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察吾呼文化遗存再获发现—和硕红山墓群发掘的收获

图片 3

新疆察吾呼文化遗存再获发现—和硕红山墓群发掘的收获

红山墓群位于新疆自治区和硕县红山谷地的西北部,该谷地为天山南麓山间小盆地,四面环山,地理环境相对封闭。为配合基础建设,新疆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15年7月、10月分两次对墓群进行了发掘。
红山墓群由红山沟墓地、红山墓地、乌兰托里盖墓地共3处墓地组成。3处墓地西南—东北向线状排列于谷地地势相对较高的碱土台地上。文物普查统计,三处墓地共计400余座墓葬。此次发掘38座,其中红山沟墓地5座、红山墓地15座及乌兰托里盖墓地18座。在对红山沟墓地发掘过程中,发现了居址、祭祀石围等遗迹,共计发掘房址1座,祭祀遗迹14处。图片 1
发掘的38座墓葬依其形制差异分为竖穴石室墓和竖穴土坑墓,数量分别为37座和1座。竖穴石室墓地面均有明显的石围标志。石围以卵石、片石并采用栽立或平铺的形式修筑而成。依据平面结构不同,大致可分为马镫形、熨斗形和椭圆形石围。石围内填厚度与石围高度相当的沙土,其后在沙土上堆积卵石,形成较为高大的石围石堆;部分石围内则基本不填土覆石。个别石围东外侧或东南外侧附带祭祀功能的小石围,小石围内放置陶器1件。
石室一般位于地表石围内中部下方,开口于原地表的砂砾层。其构筑方式为:先掏挖一平面呈椭圆形直壁、平底的竖穴土圹,再以扁平状石块沿圹壁垒砌至墓圹半腰,或与原地表平齐、或高于原地表并形成穹窿顶。石室顶部南北横向棚盖大石板,空隙处加塞小石块。因多次葬人并出入石室的需要,大多墓葬一般在石室的西端预留半封闭开口,这一半封闭空间与其外侧的斜坡状或竖穴式二层台连为一体形成短墓道,墓道与石室之间以立砌的石板封堵。
石室内均为多人多次葬,因墓室空间有限,葬入墓室的个体多有被移动、推挤、叠压的现象,下层个体的骨殖也往往会因上层个体的葬入而被扰乱。从保存在原生理位置的个体骨殖来看,这些个体并没有严格的埋葬方式,头西足东、头东足西的直肢葬、屈肢葬均有发现。部分墓葬底部有用原木横向支撑、纵向平铺的简易木葬具,木葬具上铺置芨芨草席,席上安葬逝者。随葬品中陶、木器等因墓葬多次使用而往往被集中放置于石室一端或一角落,铜、石等小件器物等多随人骨分布。绝大多数墓葬内发现有羊骨、马骨等动物骨骼,这些骨骼反映了这一时期墓葬有随葬羊肉、马肉等肉类食品的习俗。图片 2
竖穴土坑墓仅1座,为红山墓地M15,从其埋葬位置、地表现象、葬式特征来看,应为时代相对较晚的墓葬。
房址1处,与红山墓地的墓葬共存同一台地,为地面式建筑,面积较大,层位堆积简单,结构清晰可辨。基底保存相对完整,为石构建筑,房址平面呈长方形、圆形,墙体最宽处约1.5米,由两侧摆放的大块卵石内填小块卵石构筑而成。房址共5间房屋。房间地面上较薄的灰烬层、并不十分明显的踩踏面、少量碎陶片及石器表明,这处房址使用时间并不长,有可能为牧业民族使用的季节性居所
祭祀石围均发现于红山沟墓地,其规格大小、构筑形制与墓葬地表标识如出一辙,依其平面形状可分为圆形石围和方形石围两类。圆形石围用大块石板或片石栽立围成,方形石围则以花岗岩石板在原地表摆成棺形,个别还在“棺口”位置处见横向棚盖的石板,其形神似地面石棺墓。石围内外堆积较多石块。基本不见遗物。图片 3
