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根会馆被指涉嫌破坏文物9297威尼斯

刘老根会馆被指涉嫌破坏文物9297威尼斯

从北京故宫到南京美龄宫,从承德避暑山庄到晋翼会馆,用句调侃的话说,今年可谓“文物商业化大发展”的一年。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历史文物单位变身商业场所现象早已存在,而由于商业经营活动导致历史文物受损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刘老根会馆涉嫌损害文物一事,再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一名权威文保专家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感叹:“老祖宗留下的这点家产,还经得起多少折腾?”

新京报讯
赵本山的刘老根会馆被指破坏文物,文保人士实名举报其所占用的四合院中,有一个为不可移动文物“晋翼会馆”,该会馆被改造成最低消费18万元的私人会所,且怀疑在装修中被改变原貌,屋顶增加罩棚,院内设游泳池等。市文物局介入调查。

那么,究竟我们的文物保护出了什么问题,导致此类事件屡屡发生?

  278岁晋翼会馆藏身刘老根

利益压倒文物保护 有关部门大多默许

  刘老根会馆位于刘老根大舞台的北侧。据《北京日报》报道,刚开业的刘老根会馆共有两片建筑群,总建筑面积近1万平方米。

今年5月,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京美龄宫被曝光经营餐饮、承办婚礼。《法制日报》记者为此赶赴调查。记者发现,当地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对于这一情况早已知晓,但是却未予处理。记者进一步调查得知,文物部门之所以不予处理,原因在于地方政府的默许甚至支持态度。

  报道称,和刘老根大舞台创造性利用了阳平会馆一样,刘老根会馆也充分利用了前门历史文化保护区内的原有建筑。在刘老根会馆建筑群中,只有临街的一栋3层楼是新建筑,其余部分则是租借、改造、利用了6个四合院。这些四合院中,便有布商行会会馆“晋翼会馆”。

当时,江苏省文物局文物保护处一名陈姓工作人员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在‘美龄宫’中经营餐饮业,省文物局也都知道,但态度一直都是反对的,因为这对于文物保护不利,和文物属性也不相符合。”但经营了七八年的餐饮项目,从未被叫停过。

  晋翼会馆至今有278年历史,是山西翼城人士出资建造的。现在只剩下两进院子,占地1100余平方米。据悉,本山集团为装修这片建筑群已耗资6000余万元。

在走访中,《法制日报》记者找到了一名“美龄宫”经营方内部知情人员,他对记者说,现在矛头都指向企业,着实有些委屈。“1990年划给我们,没有说什么可以弄什么不可以弄,也没有合同。我们是企业,企业的使命就是经营,‘美龄宫’做些简单的餐饮,政府部门也不是不知道,以前也都没有任何说法”。

  文保人士实名举报刘老根

这名知情人员甚至透露,此前一名重要人物到访南京时,当地政府就把餐饮安排在了“美龄宫”。他反问记者:“你说这吃得是对还是不对?”

  本月16日,刘老根会馆正式开业,庆典当天众多明星前来捧场,而就在10天前,文保人士曾一智向东城区文委实名举报———刘老根会馆涉嫌破坏文物原状。

据了解,2009年,曾举办过一场关于“‘美龄宫’是否能够转成私人会所”的研讨会,而这一会议是由南京市文物局组织进行的。

  举报称,其所使用的小江胡同30号为东城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挂牌保护院落晋翼会馆,在刘老根会馆建设中,文物本体遭到破坏,建设方在会馆建设中添加了院内本无的建筑,破坏了文物的原有风貌。

而在此次文保人士曾一智举报刘老根会馆损害文物一事中,让她感到气愤的是,举报者的信息被泄露给了被举报人。曾一智对《法制日报》说,北京市东城区文委在处理事情中明显向着本山集团。

  2004年,小江胡同30号晋翼会馆就列入了原崇文区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单位,并对社会公布。这意味着它成为“不可移动文物”。

对于这一现象,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直言:“地方政府不仅是默许,已经是支持,甚至合谋了。我把场所租给你,你去经营,我既是出租方也是管理方,让你获取更大的利益,我能分到的羹也会更多。这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种利益共谋。”

  东城文委称“未动文物本体”

“说到底就是4个字——急功近利,经济利益作怪。过去的文物部门是很苦的,但是文物不会被用来搞商业;现在国家在文物保护方面的投入已经很大了,为什么还要大搞商业?这种急功近利已经不是为了文物本体的保护,更多的是为了个人的私利,用老祖宗的遗产去寻租。”马自树说。

  对此,东城区文物部门以“会馆只是加盖了罩棚,没有动文物本体”,“只是进行内部装饰”回复举报者,但蹊跷的是,举报者随后接到电话,称本山传媒集团的工作人员希望与曾一智见面“沟通沟通”。

破坏主体惩处轻 行政部门无问责

  曾一智随后向北京市文物监察执法队举报晋翼会馆的事情。据北京市文物局有关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他们已经受理并正在调查处理中。

