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泉而赋,为城而诵!

图片 3

为泉而赋,为城而诵!

原标题:为泉而赋,为城而诵!

山东济南,是我国古老的城市之一,论历史年代,它比北京,南京还古老,它最早的记载,见于《春秋》一书,齐相公十八年,集会诸候于泺。泺,是济南最古的名称。齐桓公十八年,是公元前七零一年,可见,在两千七百年前,济南就是相当重要的城镇了,随着皇朝的更替,名称也不断更换。史书上常提到“历下”一词,也是济南的古称。到了汉朝初年,改称济南,是因为它位于济水之南的原因。济水,是当时一条大河。其河道与黄河下游的流向大致相同,后来,济水并入黄河流域。尽管在济南的北面,再也找不到济水的踪影,但济南这个名称,却沿用下来了,千百年来,直到今天还是这样称呼它。
如今的济南,是山东的省会,也是齐鲁之邦政治和经济的中心。特别是文化色彩十分浓郁。它北临黄河,南依泰山,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元朝于钦《汇波楼记略》云:济南山水甲齐鲁,而泉水则甲于天下。清朝文人刘凤浩,更以“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水半城湖”的赞语称颂济南,凡是读过刘鹗写的《老残游记》的人,大概都会记得,书中的第二回写道:“到了济南府进得城来,家家泉水,户户垂杨,比起那江南风景,觉得更为有趣”,好一个“家家泉水,户户垂杨”。这样亲切的描写,虽是文学家夸大的笔触,但济南泉水甲于天下,确实名不虚传的。因此,济南素以“泉城”的美誉闻名天下。从古至今,它吸引着无数的中外游人,前来探幽访胜。我也是有感于这个盛名,才不辞长途跋涉的劳苦,千里迢迢,先后两次来到济南城,目的是为了一睹“泉城”的风貌。
济南城这个地方,有大量的地下水,随处都可以见到涌泉。相传古有七十二泉之称,其实何止此数。其原因是这里所处的地形地貌而形成的。济南的南北两面,均是丘陵绵延的山地,城北有鹊山和华山,冈岭相连,隐隐如同一道长堤,城南有高耸的千佛山,环绕三方,而济南则介于南北两山之间,是一个低洼而开阔的小盆地,山
冈的地下伏流甚多,水往低处流,在低洼之处寻找隙缝喷涌而出,是自然现象。这就是济南多泉水的原因。济南的泉水虽多,按地域划分,大到致分为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五龙潭四大泉群。
我记得首次到济南,行色匆匆,任务压头,无暇久待,与名山胜水失之交臂,颇生遗憾。一年后,再次到这里,正值三春之际,鸟语花香,莺飞草长,稍有闲瑕,便首先去趵突泉公园。在济南,趵突泉名列七十二泉之首,座落在千佛山
以北,大明湖以南,济南西门桥外一里处,是一个新清雅致,以泉水闻名的公园。趵突泉的历史十分悠久,最早的记载,见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一书,当时名叫“泺”,是因为它是古泺水的发源地,宋朝时,济南知府曾巩,,见泉水喷涌的磅礴气势,将它改称为趵突泉,一直沿用至今。
解放后,设立趵突泉公园,将附近的漱玉泉,金线泉,卧牛泉等许多小泉并为一园。如今这里绿树浓荫,楼阁掩映,水榭长廊,曲槛溪桥,假山嶙峋,是一处颇具山水清音的园林。近年来,又重修了著名词人李清照纪念堂,更为名园增色不少。
我跨入遗留突泉公园的正门,西行不远,就到了园内的“园中之园”,这里是宋朝爱国女词人李清照纪念堂。人们都知道,在济南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男一女两大词人,一是李清照,她以文彩婉约而见长。二是辛弃疾,他以气概豪放而著称。千百年来,这两大词派的流脉,就象济南的泉声一样婉约与豪词曲,一直回旋在人们的心际中。李清照
,字易安,生活在北宋末年社会剧烈动荡的岁月里,其父李格非,是当年著名的文人。李清照的故居,在离趵突泉不远的漱玉泉边,也就是纪念堂这个位置。她幼年秉承庭训,富有才思,十八岁时,由父母作主,与丞相赵挺之子,太学生赵明诚结緍,夫妻志行和谐,情深爱笃。宋室朝政腐败,全国举兵南侵,京城失陷,徽,钦二帝被金兵所俘,家乡沦丧,他们依毅然南渡,共赴国难,不幸在南奔途中赵明诚暴病而亡。李清照孤身漂流杭州,绍兴,金华之间,艰苦,备尝,晚年以买卜为生,清苦凄凉。李清照的文学著作,在南宋时就出版了好几部诗词文集,其中一部,摘取故乡漱玉泉的名称,命名《潄玉集》,流传至今。她的词作,前期悠然飘逸,晚年颇多感伤。后人将她的文学风格,视为婉约派日代表,其中有许多诗词,至今还众口传颂。
