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嫁入帝王家――末代皇后婉容

何苦嫁入帝王家――末代皇后婉容

嫁入皇宫

荣源是个思想开化的人,主张男女平等,认为男孩女孩都应该接受教育。他给婉容创造学习条件,请来老师教她。婉容学
习琴诗书画的同时,也学习英语和西方文化,英文老师还给她起英文名Reasa即瑞莎,而这些,无疑成了拉近婉容和溥仪关系的重要条件,当然,这是后话
了。有良好家庭环境的熏陶,婉容出落得气质优雅,温柔善良,正应了父亲给她起名时对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期冀。很快,婉容就到了碧玉之年,而此时父
母也开始考虑她的婚事,以他们贵族的地位,自然希望能给女儿寻个门当户对的人家。
1921年春天,宫里传来要为溥仪选择皇后的消息。
载涛贝勒和荣源交往甚厚,他跟荣源说可以让婉容试试,并表示自己愿意帮婉容牵线。荣源觉得这对待嫁闺中的女儿是个难得的好机会,而且载涛与端康太妃,与溥
仪之父载沣的关系都很好。于是,考虑再三后,荣源决定让女儿参选。可是最初溥仪并没有选婉容,因为他只能凭照片挑选,见不到本人,而照片效果又欠佳,溥仪
看不出女子的模样,只是根据照片衣服的颜色随手选了文绣。不过在端康太妃的干涉下,溥仪最终在婉容的照片上画了个圈。也有传闻说,这个圈是荣源用二十
万两黄金给女儿买来的,这后人就不得而知了。重要的是,这一圈,就圈定了婉容凄苦的一生。
因为早在1913年荣源就举家迁往天津,婉
容也一直在天津的教会学校读书。所以得知被册封的消息后,婉容便在家人的陪同下又回到北京的帽儿胡同,做进宫前的准备。待嫁的这半年里,婉容每天要向宫里
派来的太监宫女们学习宫中礼仪。婉容一直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哪受得了这些繁文缛节。她发过脾气,也掉过眼泪。润麒后来回忆说:姐姐当着太监、宫女及众人
面前,红着脸、含着眼泪说‘不练了、不练了’,然后扭身儿就走。
哭归哭,闹归闹,1922年12月1日,这场隆重的婚礼如期举行。
迎亲的人都到了门口,少不更事的润麒看着姐姐跟母亲掉眼泪,还觉得好玩。当时的情景他历历在目:出嫁的当夜,姐姐头戴双如意,身着红喜裙,外罩龙凤同和
袍。在听正天使载振宣读圣旨后,婉容亲自接旨,然后行了一套复杂的礼仪,这礼仪是最尊崇的跪拜,有六次手臂下垂、头部微抬的起身,三次下跪和三次鞠躬。
按照习俗,婉容蒙着红盖头、手拿着如意和苹果,由宫里派来的命妇、女官搀扶着,伴着喧天的鼓乐声迈进了凤舆。凌晨三点,吉时一到,婉容便在迎亲仪仗队的陪
护下,走出了伴她度过美好童年的帽儿胡同,走进了开启她悲剧命运的皇城之门。

琴瑟和乐

虽说依照政府给予的优待条件,溥仪的婚礼仍可以称为“大婚礼”,所有仪式全都按照清朝的旧例来办,但这个婚
礼,却还是留有一个遗憾。按清朝惯例,奉迎皇后入宫,迎亲队伍要经过大清门。这个大清门,在平时除皇太后、皇帝外,任何人都不能擅自行走,就连皇后也只有
在大婚之日才能享用一次。而婉容却没有享受到这份荣耀,她走的是东华门。因为当时溥仪的生活圈已经被限定在紫禁城的后半部,所以不要说大清门,就连东华门
也是为婉容而特别破例开放的。从这点说来,她这个逊帝之后,与大清帝国的真正皇后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不过不论怎么走,婉容终究走进了那红墙黄瓦的紫禁城
中,开始了她“一入宫门深似海”的“皇后”生涯。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出身世家

