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年来的“老西藏精神”,蕴含在川藏线上座座“怒江大桥”之中

图片 7

68年来的“老西藏精神”,蕴含在川藏线上座座“怒江大桥”之中

而现在,新的怒江大桥已经竣工,那座老桥则不复存在。但英雄不朽,让我们一起铭记当年那群献出生命的英雄战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彼时的西藏一条公路也没有,摆在能征善战18军面前的是恶劣的气候、频发的自然灾害、咆哮着奔腾而去的河流和海拔在四五千米以上峰峦起伏的大山……寒冷、饥饿、高寒缺氧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这群渴望前进的战士。

但有多少人会想到早在50年前,曾有一群18军的官兵在这个险峻到看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为了打通桥梁而和各种天灾英勇抗争。当时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和运输技术的落后,战士们每天都必须要带着施工设备和材料爬上四千多米的山顶,工作的险恶程度可见一斑。

进西藏,往往绕不过两条路——川藏和青藏。临空俯瞰,这两条公路形如一个“人”字雄踞高原,蜿蜒曲折,路况极其险峻。

带头的战士爬上山顶,从上放下一条条十几米长的醋索,搭成软梯,再由爬上去的战士悬空往山体打炮眼以固定软梯。在如此险峻的悬崖峭壁之上进行如此工作,危险性相当之高,受伤概率非常大。而最终,18军的官兵高喊着“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的口号,以平均每公里牺牲一到两人的巨大代价,让这座天险成功通桥,这一壮举堪称奇迹。

如果沿着历史的长河向前追溯至69年前,彼时的西藏还延续着百年的农奴制,人民生活疾苦。1950年,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以二野18军为主力的部队开始进军西藏。实际上,那时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已解放,18军也已经按计划准备驻防富庶川南。就在大家都以为全国和平,部队都不会再打仗时,进藏的任务突然下达。

图片 1

图片 2

怒江某处的悬壁上有一副“排长跳江图”正是众人为了纪念那位纵身跳江的排长而创作的,自怒江桥完工以来的几十年内,它一直挺立在那,向人们诉说着那些无名英雄。

图片 3

当怒江桥顺利完工时,18军某排的战士除了排长以外全部牺牲,在万般悲痛之下,排长选择跳下怒江追随自己的战友!

答案其实很简单,是驻藏官兵献身祖国建设发展的生命韧度,更是延续和传承的那股“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老西藏精神”。

图片 4

当年,二野18军官兵在这里为打通怒江天险,每天要爬上4000多米的峭壁,开山修路,而下面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便会失足丧生。

而事实上,此地禁止拍照的最大用意,是为了防止个别不法分子打着记录生活的幌子为敌对势力搜索情报,从而威胁中国的国土安全。另一方面,怒江两侧陡峭的山体极易发生塌方等自然灾害,当出现游客停车拍照的情况,很可能会发生重大安全事故,不仅人员财产损失不可估量,救援难度也是相当之大。因此,守桥军人都会提醒过往车辆加速驶离该区域。

戍边守土的官兵,没有环境是不严酷艰苦的,或缺氧、缺水,或太冷、太热,他们有一切高原官兵的特征,脸青、嘴唇紫,眼睛红。五道梁、格尔木,唐古拉……一代代高原官兵穿行在鹰飞不过的山顶,马淌不了的河流。这些生命禁区,死亡地带海拔高的地方含氧量不足内地的50%。手指上的冻疮,面庞上的高原红,无时无刻都与高原反应斗争的身体,不关风月,无关薪酬,只是单纯地坚守。

风景宜人的川藏线上,曾经诞生了很多的优秀摄影作品,然而坐落于其中的怒江大桥却是个不允许拍照的地方。由于地理位置十分险峻,附近经常发生落石等自然灾害,容易危及过桥人员的安全。在另一方面,它也是川藏线上的唯一能通过大型车辆的桥梁,相当于战略咽喉,一旦信息泄露出去后果将非常严重。

岗巴边防营,防区平均海拔4810米,却像磁石一样,深深吸引着钢铁哨兵。今年春节,肩扛“一道拐”的冯文静争得上哨机会,打破列兵不参与换防的惯例。一批“00后”咬破手指,写下换防申请。

图片 5

68年过去,今日的西藏,是其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这辉煌,只有开始,没有结束;这辉煌,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我们相信,宝贵的“老西藏精神”会如格桑花一般在雪域高原永远绚烂绽放!

图片 6

为了把五星红旗插上世界屋脊,把光明和幸福带进西藏,无畏的战士们忘不了出征时的誓言,他们悬空,在戈壁悬崖上打炮眼;挥镐,用锤子一米一米地往前凿。5年艰苦卓绝的筑路岁月里,3000多名英烈捐躯高原,以平均1公里牺牲1名多官兵的代价,他们真正做到了“背着公路进西藏”,用双手硬生生地造出无数个“怒江大桥”,结束了西藏没有公路的历史。

图片 7

历史进程中的转折点往往具有决定性的意义,68年前的5月23日,注定是西藏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点。那一天,中央人民政府的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全权代表在北京签订《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宣告了西藏的和平解放。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