;东路北票至朝阳、建昌一线,有黑龙江省军第十三旅于兆麟部、热河省军步兵第三十八旅董福亭部和退入该地区的东北义勇军李春华、唐聚五部;南路凌源至平泉、承德一线,由东北军第十六旅缪澄流、第八旅丁喜春、第十九旅孙德荃和黑龙江省军第十九旅王永盛等部防守[4]

战役过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