婉容你好福气!婉容你真让人羡慕,以后肯定大富大贵!说不定以后婉容会当娘娘呢!许多年前的晴朗的一
天,一群女孩子聚在位于旧城中心,毗邻什刹海的一条帽儿胡同里,玩丢针儿的游戏。一个叫婉容的女孩把松针轻轻地放在阳光下的一盆清水里,伙伴
们便从针尖指向的方向来判断她的巧拙或是凶吉,结果针尖最后居然定在了紫禁城所在的正南方向。
说不定以后婉容会当娘娘童言无忌,却没有人会料到孩子的玩笑话居然成了现实。这个婉容,就是后人通常所说的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
郭布罗婉容,字慕鸿,白号植莲,出身世袭贵族之家,原籍讷河市龙河乡满乃屯。郭布罗家族所属的达斡尔族在后金天聪九年十月,皇太极建立
满洲的时候,被编入了上三旗之一的正白旗。清朝入关后在北京实行旗民分城制,其中正白旗居东直门内,北到东直门大街,南达朝阳门大街,西起皇城根,东止城
根。在这一区域里离紫禁城很近的位置上有一条帽儿胡同,婉容的曾祖父郭布罗长顺,就把自己的宅院建在了这里的37号院。在当时,只有高官贵族才能够
把自己的宅院建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所以说郭布罗家的宅院可以建在这里,也足以证明其地位的显赫。
郭布罗家族的显赫地位与郭布罗长
顺一生的丰功伟绩是分不开的。作为一名历经了咸丰、同治和光绪朝的三朝元老,长顺镇守边疆,平定暴乱,抗击侵略,一步一步地从侍卫晋升为将军。然而他的功
绩却远非这些。光绪二年,沙俄企图占领我国新疆南路一部分领土,于是长顺陟蝇岩,披蒙茸,获见高宗御书界碑,俄使始无异辞,乃定。他历
尽千辛万苦,克服了重重困难,最后终于寻找到乾隆亲笔题写的中俄界碑,从而直接粉碎了沙俄的妄想,保卫了祖国的河山,这是他对历史最大的贡献。另外在后来
担任吉林将军时,长顺不仅治理有方,更亲自主持编辑了《吉林通志》。直到今天,《吉林通志》都是十分宝贵的文献资料,对于吉林省地方志书的编纂有着不可替
代的作用。长顺于光绪三十年去世时,被朝廷追封为太子少保,获谥号忠靖,人祀贤良祠,他的后人则被恩赐世袭一等轻车都尉。
之后,他的儿子郭布罗锡林布虽弃武从文,但世袭了爵位,郭布罗仍然是令人羡慕的贵族家族。再到下一代,也就是到了婉容的父亲郭布罗荣源时,朝廷不复
存在了,官位和俸禄自然也就没有了。于是荣源便开始来往京津两地之间经商。他为人豪爽仗义,加上有祖上留下的产业,生意也算红火,至此,郭布罗家族虽没有
鼎盛时期那般辉煌,却也依旧是富室大家。

嫁入皇宫

荣源是个思想开化的人,主张男女平等,认为男孩女孩都应该接受教育。他给婉容创造学习条件,请来老师教她。婉容学
习琴诗书画的同时,也学习英语和西方文化,英文老师还给她起英文名“Reasa”即瑞莎,而这些,无疑成了拉近婉容和关系的重要条件,当然,这是后话
了。有良好家庭环境的熏陶,婉容出落得气质优雅,温柔善良,正应了父亲给她起名时对她“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期冀。很快,婉容就到了碧玉之年,而此时父
母也开始考虑她的婚事,以他们贵族的地位,自然希望能给女儿寻个门当户对的人家。
1921年春天,宫里传来要为溥仪选择皇后的消息。
载涛贝勒和荣源交往甚厚,他跟荣源说可以让婉容试试,并表示自己愿意帮婉容牵线。荣源觉得这对待嫁闺中的女儿是个难得的好机会,而且载涛与端康太妃,与溥
仪之父载沣的关系都很好。于是,考虑再三后,荣源决定让女儿参选。可是最初溥仪并没有选婉容,因为他只能凭照片挑选,见不到本人,而照片效果又欠佳,溥仪
看不出女子的模样,只是根据照片衣服的颜色随手选了文绣。不过在端康太妃的干涉下,溥仪最终在婉容的照片上画了个圈。也有传闻说,这个“圈”是荣源用二十
万两黄金给女儿买来的,这后人就不得而知了。重要的是,这一圈,就圈定了婉容凄苦的一生。
因为早在1913年荣源就举家迁往天津,婉
容也一直在天津的教会学校读书。所以得知被册封的消息后,婉容便在家人的陪同下又回到北京的帽儿胡同,做进宫前的准备。待嫁的这半年里,婉容每天要向宫里
派来的太监宫女们学习宫中礼仪。婉容一直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哪受得了这些繁文缛节。她发过脾气,也掉过眼泪。润麒后来回忆说:“姐姐当着太监、宫女及众人
面前,红着脸、含着眼泪说‘不练了、不练了’,然后扭身儿就走。”
哭归哭,闹归闹,1922年12月1日,这场隆重的婚礼如期举行。
迎亲的人都到了门口,少不更事的润麒看着姐姐跟母亲掉眼泪,还觉得好玩。当时的情景他历历在目:“出嫁的当夜,姐姐头戴双如意,身着红喜裙,外罩龙凤同和
袍。在听正天使载振宣读圣旨后,婉容亲自接旨,然后行了一套复杂的礼仪,这礼仪是最尊崇的跪拜,有六次手臂下垂、头部微抬的起身,三次下跪和三次鞠躬。”
按照习俗,婉容蒙着红盖头、手拿着如意和苹果,由宫里派来的命妇、女官搀扶着,伴着喧天的鼓乐声迈进了凤舆。凌晨三点,吉时一到,婉容便在迎亲仪仗队的陪
护下,走出了伴她度过美好童年的帽儿胡同,走进了开启她悲剧命运的皇城之门。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