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不许给毛泽东吃独食

图片 2

周恩来:不许给毛泽东吃独食

图片 1

图片 2

周恩来:不许给毛泽东吃独食

导读:
“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说得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但毛泽东的脸上却不露声色,倒是周恩来替陈赓捏了一把汗,急忙欠身拿了陈赓面前的酒杯:“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毛泽东在重庆期间,饮食也是件大事。毛泽东从延安带来一个小鬼,负责做饭。我们工作人员就在我住的房子后面搭起个小棚子,让这个小鬼在那棚子里做饭。食品和蔬菜不专门上街买,就用我们大食堂做饭的米面蔬菜。周恩来说:“饭菜不在好坏而在安全,没有毒就行。”参加宴会更容易出事,周恩来反复强调的就一条:不许给毛泽东吃独食,搞特殊。大家吃什么,就跟着吃什么;至于酒,不论敬来多少,周恩来统统代替喝完。前面讲过,那段时间周恩来的酒量得到超常发挥,天天喝大酒;喝得轰轰烈烈,惊心动魄,却没有一次醉。我们警卫人员和工作人员,目睹周恩来一杯接一杯地往嘴里倒酒,好几个人都哭了。那是真正拿命来保卫毛主席啊!就是怕酒里有毒。

天赐湾向西距离靖边50里,靖边是北部长城的一处重镇,临近内蒙,有敌人的重兵集结。

朱自清记忆中的“7.7事变

在天赐湾,毛泽东与周恩来商议认为:中央已撤出延安,晋陕交界的黄河两岸,一时间成了胡宗南和阎锡山的天地,胡宗南派兵从南往北打,阎锡山从西往东挤;陕北虽然有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但他还得分出很大精力,尽全力调动仅有的部队对付从西北方向扑过来的诸路敌军,陕甘宁边区依然处在危急中。

1937年7月27日的下午,风声很紧,我们从西郊搬到西单牌楼左近胡同里朋友的屋子里,街上有点乱,但是大体还平静,28日那天在床上便听见隆隆的声音,天黑了白天里稀疏的隆隆的声音却密起来,这时候屋里的电话铃也响得密起来,大家在电话里猜着是敌人在进攻西苑了,是敌人在进攻南苑了,这是炮声,一下一下响的是咱们的,两下两下响的是他们的。29日天刚亮,电话铃响了,一个朋友用确定的口气说,宋哲元、秦德纯昨儿夜里都走了,北平的局面变了,就算归了敌人了。

有鉴于此,毛泽东说:“调陈赓率四纵回师陕北,摆在黄河两岸,东扼阎锡山,西挡胡宗南――就做个当阳桥上的猛张飞吧!”

毛泽东心软?

“我看可以。”周恩来道,“这样既可以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又可以增援彭老总的部队。”

庐山会议期间彭德怀大约两次来见毛泽东,都是板着脸,表情严肃,甚至是冷峻。彭德怀确实是个性格刚强的元帅。卫士引他上了二楼毛泽东的卧室,谈了半小时,板着脸自己出来了。黄克诚也是很刚强,给我们留下很深印象。“秀才”们有些不行,不如军人们意志坚强。虽然看问题可能敏锐,来求见毛泽东,痛哭流涕。说是什么年轻,没经验,受骗了,等等。毛泽东见不得落泪,一见流泪的他就说劝慰的话。后来也只定了个“彭黄张周”,没动那些“秀才”们。

“陈赓的部队已经西进到了风陵渡。”任弼时说,“胡宗南的部队并没有大量回撤,对陕北的进攻也没有缓下来的迹象。”

回到北京后,彭德怀又到中南海来见了一次毛泽东。这一次头发留得很长,没剃光,自己从后门找进来的。他提出要到下面去看看,毛泽东说不要去了,年岁大了,下去也不安全。可以多读几本书么。彭德怀又提出下乡,毛泽东说有时下去看看也可以。

“我调陈赓又不是‘围魏救赵’!”毛泽东说话的口气很重,“我让刘、邓大军做挺进大别山的准备,是要大举出击、经略中原!我要陈毅、粟裕兵团留在鲁西南,是要牵制蒋介石的15个整编师、41个旅!我还要调动三纵的许光达……”

当彭德怀告辞走出时,我望着他的身影,突然想起沙家店战役时那位彭大将军,心里很有些惆怅

“主席,”周恩来见毛泽东快发火了,急忙劝阻说,“陈赓奉命已到陕北,很快就要来见你了。”

(摘自《毛泽东与赫鲁晓夫》 作者:权延赤 人民日报出版社)

“那好,我们不住这里。”毛泽东一挥手,“回小河村!”

