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枣儿

图片 2

酸枣儿

原标题:【 杏 花 村 】 枣 树

在单位铁路线旁长着几株没膝高的酸枣树,今年竟然结出了小酸枣儿。

枣树就这样成了院子的中心和图腾,我愿意把那段时光称作我和它的黄金时代。我在枣树下背过诗,听过音乐,看过星星。就像乡邻们,就像移树的亲戚,他们都爱笑,我在枣树下,大约也爱笑

图片 1

董彦斌

前些天酸枣儿变色后,自己顺路摘了几颗,吃到口中刚稍略有酸味,摘回来几颗给搭当老王吃,老王说:“咱这地的酸枣儿不行,刚第一年结果,个小儿且有污染,哪天我休班上山给你摘点儿,山上果园的路边和壕沟边有太多酸枣儿树了,树上结满了个大的酸枣儿。”

法学学者

我的搭当老王是个正宗的驴友,只要休班就开车往山扎,山里的什么季节有什么?哪里长什么?他可以说是倍清。每年他家冬天储备的苹果、梨、山楂等从来不买,这水果基本上都他捡秋得到的,而且我也每年都能借不少光。

如果给杏花村找一个树和花的图腾,无疑是杏树和杏花,这是村名使然,贴切得很,有点像“梨园行”所讲的“老天爷赏饭吃”。可是,如果给我家的院子,以至于给祖母家和外祖母家的院子找一个树的图腾,那就该是枣树了。

我一直没见到老王把酸枣儿带来,以为他早把前些日说的话儿忘记了呢?没想到老王他还真的说到做到了,昨晚还真的给我摘了一袋酸枣儿来了。我接过酸枣时说:“这事儿你还真记着呀。”

鲁迅的院子有两棵枣树,恰好我家的院子也是两颗枣树,只不过,一棵是甜枣树,另一棵是酸枣树。前年见到叔叔时,叔叔给我拿了树上的枣,之前又见到邻居伙伴,也是给我拿的枣,也就一碗的量,我却最懂他们,这是最了解我。我曾经说,国旗和国徽是国家图腾的新样子,见到这枣时,真像是一个人在异国见到国旗飘扬,是的,那时我见到了自家院子的图腾,多年未回老院儿,闭上眼睛也知道枣树在一年年萌芽结子。

图片 2

在山西大学读本科时,上王文清先生的音乐课,我写过仅有的两首歌,一首歌叫《日子》,里边就提到这枣树,这图腾。

“那哪能忘呀,以前去没摘是因为霜没下透,树上有叶子,摇晃树枝酸枣儿不落地,大前天那场苦霜,酸枣树叶子基本全落了,好多酸枣儿也落地了,剩在树枝上的一晃儿也就都落下来了。我特意的给你捡了一袋。对了,问你一下,酸枣儿无肉且酸得要命,这多酸枣儿能做什么用呀?”老王问我。

院子里有几株果树,枣树之所以能成为图腾,是时间与空间使然,从时间上,枣树栽得最早。父亲与母亲原与祖父母同住一院,后来就在这杏花村的“和尚圩”地区批得一块地,在此筑房。不知为何叫做“和尚圩”,大约曾有过一座寺庙吧。其实,大家一直称之为“于”的读音,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是读错了,现在叫“花明西街”。那时盖房子,就像割麦子,讲究各家帮忙,大约有一位大师傅,相当于设计师,而大量的工程,是邻里乡亲和友人帮忙而建好。

“主要是你嫂子要酸枣仁儿,前阵子她从电视上看养生节目说酸枣仁儿煮粥能治失眠,于是晚餐一吃粥时就唠叨要煮酸枣仁粥,来治我晚上睡不实的毛病。这回可好了,你给我这袋酸枣儿省着她吃粥时在唠叨了。”

为了省钱,房子用了一批土砖——我不知道土制的砖算不算砖。事实证明,土砖确实不堪用,几年后,大约与父母持家有方有关,他们把地基垫高,又重修了新房。但是,枣树却是在第一次时已栽好,所以枣树是真正的元老,梨树和苹果树,皆为几年后所栽。我记得是一位祖母系的表舅为我们刨了坑、放了树、填了坑、倒了水。

“其实我这方法摘酸枣儿是懒人摘法,真正的摘应该是在寒露时分直接从树上摘,那时的酸枣儿肉没干,吃起来枣肉口感好,不像现在有太多酸枣已经干了,吃到嘴中就剩下两层皮了,幸好嫂子用的是酸枣仁。但寒露时摘酸枣儿太不容易了,树枝条上全是刺儿,根本无法下手。”

我想起一个老笑话,讲苏联的一个植树队,一个人在挖坑,另一个人在填坑,第三个人在倒水,参观者问这是在做什么,答曰种树,但是放树那人没来。表舅这次的种树,却全是一人完成,所以树栽得格外好。乡邻皆爱笑,表舅栽树那天,除了用力时,其他时间都在笑。

“是呀,酸枣树枝条长满刺儿,这种树由于自身条件,它即长不成像其它枣树那高大,也结不出那么美味诱人的果实。所以只能凭借自身的易不择环境而存活得,同时果实的不美味和不便采摘等条件是得以种族生存延续的保护方法。”我回应老王。

后来我就觉得,枣树也像常常在笑。枣树从祖母家的院子里迁来,就像父母和我还有妹妹一起迁过来,虽说离得还是很近,但是,这也是一次重要的乔迁,迁后,就不再迁,这是这棵图腾枣树在北国小镇小院的受命不迁。

“你说的对,还从没看有哪家专门栽酸枣树的,可酸枣树却在山上有很多很多,其它的枣树在野外却从没见能如此这般自己生长的。看来上天真的是自有平衡法则,能够得到外力帮助的,就会让你做到自身努力不足;不能得到外力帮助的,上天就会多给你些生存的技能。”

从空间上说,枣树在房子的正前方,房子的前面是一个月台,月台的边缘就是枣树,第二期房子重建时,月台垫高,所以给枣树围了一个圆形的围栏。枣树的前面是自来水龙头。客人从院门进来,先看到的是枣树,我们若在屋里向窗外看,是隔着枣树的枝叶看到客人的身形。

其实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流浪的孤儿有几个会轻易的生病、穷人的孩子又有几人不是早当家的,富养在宝贵家庭孩子能有几人有真正的免疫力,又有几人能有真正的担当。

这枣树移来的原因,是因为小,故好移,可是渐渐它就长大了,有了一个很大的树冠,自然是亭亭如盖。枣树长大结果,我们发现,原来它的枣很甜。

困苦、贫穷带给孤儿和穷孩子身上的品质,其实如同上天给酸刺树的易生力、枝条上刺儿及不美味的果实。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