九百多年来,人们一直怀念她。一九五六年,济南政府决定,在李清的故乡潄玉泉边,为她建造纪念堂。当时的潄玉泉,已并入趵突泉公园。纪念堂的建筑面积,约一百五十多平米,四周白墙绕,小门楼之内,一个正厅,厅内陈列李清照的作品。
人们对李清照的纪念,应当是永久的,不幸的是,在“文革”浩劫中,纪念堂被暴徒捣毁,文物散失,院落变成了破烂不堪的仓库。粉碎“四人帮”之后,当地有关部门立刻拨出专款,重新修复纪念堂,并且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展了两倍,面积达到了六十多平米,院落与厅堂的布局,吸收宋朝的风格,比原来的建筑设计,更臻完美。
我来到纪念堂前面,只见垂柳婆娑,清泉明澈,尤其是潄玉泉一泓湾湾的碧水,潺潺有声,好象在不停的涌流欢歌。宽敞的门楼上,悬挂着郭沫若手书的“李清照纪念堂”匾额。还有郭沫若撰写的对联:“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杨深处;潄玉集中,金石录里,文采有后主遗风”。院内左有“溪亭”,右有“叠翠轩”,曲栏环绕,两侧对峙。正前方是大厅,两边有耳房。庭院内外,翠竹掩映,假山嶙峋,芭蕉临窗,更有洗钵泉一道清泉穿庭入户,各种奇花异木,错落有致地点缀其间。此情此景,使我感到,这纪念堂幽雅的环境,清静的院落,足以昭示一代词人有风采,抚慰人们对她的思念之情。
正厅内,陈列着李清照的画像和塑像,各种版本的诗词,以及生不介绍,还有许多评价她的书籍,壁上挂着历代名人的题诗和字画。客们不到这里,从众多的文物中,从古今名人妙语连珠的颂扬中,欣赏到李清照的文采,更可以了解到她的人格魅力。
她早年是一位优柔文雅的才女,热烈的追求爱情。她《声声慢》一词,描述丈夫外出未归的寂寞心态,是早期代表作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
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闺中少妇,如此才情,须眉男子所不及也。
而其晚年在亡国亡家之后,身心处于极度悲痛之中,笔下一改昔日多愁的心态,关怀国家的兴衰。她写的“生当作人杰,死也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还有“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杯土”等诗句中,已经看不到去那种婉约缠绵的情调,而是充满热血男儿的阳刚之气,表现慷慨激昂的爱国之情,欲图有所作为的愤发气魄。
我不免在想,在今后的日子里,这位伟大词人的故居,再也不会冷清。现在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游客,从各地来到这里,瞻仰故居,回思故人,深切体会到郭沫若题写纪念堂的诗句:“一代词人有旧居,半生漂零憾何如。冷清今日成轰烈,传诵千秋是著书”。
离开李清照纪念堂,沿着平坦的花径,漫步在艳阳清风之中,垂杨疏柳之下,一边走一边看,透过拂面的枊丝,看到趵突泉北面已整修一新的泺源堂,趵突泉是泺水的发源地,因此而得名。这泺源堂初建于宋朝,现在建筑,是清朝时期重修的。
泺源堂周有回廊环绕,前廊突出水面,如今油漆一新,红柱蓝瓦,雕梁画栋,在日光映照下,显出一片金碧辉煌。趵突泉的南边,那座取名“半壁廊”水榭,以及泉池东侧的“来鹤桥”,全都沉浸在一片澄洁的天光水色之中间,真是古中出新,静中有动,碧波荡漾,人影楚楚,迎接着一代新的游人。我上次来到这里,还没见到这样的景象。
跨入泺源堂,堂前的抱柱上刻着元朝人写的对联:“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联中所说是华不注:山名,简称华山,位于济南城郊。)后院的墙壁上,嵌有许多文人墨客歌颂趵突泉诗词碑石,大都是明清两朝的作品。西南面有一座观谰亭,亭中树立着一块石碑,上书“趵突泉”三字。旁边还有“观谰”和“第一泉”石刻。这块“第一泉”石碑,有一段不平凡的来历。据说清朝乾隆皇帝南巡,来到趵突泉参观游览,地方官员恭迎圣驾,用泉水煮泡香茗,接待皇上,乾隆见其泉水极为甘美,泡起茶来,更觉香浓味醇,增色几分。乾隆兴所至,挥笔写下这“第一泉”三字。
