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吕·四块玉·风情

南吕·四块玉·风情

我事事村,他般般丑。丑则丑村则村意相投⑴。则为他丑心儿真⑵,博得我村情儿厚。似这般丑眷属,村配偶,只除天上有⑶。

我事事村[一],他般般丑。丑则丑村则村意相投。则为他丑心儿真,博得我村情儿厚。似这般丑眷属,村配偶,只除天上有。

⑴则:虽。村:粗俗、蠢笨。

[一]村:村野,作形容词。句谓村配丑,则情淳,也是对“郎才女貌”的否定。

我事事处处愚笨,他般般样样都丑。丑就丑吧,笨就笨吧,情意却十分相投。只因他相貌丑心里有真情,以心换心,我对他的情意也同样厚。像我们这样的丑眷属村配偶,世上难找除非天上才能有。

这是一首别致有趣的情歌小曲,曲里一反传统郎才女貌,才子配佳人的择偶标准,而以“心儿真”,“情儿厚”作为感情的基础,唱出人间最本色最天然的纯真、朴实、无邪的爱情颂歌。“心儿真”真在“意相投”,就是说双方要真心相爱,情投意合,不嫌双方“事事村”,即事事蠢笨,不嫌对方“般般丑”,即样样丑陋;“情儿厚”厚在“他丑心儿真”,就是说他心地真诚、善良,赢得了女主人公厚厚的情意,赢得了女主人公的芳心,在女主人公心里,“心儿真”“情儿厚”二者缺一不可。正因为女主人公把爱情建立在心心相印,两意相投的基础上,不以才貌取人,才把自己说成事事蠢笨的傻姑娘,把对方说成样样丑陋的憨小伙。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