墓地、居址共出土器物近500件。按质地可分为陶、铁、铜、骨、金、木、石、玻璃等,其中以陶器,尤其是彩陶最具特色。陶器在数量上占据整个出土遗物的3/5左右;器类主要有罐、壶、杯、钵等;器形以带耳器居多,宽带翻耳、环形桥耳最为典型,除此之外还见横耳以及明显具有装饰功能的系耳、乳钉等。另外,豆形器、仿皮囊壶等器物也别具一格。铜器出土数量较多,主要有刀、锥、针、镞、扣、节约、耳环及饰件等;铁器数量较少且保存较差,铁刀较常见;木器有弓、箭杆、钻木取火器、碗、桶、盘等;骨器有纺轮、骨质角巂;石器有砺石、纺轮、眉笔、料珠等。
古墓群的三处墓地分布分散,但各墓地的墓葬分布相对集中。根据墓葬形制、葬式风格以及随葬品特征,红山古墓群3处墓地在文化属性上同根共源。墓葬石围及附带的祭祀性小石围等浑然一体的地表标识、竖穴石室及其带墓道的墓穴结构、室内分层埋葬的埋葬方式、多人多次葬并伴以动物头部、肋骨、肢体为牺牲的埋葬习俗、随葬品以单耳带流彩陶器为主流的器类器形特征及其器表以几何纹为主题的图案风格无不传承着察吾呼文化的传统。从墓地整体布局和文化特征看,当属察吾呼文化中晚期遗存。除此之外,墓葬中出土的豆形器、乳丁器、宽带翻耳器、变体涡纹等,常见于吐鲁番盆地的,应是苏贝希文化的文化因素融入其中的重要见证。这些或许表明相对封闭的环境一方面保证了地域性文化传统得以顺利继承、繁荣发展,另一方面也清晰地说明这一天然屏障并未能阻止红山人与周邻地区的人们之间进行有效的文化交流。
祭祀石围和红山沟墓地的墓葬共存一处,与历年来发掘的察吾呼文化墓地发现的祭祀石围分布方式一致,形制、大小、不见遗物等特征也基本相同。反映了察吾呼文化浓厚的祭祀习俗。
居址中各房间内地面上出土的陶片与墓葬中出土的陶器在器形、纹饰、制法等诸多因素上基本一致,二者应属同一时期同一文化类型的遗存。
察吾呼文化不同时期的墓葬发掘数量可观,但遗址的发掘相对较少。此次红山沟居址的发掘,尤其与墓地时代特征相近、空间范围共存、文化属性一致的关系,无疑在更为宏观、系统的层面上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研究价值。墓葬、祭祀遗迹和房址,构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聚落,这一发现拓展了察吾呼文化的内涵,也有利于我们对焉耆盆地史前晚期局部区域考古学文化整体面貌、发展进程、文化关系以及人地关系方面有更为系统的认识,同时结合已有发掘材料还将在研究当时社会形态及变化、生业结构及规模等诸多深层次问题上提供新的线索。(作者单位:新疆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2月26日第8版)

其墓葬、祭祀遗迹和房址构成相对完整的聚落,拓展察吾呼文化内涵

考古工作者经过对和硕县红山墓群两次发掘后,在察吾呼文化方面再次收获了新发现:红山墓群墓葬、祭祀遗迹和房址,构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聚落,摸清了察吾呼文化的面貌。

24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王永强说,这一发现不仅拓展了察吾呼文化的内涵,更有利于对焉耆盆地史前晚期局部区域考古学文化的整体面貌、发展进程、文化关系等方面进行更系统的研究。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于去年7月和10月,深入红山墓群内部,进行了两次发掘,共在墓地、居址出土器物近500
件。

按质地可分为陶、铁、铜、骨、金、木、石、玻璃等,其中以陶器,尤其是彩陶最具特色。彩陶纹饰呈三角纹、菱形等几何造型,构图严谨,设计工艺非常纯熟。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