古人所著的《趵突泉记》中说:泉之著名,在乎甘冽,趵突泉甘而醇,清而冽,且重而有力,故而潜行远,矗腾高,如水晶三峰,欲冲霄汉,四季如雷吼。我想,这些话并非过份夸张。当年唐朝陆羽品评天下泉水,以中冷泉为第一,也未可知。
在一片垂杨绿影围绕的观谰亭旁,我背倚“第一泉”大石碑,垂手凭栏,观看闻名天下的趵突泉水,别有一番情趣。趵突泉是一个大水池,泉池略呈方形,面积一亩许,四周围着石栏杆,池内三股清泉,从池底的溶岩裂缝中喷涌而出,三股并发,凭空涌起,势如鼎沸,浪花四溅,状如三堆白雪,银花玉蕊,隐隐若有声,如同闷雷在耳。是夜喷发的泉水向池中涌出,而啊里始终不满不溢,因为在泉池的另一;这,装了一个堰口,让多余的水流出。看那飞浪急湍地向下奔泻,就知道流量不小,据说每秒钟有一千六百多公升,这就是泺水的源头。趵突泉水极为清澈,因为池底都是沙石,水质不为污泥所染。
古代描述趵突泉的诗词歌赋甚多。明朝文人晏壁有诗道:“饮马崖前水满川,江水泉进蕊珠圆。济南七十二泉乳,趵突堪称第一泉。”还有诗云:“平地忽堆三尺雪,四时常吼半空雷。”奔涌的泉水夺路而出,自然就会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清朝方人沈复在《浮生六记》中说道:趵突泉为济南七十二泉之冠,泉分三眼,从地底忽涌突起,其沸腾,天下泉水皆从上而下,此泉从下而上,乃一奇也。另外清朝怀应聘也说:趵突泉有三穴,相处不远,水自三穴中涌出,三柱鼎立,并势争高,各不相让,喷珠飞沫,如同冰雪铺陈,自相拚斗。呜呼,水之劲挺,乃至如此也。方人墨客早就把它描述得淋漓尽致了。
谁知近些年来,趵突泉涌出来的水在逐渐减少,雷鸣般的吼声也在慢慢消失。这是什么原因呢?据专家们考证,原来是附近增设了许多工厂,大量抽取地下水,使趵突泉水源不足,自然也就涌不出来了。尽管有关部门大力整治,但涌出来的水量已不如前。
出了趵突泉公园,沿着柳荫如带的护城河走去,行走不远,便到黑虎泉,黑虎泉是由琵琶泉,汇波泉,九女泉等泉水组成。遥遥望去,只见月桥卧波,悬崖巍然,茶社方亭居其上,石虎喷泉从临其下,三泉吐涌,波谰翻腾,势如崩云,声如虎啸。明朝晏壁《黑虎泉诗》云“石蟠水府色苍苍,深处浑如黑虎藏。半夜朔风吹石裂,一声清啸月无光。”诸泉汇成小河,琵琶泉从河底涌出,白浪翻腾,淙淙有声,我想,如果夜深人尽时,,乘着月色,在此细听琵琶低语,最能引人瑕思。九女泉清澈甘冽,传说月白风清之夜,曾有九位仙女相约在此沐浴浣纱。名泉与神话交织一起,游客们乍听起来,别有一番情趣。
座落在济南旧城西门外的五龙潭,趵突泉一里,它是由月牙泉,悬清泉,礼泉等五处泉水汇聚而成,广约一亩许,水深约数尺,状如深潭,故有此名,相传这里曾经是唐朝开国名将秦叔宝的出生地,旧时,潭边还有“大唐胡国公秦叔宝之故居”石碑。
位于泉城路以北的珍珠泉,王府泉,溪亭泉等十多处泉水组成珍珠泉群,流入大明湖。它是个一亩见方的水池,四周几株古槐,一方石碑。我走近一看,那池水晶莹透亮,清澈见底,池底升起串串水泡,源源不竭,宛若万斛珍珠,忽聚忽散,忽断忽续,忽急忽慢,大者如珠,小者如玑,在太阳光照射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泽,如同明珠缨络,晶莹温润,仪态万方,更有金黄色鲤鱼浮翔其间,树影倒映池中,忽然间,一阵微风拂面,吹皱一池清水,碎影晶光,别有一番诗情画意,令人子耳目一新。
可是,如此圣洁之地,自明清两朝数百年来,均为官府占据。明朝时,这里曾是德王藩邸的所在地。清朝自康熙年间起,又变成了山东巡抚衙门,民国时期,长年设立军政官署。解放后亦是如此。平民百姓只能站在外面望泉兴叹,难得一睹芳容。近年来,才重新对外开放。如今这里小桥流水,绿柳垂荫,花木扶苏,亭阁幽雅,是游览的好地方。
济南城的泉水实在太多,古往今来,在中华大地上,没有任何城市可以与之相比,人们将它誉为“泉城”,是当之无愧的。众多泉水从地下涌出,呈现出不同的形状,有的如白浪翻滾,有的如玉蕊银花,有的如洪涛倾注,有的如虎啸龙吟,有的如细雨潇潇,有的如琴弦低语,不一而足。人们有机会来到济南观赏泉水,应该是一种享受。

