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密局策反林彪陶铸内幕

图片 1

保密局策反林彪陶铸内幕

图片 1

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国防部绥靖总队第一大队”曾派专人潜入东北,试图策反林彪、陶铸。时任“保密局北平直属组”组长、“国防部绥靖总队第一大队”上校大队长的陈恭澍生前撰写的《军统第一杀手回忆录》今年在大陆出版,披露了策反林彪、陶铸的经过。

想通过旧情策反

陈恭澍1907年出生在北京,毕业于黄埔军校第5期,曾任军统天津站站长、北平站站长。他参加了200多起暗杀行动,目标有汪精卫、张敬尧、石友三、吉鸿昌等,号称“军统第一杀手”,他还有一个外号——“辣手书生”。

策反林彪、陶铸的策划时间相当长,从1947年底开始,一直到1948年秋。构想与设计是“以搜集战略情报为主,相机策反中共首要分子来归”,参与者除了陈恭澍外,还有新参加第一大队工作的江田、张作兴。他们选择的对象共有3人,“他们都是中共的要员,按其职位高低,分别是中共东北人民解放军司令员林彪、中共东北人民解放军政治部主任陶铸、中共华北人民解放军某纵队副政委李运昌”。

准备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物色一位能替他们奔走的人。这个人要有勇有谋,不能是第一大队职员,以免招致不必要的误会;另外,与双方还要有旧,能托付而且要为对方所接纳。据陈恭澍回忆,经三人多次商议,一致认为最理想的是李鸣秋。

李鸣秋是河北遵化人,与江田、张作兴、陈恭澍一起进入黄埔军校,当时李鸣秋已经是共产党员。后来,李鸣秋、江田和林彪同时升学,成为第四期的同学,彼此相识。张作兴和陈恭澍考试落第,延长入伍训练,后升入黄埔第五期。陈恭澍回忆:“延长入伍又从惠州回到了沙河,编入第三营第十一连。全连约120人,其中就有一个陶铸。”正是基于以上几人的种种旧日关系,三人认为李鸣秋最合适。

信使出发前先泼冷水

费了多番口舌后,李鸣秋终于答应陈恭澍等人去东北。

李鸣秋语出惊人,他说:“如果你们抱着使我说服林、陶阵前起义的希望,那就难了,不但他们不会这么做,我也不会这么说。不是我泼冷水,你们先要死了这条心。”李鸣秋还说:“你们如果有意为将来的生存铺路,或者是为了建立一个互通声气的默契,那就对了。我就更愿意为你们奔走了。”

陈恭澍又何尝不明白,这策反行动更多的是一厢情愿,“可是我也不能答应他作考虑呵,即使是手段,在没有得到上级认可以前,也万万不可。这非常明显,稍有差错,都会产生身败名裂的后果”。

“由主动变成被动,可是不管怎么样,总不能就此罢手,白白的失去一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