知青逃票的艺术

听着中央首长们的谈话,李银桥知道了毛泽东的脾气很大――凡是经过毛泽东认真思考后定下来的事情,一般人休想再改变、也没人敢改变。

知识青年回杭州有几个人不逃票?一年

就这样,队伍甩掉敌人后,在天赐湾吃了顿晚饭,又连夜折返回了小河村。

6月14日,毛泽东在小河村给刘少奇、朱德写去了一封长信:

我们自4月中旬转移至大理河上游,安静地过了差不多两个月。本月9日至11日,刘戡4个旅到我们驻地及附近王家湾、卧牛城、青阳岔等处游行一次,除民众略受损失外,无损失。现刘军已向延安保安之间回窜,其目的全在骚扰。总结边区三个月战争:第一个月地方工作有些混乱。第二个月起即已步入正轨,党政军民坚定地向敌人作斗争。敌人内部互相埋怨日见增多,士气日见下降,对前途悲观。我们则信心甚高,士气甚壮。彭习(彭习,指彭德怀、习仲勋)率野战军上月底到陇东,因青马(青马,指青海军阀马步芳)82师顽强,打合水未得手,但歼灭骑2旅一个团及宁马(宁马,指宁夏军阀马鸿逵)81师一个团于曲子附近。目前正攻环县81师主力,拟先打开西面包围线,然后向关中进击。陈谢(陈谢,指陈赓、谢富治)纵队本月休整,决于7月1日西调,协同边区兵团边区兵团,指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开辟西北局面。东北方面进展较快,不到一个月歼敌六个师以上,收复30余城,增加500万人口,目前正攻四平。山东自歼74师后局面已稳定,现正计划新的攻势作战。刘邓(刘邓,指刘伯承、邓小平)本月休整,准备月底出击,并新组四个纵队,今后该区将有八个纵队作战。就全局看,本月当为全面反攻开始月份。你们在今后六个月内如能将晋察冀军事问题解决好;将土地会议开好;将财经办事处建立起来,做好这三件事,就是很大成绩。

两天后,小河村上来了不少人,就连正在前线打仗的彭德怀也从火的战场上赶了过来。

同一天,戴着眼镜、身穿一套灰布军服的陈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风尘仆仆地也出现在了李银桥的视线中。

见到毛泽东,陈赓的第一句话就是:“主席,你身边的部队太少了,武器又不好,我们实在担心呀!旅长们都要求过黄河来保卫你呢!”

“一路辛苦了!”毛泽东高兴地说,“进窑洞去坐下讲,我们几个人都盼着你来呢!”

陈赓先后又和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见了面,便到毛泽东住的窑洞里去了。

那天,李银桥见到陈赓曾问过周恩来一些什么话,周恩来笑着没做什么明确答复。

这么多人来到小河村,是来开会的。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研究如何粉碎敌人对山东和陕北的重点进攻。

一连几天,凡是李银桥见到陈赓的时间里,总见他默默无语地像是在想什么问题,在会议进行当中他也是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毛泽东曾多次在会上凝视陈赓,陈赓见了总是面无表情地不说一句话。

会议进行期间,难得毛泽东走出窑洞来散散心;一次竟被叶子龙请去和机要科的人们照了好几张相,令这些年轻人高兴了不少日子。

会议进行到第6天。

傍晚时,李银桥跟随周恩来走进了毛泽东住的窑洞。

李银桥见窑洞里特意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样酒菜。在座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再就是陈赓。

“来,陈赓!”毛泽东首先举杯,直呼其名,“我和恩来请你,一为你洗尘,二为你接风,三为你庆功!”

周恩来也将酒杯举向陈赓:“来,干杯!”

陈赓举杯在手,站起身一饮而尽:“谢谢主席!谢谢周副主席!”

毛泽东用筷子给陈赓夹菜:“恩来你们是同学,今天要多喝几杯。”

饮罢头杯酒,三个人又坐下来连饮了好几杯。陈赓有些激动了,放下酒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

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说得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但毛泽东的脸上却不露声色,倒是周恩来替陈赓捏了一把汗,急忙欠身拿了陈赓面前的酒杯:“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李银桥站在一旁也被陈赓的话吓了一跳:这陈赓的胆子比彭老总的胆子也不小啊!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