图片 1

75岁教授国光红谈《泉水赋》创作——

六易其稿作律赋 676字颂古今

9月6日晚的敬泉大典上,著名表演艺术家薛中锐先生登台朗诵了《泉水赋》,醉倒全场观众。

《泉水赋》的作者是75岁的老教授国光红,他向记者讲述了六易其稿,创作《泉水赋》的全过程。

国光红,现年75岁,退休前系齐鲁师范学院(原山东
教育学院)中文系教授,讲授音韵学、文字学、古代汉语、古代文化等课程。早年师从山东大学殷孟伦、殷焕先先生修文字、音韵、训诂之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后师从四川大学常正光先生学甲骨文商史,发表论文40余篇。

虽然年逾古稀,国光红谈起古文创作,依然思路清晰。
“接到敬泉大典组委会的命题要求后,我首先考虑使用哪种赋体。因为这篇《泉水赋》要在敬泉大典现场朗诵,我认为字数偏多的汉大赋、文赋都不合适。所以,我最终选择了音韵谐和、对偶工整的律赋。”

撰写《泉水赋》,既要写泉,又要见人,历史、新貌、风俗、人情都要有。不足700
字的成稿中,出现了大舜、伏生、终军、房玄龄、秦琼、辛弃疾、李清照、闵子骞等对济南有重大影响的古人。
讲到风土人情,又出现了刘鹗、
“二妞”,以及名不见经传的济南街坊们。“济南名士太多,所以必须进行取舍。”国光红说,写历史,他用了“明
写”的手法,而对于济南保泉、护泉的努力,则用“隐约”的手法来表现,以此虚实结合。

这篇《泉水赋》要写得挺拔,铺陈起势要写出历史的厚重感、穿透感,要对古往今来的世俗风貌给予关注和表现,
更要写出济南人大气、大度,虽传统但又绝不保守的品格,
所以创作过程并不容易。”国光红说,他的第一稿写了1200字。后来又经过多次删改,1000字、800字,反复修改了六次,直至删改到676字。

整篇赋中,国光红最满意的是最后一段“赞”的部分,
尤其是“见谯楼之浴战火,证济水之变黄河”两句。他认为,这两句比较贴切地表现了泉城济南的厚重感。他认为,济南举办敬泉大典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大典是一个仪式、一个符号,通过一个仪式,可以汇集各种信息,让民众对泉水的感情得到充分的抒发和寄托。“济南作为泉城,宣传泉水是必须的,也是广大市民喜闻乐见的。”

图片 2

敬泉大典现场

著名表演艺术家薛中锐——

为诵读《泉水赋》 查了一晚上字典

年逾八旬的薛中锐是我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奖”获得者,还曾获得中国朗诵艺术最高奖——“朗诵艺术贡献奖”。

图片 3

薛中锐登台朗诵《泉水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