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帝国的后宫中有一种特殊的太监,全部由黑人组成,这是为何

图片 13

土耳其帝国的后宫中有一种特殊的太监,全部由黑人组成,这是为何

原标题:土耳其帝国的后宫中有一种特殊的太监,全部由黑人组成,这是为何

图片 1

封建专制社会,除了皇帝和大臣处理政务是国家大事外,后宫也是皇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有很强的政治性,因为后宫涉及的是帝国的延续,它和国祚的长短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后宫也是历朝历代非常重视的一部分。

在黑海北岸和高加索山区,奴隶贸易是有利可图的事业。至少从古希腊城邦时代开始,这类产业就在黑海沿岸地区十分发达兴盛。哪怕是在人文主义出现的近代,当地都不能摆脱对奴隶经济的需求。至于支撑这种非人道生意的买主,则是众多落后国家的劳动力渴求。

说到世界上的后宫,可以说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后宫相比媲美,在奥斯曼帝国最强盛的时候,后宫的女子有至少一千多名,虽然数量上不及中国某些朝代,但是后宫成员的身份却是非常特殊的。

成熟的国际市场

首先,奥斯曼帝国后宫的女性中没有皇后,她们全部是奴隶,而且没有任何自由。在中国,后宫很多成员都有很强的政治性质,是皇帝为了联盟臣子而挑选的妃子,然而,在奥斯曼帝国中,他们的皇室成员,根本不屑于缔结政治婚姻,因为奥斯曼认为他们足够强大。

图片 2

图片 3

热那亚一度是黑海奴隶贸易的主要推动者

所以,奥斯曼帝国的后宫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供那些帝国的苏丹们享乐,因此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他们将自己的后宫比成“欢乐之家”。和中国古代封建帝国的后宫相比,奥斯曼帝国后宫成员的身份也比较复杂,这些后宫中的女奴隶都是来自不同国家的,有格鲁吉亚的,有切尔斯克的,也有俄罗斯和乌克兰的。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后,热那亚人开始闯入被拜占庭视为禁脔的黑海。不用多少时间,拜占庭的地方割据势力和其他意大利航海共和国也加入进来。多方共同奴隶,重新编制起新的国际奴隶贸易。

在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一个附属国——克里米亚汗国,这个国家的主要作用就是为帝国进献女奴隶,另外,这个国家还承担去其他国家掠夺女奴隶的任务,当时克里米亚汗国有很多商人,他们的工作就是去其他国家买漂亮的女子,之后贩卖给奥斯曼帝国的宫廷。

1266年,作为重要殖民城市的卡法建立。热那亚探险家与金帐的蒙古大汗签订协议,将这里作为自己在黑海地区的最大据点。同时也成为意大利城邦、拜占庭希腊、东欧平原之间的贸易枢纽。

图片 4

图片 5

所以,在进奥斯曼帝国宫廷的女子中,她们不会被要求出身,也不会要求才艺,宫廷中的苏丹看重的是这些女子的相貌。

热那亚人留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意大利城堡

因为帝国的后宫比较庞大,所以他们也需要有人打理,因此奥斯曼帝国宫廷中也有太监这一群体,然而,前往宫廷中的太监,很多都是假的,这和奥斯曼帝国的阉割技术落后有关,所以总是出现像嫪毐(秦朝时期的一个假太监)这样的人,因为很多“太监”是白皮肤的,所以生出的儿子,也不知道是谁的子嗣。

除了皮毛、矿石、木材、粮食等自然资源,意大利冒险家也会从草原地带绑架走蒙古、突厥和罗斯人口。期间,金帐大汗深感兵源流失和属民不满的威胁,在1307年找借口驱逐了所有热那亚人。但到1312年,经济压力又迫使新任大汗请意大利人回卡法继续经营。

