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彩扎惨淡经营濒临失传 拟申报非遗

手工彩扎惨淡经营濒临失传 拟申报非遗

中新社广州9月2日电 题:羊城“竖中秋”尚在 彩扎灯笼后继乏人

在海珠区同福西路上,有一扇很不起眼的门,步行稍快都会错过,门的上方有一幅写着“订做彩扎”的招牌,已经有些褪色。

中秋节临近,羊城已弥漫着一股浓浓的“中秋味”。除了广式月饼热卖外,代表富贵的宫灯、代表顺利的莲藕灯、代表送子的莲花灯等各式彩扎灯笼已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羊城的大小街头。

尽管这个门面其貌不扬,但过去,“河南”的老街坊大多知道这里有个会扎“狮头”的关伯。而如今,老屋里只剩下老伯收的徒弟红姨还在守着彩扎这门古老的手艺。

旧时的广州,每逢中秋节,各家要用竹条扎灯笼。到了中秋夜,在灯内燃烛,下面再联结许多小灯,用绳系在竹竿上,挂到房屋的高处,如平台、屋顶或高树之上。入夜,满城灯火,如繁星点点,以此庆贺中秋,羊城人也叫“竖中秋”。

纯手工彩扎,目前在广州已少有人能做,能够长年坚持不辍做花灯的,可能只余红姨一个人了。在近日的普查中,海珠区文化局跟南华西街道一起找到了红姨,希望可以将这份传统手艺申请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使它能够得以延续下去。

10平米小屋堆满宫灯醒狮

如今,会做纯手工彩扎灯笼的民间艺人已经越来越少。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广州,由于手扎灯笼工艺繁琐,价格昂贵,购买的人不多,取而代之的是大量价格低廉的机制灯笼,而彩扎灯笼这一传统手艺也在逐渐消失中。

从同福西路255号望进去,昏暗狭长的通道只能容一个人走过,里面就是彩扎艺人陆燕红——红姨的扎作作坊了。说是作坊,其实就是一间约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彩扎作品。

年过六旬的陆燕红是广州为数不多、长年做彩扎灯笼的老手工艺人,她师从已故艺术家关根。关家的“柏记”醒狮扎作店,一度在广州甚至海外都颇有名气,2004年关根去世后,“柏记”醒狮扎作店就传给了陆燕红。

红姨从角落里拖出一个蒙着塑料布的大家伙,撤去铺盖,一只色彩斑斓的彩扎狮头就活生生跳到了记者眼前。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绿鼻尖角,鼻子附近还有两个网球大小的绒球,能随表演者的动作而摆动。“这是小狮头,大的有红狮头,放在阁楼上面。”红姨指着阁楼的角落告诉记者。

陆燕红告诉记者,传统灯笼属于彩扎工艺的一种,从开始到成型要经过7个程序:削竹篾、开尺寸、扎竹架、蒙纱纸、画图案、喷颜色到扫金油,一个步骤都不能马虎。“兔灯的耳尾等都要用真正的兔毛装饰,不仅是画图案要下功夫,扎竹架、蒙纱纸都很费心思。”陆燕红说,从一条竹篾到一个灯笼,往往要花几天时间才能做成。

师承广州最老彩扎艺人

记者在陆燕红的小作坊看到,彩扎灯笼有莲花灯、瓜果灯、宫灯、鲤鱼灯等十多种,这些灯笼小的约40元人民币左右,最贵的要200元左右,而购买的人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街坊邻居。

除了狮头,各色宫灯也十分抢眼,这些都是红姨闲时慢慢做的。红姨的师傅,是有着广州最老彩扎艺人之称的关根老人。

陆燕红对灯笼的灯语如数家珍:莲花灯代表“送子”,旧时如果生了儿子,要买莲花灯挂在祠堂。而金灿灿的莲藕灯节节相通,灯语是“财通运通路路通”。有些未婚男女也会买,因为它另一个灯语是“连得佳偶”。做生意的人则喜欢买个公鸡灯回家,提醒自己“闻鸡起舞”……

从小,红姨就经常看关根扎作。从关根的爷爷起,关家就从事醒狮、花灯扎作。关根也自小就跟父亲学习彩扎。曾经,“柏记”醒狮扎作店,在广州甚至海外都颇有名气。关根老人从事彩扎一辈子,虽然他的子女也大都略识扎作技艺,却没有一个人继承家族的这门手艺。反倒是经常在身边打下手的陆燕红,最后成了彩扎老人的“入室弟子”。后来,关根老人随子女移居海外,一直到2004年去世,“柏记”醒狮扎作店就传给了红姨。

“这些灯语只有老一辈的人才知道,很少有年轻人懂。”陆燕红告诉记者,彩扎灯笼代表了一种传统文化,她非常希望有人来学习这门手工艺,但繁琐的工艺、微薄的收入让年轻人望而却步,她现在尚未找到新的传人。

老广州依然情牵传统彩灯

南华西灯会对红姨来说,是十分美好的回忆。过去,南华西街一年一度的灯会在广州十分出名,灯会上挂的彩扎灯笼有不少出自红姨之手,“现在灯会早取消了。”红姨不无感慨地说。

红姨告诉记者,帮衬她店铺的大都是老街坊,基本上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很多人还是愿意中秋买盏手扎灯笼给孙子玩。”红姨说,一位已经90多岁的老人家,从10年前开始就每年中秋跟红姨买彩扎灯,“前几年,他有3个孙子,买了3盏一模一样的八角宫灯;大前年,他添了一个孙子,就买4盏;去年,他添了一个曾孙,干脆抱着曾孙过来挑。”

因为彩扎工艺的独特,还吸引了一位痴心人骑单车过来寻访。红姨回忆说,曾经有位客人看到电视里的街道,知道“同福西路上有这家店”,就自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从天河跑到同福西路,挨家挨户地找,最后终于在街坊们的指引下找到红姨。

今年至今未收到宫灯订单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