从美龄宫“餐饮门”到故宫“十重门”,从各地的“会所门”到损害文物完整性的刘老根会馆事件。尽管每一次都热热闹闹,媒体、专家、网友争相议论。但至今却鲜见对此类事件的官方问责,甚至对负有直接责任的破坏主体都难见处罚。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消费文物之风。

  接到举报之后,市文物局一方面已派人调查,同时责成东城文委妥善处理此事。

在刘老根会所事件中处于舆论潮头的曾一智,原先是黑龙江省一家媒体的编辑,后加入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13年来从事着文物保护工作,参与过100余处古迹遗址的保护行动,举报过记不清次数的文物违法行为。

市文物局相关人士透露,从到现场调查的工作人员反馈的情况看,曾一智反映的有些情况还是实事求是的。目前,此处已经确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按照规定,区县文物普查登记项目,其管理权限在区县文物部门。

按照国家对于文物保护的精神,许多地方曾出台对举报文物违法行为进行奖励的措施办法。然而当记者问及她是否受到过奖励时,她说:“只有辱骂、恐吓和置之不理。”

疑点1

曾一智告诉记者,对于文保人士,最大的奖励就是事情得到解决、文物得到保护,但是碰壁远远多于回应,即使维护成功了也不会有人为之负责,而且“法律规定的惩罚对于那些人而言,太低了”。

  四合院屋顶加“罩子”

“有时候也会有问责,但大多不是公开正式的问责,这样起不到威慑作用,我们需要建立一套正式的文物违法问责制度。对于破坏者,一要罚款,二要要求其道歉,三要恢复原状。至于罚多少,一看破坏程度,二看态度,但至少要能承担修复的费用。”马自树说。

  今年7月29日,曾一智在户外拍摄时,无意间拍摄了一张正在修建中的刘老根会馆的照片。曾一智将此照片与自己自2005年12月起拍摄的晋翼会馆的多幅照片进行对比发现,在晋翼会馆第一进院内,原本是过道和两个小院落的位置,被改成“3座楼”了,楼顶是3个尖顶罩棚。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刘庆柱也对此发出过呼吁:“对文保违规违法行为,应出台严厉的处罚机制。按国际惯例,性质严重的,具体单位和上级主管单位负责人必须为此承担责任。有处罚的监管才是有效的监管。对文物保护的监管能像醉驾入刑一样明确了,违法行为也就会审时度势自行收敛了。”

  她怀疑刘老根会馆建设时,擅自改变文物原状。

除了机制上的改进外,马自树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急功近利的文物保护观念也亟须纠正。“文物保护者要有历史观、责任感,上一代把文物完好交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就是受托人,是受国家委托对文物进行管理,我们就要把它管好,再交给下一代人”。

  根据文物法规定,不可移动文物不得改变文物原状,不得损毁、改建、添建或拆除不可移动文物。

  记者近日始终未能进入晋翼会馆内了解改造情况。而从外面看,晋翼会馆内有3个尖顶罩棚屋顶的建筑,高度明显高于原有平房。

  8月6日,曾一智向东城区文委实名举报。东城区文委反馈表示,他们已到现场检查,刘老根会馆没有破坏文物本体,只是加盖罩棚。

  曾一智表示,照片显示,原晋翼会馆中第一进砖墙的位置已变成了木构,且通到地面,不是简单建设罩棚。希望东城文委进一步核查。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

  在会馆的屋顶上加玻璃木头罩棚,从事实上改变了文物的原貌,超越了所谓“仅仅是装饰”,文物已经面目全非。

  疑点2

  四合院内挖游泳池

  8月17日是刘老根会馆对外开放的第一天,记者当日以订餐者身份,希望借此进入晋翼会馆了解情况。

  靠近前门东路的路西,是刘老根会馆的正门。四合院位于临街三层楼新建筑的西北,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记者走进了刘老根会馆中靠北侧的一个四合院的院门。院内有若干房屋,走了一进又有一进,分为乡村爱情大院、赵四家、刘能家等等。

  发现在该院的南侧,还有另外一座四合院,两个院子之间,有一条通道相连。当记者提出要参观该院落时,服务员表示,那个院是赵家大院,最低消费是18万元,并表示里面有人,所以不便参观。

  服务员透露,之所以消费高,是因为那里可以在游泳池上面悬空用餐,并且可以上下移动。

  昨日下午,一名近期一直在刘老根会馆工作的工人介绍,30号院内,也就是赵家大院确实有一座游泳池。“游泳池面积大概有六七十平方米。”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马自树:

  应首先依据文物的本身属性确定文物的用途,“将文物内建六七十平米的游泳池,这种行为已经完全改变了文物的原貌和环境,文物内怎么可能存在游泳池?

  疑点3

  深挖地基建山墙

  几经周折,记者迂回到刘老根会馆背面,目前尚处于封闭状态的小江胡同,找到了挂有“晋翼会馆”标志牌的四合院,这里是晋翼会馆大门,但大门紧闭。从外面可以看到有3个特别的屋顶,服务员所说的“赵家大院”,正位于晋翼会馆内。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