图片 6

一些来到东方的西班牙和英格兰旅行家,也曾特别记录卡法奴隶市场的情况,并将买到的女奴带回西欧。作为传统的奴隶进口大户,马穆鲁克埃及会专门从高加索地区挑选适合战斗的青年,作为奴隶士兵的候补人选。1291年,马穆鲁克进攻最后的十字军城市–阿卡。军中就有很多来自高加索籍士兵,全由热那亚人转卖到埃及。

为了解决这种情况,帝国管理者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黑人去当太监,如果是假太监,生养的儿子一定是黑白混血,所以之后黑人太监就把持了土耳其帝国的后宫。

图片 7

在帝国的后宫中,同样有黑人太监擅权乱政的现象,这些黑人很受帝国苏丹们的喜欢,所以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敲诈勒索,担任后宫女子的耳目,一时之间奥斯曼帝国的后宫也充满了勾心斗角。

击败十字军的马穆鲁克 主要兵源从意大利商人手里购买

图片 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克里米亚汗国的发展模式

责任编辑:

图片 9

意大利人的奴隶贸易 离不开克里米亚鞑靼的帮助

除了意大利人,后来出现的克里米亚汗国和诺盖汗国,也对南俄罗斯草原定期劫掠。他们努力成果,是白奴市场的最重要货源。

这个克里米亚的鞑靼国度,最早是由金帐汗国的争权者组织而成。起初是一个部族联盟,由哈纳特贵族主持事务,沿用成吉思汗法典。随着奥斯曼帝国在15世纪的强势介入,大汗的半岛处于君士坦丁堡的直接控制之下。汗国的其他部分也被奥斯曼人影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土耳其之鞭。

图片 10

交易对象由热那亚换成奥斯曼 对鞑靼人并无影响

由于古兰经主张穆斯林不能互相奴役,所以只能使用那些在敌人压迫下改宗的前穆斯林。这为克里米亚汗国的抢劫,提供了极好的理论支持。作为主要买主的奥斯曼帝国,在安纳托利亚、塞浦路斯等地需要各种农奴和劳动力。否则就没法从事经济生产和手工业制造。在苏丹的授意下,克里米亚汗国的掳人行动成了基本政策和重要经济源,远胜该地区的普通工商农业产出。

一旦奥斯曼帝国有重大政策出台,奴隶市场的供求关系都会受到影响。比如1453年,帝国征服君士坦丁堡后,急需大量的粮食供养城市人口。因此要求安纳托利亚和埃迪尔内附近的经济农庄有更大产出。随后,奥斯曼通过控制克里米亚汗国在东欧劫掠人口,充实两个地区的劳动力缺口。尤其是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奥斯曼非正规军人掀起的一系列耶莱里起义,导致人口流失和盗贼横行。这里的封建主们就更需要来自黑海北岸的农业奴隶。

图片 11

奴隶贸易几乎就是克里米亚汗国的支柱性产业

于是,在整个15-18世纪,东欧的波兰-立陶宛、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地区,先后因劫掠损失了200-300万人口。从1649年开始,并不富裕的早期沙皇俄国,都得门用一笔资金赎买被掳掠到克里米亚的本国奴隶。波兰国内的犹太商人,出于维系犹太社群和王室的关系,也会定期赎买波兰-立陶宛的奴隶和俘虏。乌克兰地区的民间传说《康狄卡近乡话夜》,也有很多关于和鞑靼人作战、救回被鞑靼被俘哥萨克的故事。但总体来看,流失人口远远大于回流数目。一直到20世纪,乌克兰地区还流传着关于鞑靼入侵的谣曲:

河边烈火在焚烧,鞑靼人在赶俘虏。

田园被毁财散尽,老妪惨死马刀下。

这些流失的白奴人口,被克里米亚人称为“草原民族的收成”,并以讹传讹为“白金”。17世纪的君士坦丁堡,奴隶占到了城市总人口的20%。比例之高,在当时的世界各地都属罕见。

图片 12

大量的东欧人口在几百年内成为奴隶

各有千秋的去向

图片 13

奴隶从首次贩售开始 就要遭到层层筛选

虽然今人会将奴隶视为命途多舛的受害者,但不同出路对于当事人的影响也各有千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